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凤鸣山下
    客栈里住客不多,很安静,外面又下着雨,这种环境最适合静心虑事,但南风却始终静心不下,原因无他,胖子又没洗脚。

    实在耐受不住,南风只能起身打水,喊胖子起来洗脚。

    胖子睡的迷迷糊糊,本不想起,但还是起来了,他知道不起南风是不会放过他的。

    “你说咱还去不去凤鸣山?”南风征求胖子的意见。

    “不怕死你就去。”胖子打了个哈欠。

    南风没接话茬。

    胖子又道,“有好处你去也就罢了,又没啥好处,还那么危险,你去干嘛呀?”

    南风还没接话,胖子说的不无道理。

    “北药王要是在那儿,你老婆可能也在那儿,你要是想见她,你就去。”胖子又道。

    南风摇了摇头,胖子这话摆明了是激将法,很显然,胖子不想去,也不赞成他去。

    胖子凑合着洗了脚,翻身躺倒,“洗好了,倒水。”

    南风端了洗脚水去倒,“你不是我三哥,你是我三大爷。”

    “咋啦,远的咱就不说了,就说年初,我伺候了你三个多月。”胖子理直气壮,心安理得。

    南风倒了水,回来躺倒,闭眼想事。

    洗脚之后胖子也没了睡意,他跟南风不同,他想事情喜欢睁着眼,“要不去一趟也成,要是你猜的没错,南药王眼下可能已经倒霉了,咱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他干点啥。”

    “容我想想。”南风应声。

    “想啥,我说的不对?”胖子问道。

    “对,咱也没什么东西跟人家换,关键时候雪中送炭兴许真能换点补气丹药,我想的是事发至今过去了多久,李朝宗什么时候能回来,还有就是梁国的江湖中人知不知道此事,如果他们听到风声,肯定也会一窝蜂的赶过去帮忙,咱去了也是画蛇添足。”南风说道。

    胖子想了想,说道,“李朝宗肯定已经冲南药王下手了,但咱不知道李朝宗什么时候冲南药王下的手,也不知道那个南药王现在咋样了。”

    “有三种可能,”南风斜身靠上后墙,“一是王叔被李朝宗给杀了,但他藏丹鼎的地方李朝宗打不开,所以李朝宗才急三火四的想要请墨门的人来帮忙。”

    胖子坐了起来,“接着说。”

    “第二种可能是王叔还活着,但他被李朝宗拿住了,李朝宗知道王叔将丹鼎藏在哪儿,但王叔打死也不告诉他怎样才能拿到药王鼎。”

    “不说就对了,说出来就死定了,还有呢?”胖子又问。

    “最后一种可能是王叔还活着,他也没有被李朝宗拿住,而是带着药王鼎躲在了一个密室里,李朝宗打不开密室,只能请墨门的人过来。”南风说道。

    “你感觉哪一种可能比较大?”胖子问道。

    南风没有立刻答话,沉吟片刻方才说道,“最后一种,不管怎么说王仲和王叔都是师兄弟,师兄不可能喊了外人来杀师弟,不过请外人帮忙抢药王鼎倒是有可能的。”

    胖子点头赞同,“嗯,也对,药王鼎只有一个,也没谁规定药王鼎就该南药王得了去。”

    南风又道,“如果是第一种情况,咱去了也做不得什么。如果是后两种情况,咱只要设法把南药王给救出来,他肯定会给咱几枚补气丹药。”

    “说得轻巧,怎么救?咱俩现在打得过谁呀。”胖子撇嘴。

    南风摇了摇头,“打是打不过,只能智取,李朝宗现在不在那里,只有王仲他们,是个机会。再说了,李朝宗和王仲就算冲王叔下手,也不敢大张旗鼓,肯定会封锁消息,实在不成咱就把事情宣扬出来,让梁国的江湖中人过去救王叔。”

    “那样儿咱就拿不到补气丹药了。”胖子说道。

    “那也没办法,就当做好事了。”南风说道,眼下二人拿不出像样的东西与王叔交换补气丹药,只能设法帮人家做点什么,能换点丹药最好,换不到也无所谓。

    “成啊,去吧,”胖子重新躺倒,“我得睡了,你算算李朝宗啥时候能回来,咱还有多长时间。”

    南风点了点头。

    胖子先睡了,南风开始静心思虑,李朝宗去往江边得两天,过江之后去玉清宗多则三天,少则一天,三天是坐车,一天是凌空飞渡。处理墨门和玉清宗的矛盾最少也得一天,带着公输先生不能凌空飞渡,坐车回到江边又得三天,渡江之后回凤鸣山得四天,仔细算下来半个月内李朝宗回不来。

    次日清晨,二人早起上路,雨是停了,但道路泥泞,走不快,紧赶慢赶,一天勉强走出一百里。

    “要不咱再买辆车吧。”南风跟胖子商议。

    “不是我不舍得,你自己算算,咱俩前前后后糟蹋了多少车马,最早遇见你时连夜逃命买一辆,你去上清宗又买一辆,前段时间又买一辆,没怎么用就扔花楼了,还有……”胖子说到此处见南风瞅他,便止住话头,“行啊行啊,买吧买吧,要不让你买,还以为我不舍得钱。”

    南风想了想,“算了,还是不买了,去了也没地方放,还得扔。”

    “就是啊,咱以后搞银子不容易了,得省着用。”胖子自包袱里拿出一个小布包,“路上花了一些,还有九十几两,给你拿着。”

    “你拿着吧,咱俩又不分开。”南风摆了摆手。

    胖子打开布包,拿了两块揣进怀里,将剩下的黄金包好塞给南风,“一人拿点儿,指不定哪天你又被人家抓走了。”

    南风也不客气,收了布包。

    二人沿途打听,晚投宿,早出发,于三日之后的辰时到得凤鸣山外,凤鸣山位于凤鸣县正北的山中,一条宽敞大道自山外直通凤鸣山。

    进山不久,二人遇到了一辆马车,由于不久之前刚下过雨,道路湿滑,这辆马车陷进了泥坑。

    马车双马驾辕,车上拉着一件雨布包裹的大型器物,看轮廓应该是个柜子或箱子。

    车夫和主家正在发愁,见二人到来,便请二人帮忙推车,南风趁机打听消息,果不其然,主家拉了个新朝的雕花柜子去凤鸣山换药,不过换的不是补气灵丹,而是驻颜灵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