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初窥开悟
    “唉,早知道不告诉你了。”胖子沮丧摇头。

    “你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我先回去。”南风站了起来。

    “你干啥?”胖子问道。

    “我现在就走,你住够了就去山洞找我。”南风说道,之前无有牵挂,亦不知道牵挂是甚么滋味,此番有了牵挂,方才知道牵挂一个人是如此揪心。

    胖子见状急忙劝阻,“事情都出了好几天了,他们早就走了,你去了也见不到人。”

    南风皱眉不语。

    见南风松动,胖子又道,“天已经黑了,你晚上看不清,怎么赶路?”

    南风愁闷叹气。

    胖子指着八爷说道,“再说你还带着它呢,真的要走,也得给它准备吃的。你也别着急,再在这里住一晚,明个儿一早咱们就走。”

    南风尚未接话,花刺儿自外面推门而入,“黑天了,怎么不点灯?”

    花刺儿是来教南风训鸟儿的,胖子对这个无甚兴趣,听了片刻寻个借口走了,留南风自己,心神不定,思绪万千的听花刺儿讲说。

    训鸟与驯兽差不多,需要恩威并施,以食物诱导,养成亲近。辅以鞭打惩戒,令其畏惧。

    打小儿抚养的鸟兽较易驯化,只需以食物诱导就可驯化,由于其野性不重,故此不需要鞭打惩戒,若是惩罚,反倒令其畏惧疏离。

    正所谓术有专攻,花刺儿虽然是个粗人,对御兽之道却颇为精通,讲的头头是道,南风虽然挂牵诸葛婵娟,却也只能强止杂念,好生听,用心记。

    半个时辰之后,有人来喊花刺儿,说是先前抓到的犀牛发了狂,在木栏里横冲直撞。

    花刺儿急忙起身,“差不多就这些了,我先走了。”

    南风起身相送,花刺儿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对了,还有几句咒语。”

    言罢,将咒语念过两遍,又说了指诀的捏法,这才急匆匆的去了。

    南风目送花刺儿离去,花刺儿先前所说的咒语和指诀正是十四先前所用的那些,咒语和指诀的作用是控制坐骑,令其失去自主神识,完全由主人操控驾驭。

    这几句咒语对坐骑的神识会有所损伤,平日里是用不到的,但是危急关头可以用这几句咒语和指诀操控坐骑去做超乎本能之外的一些危险举动。

    八爷又饿了,开始叫,南风只能出去与它寻找吃的,对面厢房有不曾烹煮的羊肉,便拿了条羊腿回来,用花刺儿给的那把短刀切割喂食。

    正所谓关心则乱,南风本想静心思虑李朝宗等人所在的客栈发生的那场爆炸是人为还是意外,奈何心境不平,满脑子都是诸葛婵娟,离火宫主柳如烟曾经说过诸葛婵娟天赋异禀,万不可让李朝宗娶了她。诸葛婵娟究竟哪里异于常人他并不知晓,但李朝宗想必是知道的,不然的话不会急着纳娶诸葛婵娟。

    失去了王仲夫妇的庇护,李朝宗也就没了顾忌,随时都可能冲诸葛婵娟下手,李朝宗可是太玄修为,诸葛婵娟自然不是他的对手,可能发生的事情是他不敢想象也无法接受的。

    保护自己的女人,不让他人染指,是每个男人与之俱来的本能,想到李朝宗可能会冲诸葛婵娟做的事情,南风既急又恨,怒火中烧,心中烦恼,久久难平。

    感觉憋闷,便抱了八爷出来,自门口坐下,外面有风,很是凉快。

    热会令人暴躁,冷能令人安静,在夜风的吹拂之下南风逐渐恢复了冷静,细想下来李朝宗对诸葛婵娟下手的可能并不大,做出这样的判断自然不是因为李朝宗是什么正人君子,而是他了解诸葛婵娟,诸葛婵娟性子烈的很,自然不会屈服于李朝宗的婬威之下,若是李朝宗用强,诸葛婵娟一定会拼死反抗。诸葛婵娟已得王仲真传,精通医术亦通晓毒术,李朝宗对她不可能毫无忌惮。

    再者,爆炸发生在白天,围观之人众多,在那种情况下李朝宗也做不得什么。而诸葛婵娟也知道李朝宗垂涎于她,到得晚间自然会有防范之心应对之法。

    冷静权衡,诸葛婵娟出事的可能性只占三成,至多三成。

    “咕咕咕……咕咕咕……”八爷在叫。

    南风收回思绪,歪头看向八爷,只见八爷也在歪头看他,与寻常鸟类不同,八爷的脖颈转动的幅度很大,若是换作人或者别的什么禽兽,脖子扭成这样儿,怕是早就断掉了。

    “担心也没用。”南风深深呼吸平息情绪。

    这一晚南风睡的并不踏实,每隔一段时间就得醒来给八爷喂食,实则八爷自己也能进食,但让八爷自己进食就无法在喂食时喊它名字,八爷也就不知道自己叫八爷。

    次日清晨,南风早早起来,往山洞见花刺儿,与花刺儿讨要马车。

    花刺儿自然不会吝啬,披着衣服出来冲在院子里忙碌的族人喊了几句蛮语,然后指着那族人冲南风说道,“你跟了他去,要什么就跟他说。”

    既是自家兄弟,南风也不道谢,与那蛮人要了一辆带蓬儿马车,铺了稻草被褥,放了随身包袱,由于天气太热,肉食不耐储藏,便不能带肉上路,但八爷总要吃东西,骡马太大,杀了吃不完也会坏掉,羊也吃不完,最终只能搞了一筐草鸡带上。

    南风忙完,胖子还没起床,南风又不方便去叫,只能在外面等着。

    早饭时分,胖子终于起了,南风将那马车赶到厢房后面,与胖子将那两只玄铁大锤抬到了车上。

    “带了也拿不动,还不如放在这儿。”胖子絮叨。

    南风没有接话,凡事都有利弊两面,王仲夫妇一死,诸葛婵娟失去了庇护。但诸葛婵娟先前曾经说过龙齿天蚕,虎皮天蝉,龟背天牛都在王仲手里,王仲夫妇一死,虎皮天蝉自然就被诸葛婵娟得了。

    辰时,二人启程上路,蛮人没有汉人那么细腻,花刺儿只将二人送出山寨就回去了,南风驾车走在前面,胖子和十二在后面,嘀嘀咕咕的说些保重啊,小心啊,常回来看看啊之类的情话加废话。

    送了五六里,十二回去了,胖子拎着一大一小两个包袱追上了南风。

    马车后面有布帘儿,胖子撩开布帘将包袱扔了进去,听那声音,这两个包袱里装的应该是金银和干粮。

    “喂,你的猫头鹰在咬鸡。”胖子在后面叫嚷。

    南风闻声回头,只见八爷正在后面意图不轨,不过它还小,也不是真咬,只能算騒扰。

    “这次走了,不知啥时候才能再回来。”胖子快走几步,坐到了车辕另外一侧。

    “你陪我去了龚郡,再把老白带回来,我若是需要你帮忙,就回来找你。”南风说道。

    胖子昨晚没睡好,太阳一晒开始打哈欠,“男儿志在四方,哪能在一个地方窝着。”

    “你不会不想要人家了吧?”南风问道。

    “哪能啊,”胖子摆了摆手,“十二人不错,对我也好,虽然不怎么好看,但身板儿壮实,好生养,不都说娶老婆看人品,娶妾看长相嘛,再所了,不好看有不好看的好处,十二放在家里我也放心。”

    “那叫娶妻娶德,纳妾纳貌。”南风纠正。

    “也就那个意思,十二这样的当老婆挺好,好生养,还省心。”胖子又打哈欠。

    “你现在哪里还像和尚。”南风听出了胖子的话外之音,胖子这话摆明了是想以后纳妾。

    “和尚该啥样儿?”胖子问道。

    南风没有接话,胖子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你不是佛门中人,有些事情说了你也不懂。”胖子撇嘴说道。

    南风瞅了胖子一眼,“你可以说说,看我懂不懂。”

    “那好,我就跟你说道说道,”胖子抬腿踩着车辕,“和尚就跟平民差不多,百姓要遵守律法,和尚也要守戒律,但除了平民,上面还有官哪,有些律法平民得遵守,但官就不用。”

    “你这胡搅蛮缠的本事还真是见长,你的意思是你是菩萨转世,就不需要遵守清规戒律?”南风笑问。

    胖子摆了摆手,“我这么说也不太对,你别着急,等我想想。”

    禽兽和人不一样,但也不是完全不一样,以欺负人为例,都是试着欺负,确定对方好欺负,就会得寸进尺,此时八爷就得寸进尺了,确定筐里的草鸡不会反抗,就改騒扰为真咬了,咬的草鸡叽喳乱叫。南风闻声急忙呼喝阻止,不是不让它吃,而是它现在还不饿,纯属破坏。

    胖子闭着眼睛,皱眉思虑。

    见胖子这般神情,南风反倒有点意外,看这架势胖子是真有什么过人的想法,只是笨嘴拙舌,不知如何精准表述。

    良久过后,胖子睁眼,“酒色财气都是毒药,别人吃了会死,但我吃了没事儿,也不能说我吃了没事儿,而是我比他们身体好,这些毒药毒不死我。能懂吗?”

    “接着说。”南风点了点头。

    “他们受不了酒色财气的毒,就不能让他们去碰,所以就定下清规戒律约束他们。但总得有人告诉他们毒药的害处有多大,不亲身试毒,拿什么告诉他们?”胖子又道。

    南风歪头看了胖子一眼,直至此刻他仍不能确定胖子是在胡搅蛮缠的给自己找借口还是真的对佛法人生有所感悟。

    “我现在已经跳下去了,如果以后能爬上来,我就可以现身说法,让其他比丘远离酒色财气,这是莫大的功德。”胖子说道。

    “你这和尚当的爽利,娶妻生子当菩萨,两不耽误。”南风揶揄。

    “你别急着挤兑我,”胖子急切摆手,“我说的是我以后能爬上来,如果爬不上来我就完了,别说菩萨了,连罗汉都当不了,会重归六道,再入沉沦。”

    “我这活儿说白了就为给别人指路铺道,那些遵守清规戒律的和尚日后可能比我的果位还高,你能明白我说的吗?”胖子紧张的看着南风。

    见胖子这般神情,南风知道他是说真的了,仔细想过之后点了点头,“以身试毒,舍己为人。”

    “对,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胖子很是欢喜,有一个能明白自己想法的朋友实乃幸事。

    “那你准备再下几回地狱?”南风笑问。

    “下多了我怕自己回不来,少下几回总不打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