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极凶之地
    “最后一处离这儿有多远?”胖子问道。

    “八百里左右,再往南五百里就是兽人谷,”南风收起了地图,“走吧,早些上路。”

    “等等。”胖子仿佛想到什么,沉吟片刻,出言问道,“你师父瘦还是铁剑门的那个啥……”

    “许云峰。”南风提醒。

    “对,他俩谁瘦?”胖子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南风不解。

    胖子手指木屋,“我想知道他俩谁自地洞里钻进去了。”

    南风还是不很明白,“怎么了?”

    “当年那些道士都有兵器,龙尾那个道士用的是玄铁大锤,那个高平生用的是龙魂剑,都是好东西,这屋里兴许也有兵器,要是你师父当年进去了,那把兵器搞不好还在里面。”胖子解释。

    诸葛婵娟不明所以,疑惑的看向胖子,胖子随口解释,“他师父是个瞎子,只能摸索着找东西,兴许会漏掉兵器。再说了,他师父是道士,原本住在这里的也是道士,他师父应该不会拿龟壳儿之外的东西。”

    “有道理。”诸葛婵娟冲胖子竖起了拇指,转而看向南风,“你一直没有趁手兵器,这等机会不能放过。”

    “原本住在这里的是个道姑,即便有……”

    胖子打断了南风的话头儿,“你这人咋那么自私呢,你不能用可以给诸葛啊。”

    “行啊,行啊,你去拆吧。”南风摆了摆手,别人不了解胖子,他却是了解的,这家伙得了物件总会显摆一番,他的铁锤能够进入灵气屏障,不让他派上用场,他始终感觉屈才,彷如英雄无用武之地。

    那木屋之所以能够存在千年,只是因为有灵气屏障保护,其自身并不非常坚固,胖子拿捏力度,自后墙砸出几个窟窿,三人自缺口处打量屋里的情景。

    屋里没什么东西,只有简单的生活器皿,通过床头上的那把篦子不难发现,原本住在这里的还真是个女人。

    “怎么没兵器?”胖子左瞅右望。

    “也不是每个道人都会使用兵器的,床头那柄拂尘不似俗物,设法给它弄出来。”南风指着木屋东面房间。

    “黑不溜秋的那个?”胖子问道。

    “对。”南风点头。

    木屋宽约八尺,那拂尘离众人直线距离不过丈许,但铁锤圆滑,想将其勾带出来并不容易,接连十几锤皆不能将其带出,胖子有些急了,铁锤失了准头,击中了拂尘的手柄。

    胖子接住飞回的雌锤,咧嘴看向南风,“呵呵,白忙活了。”

    “断了就断了,走吧。”诸葛婵娟开腔。

    “去下一处。”南风本来也没想自这里得到什么,敲开后墙也不算白忙,至少证实了他的猜测,这里的龟甲已经被取走了。

    胖子和诸葛婵娟先前自高平生洞府得了不少金银,指使南风送回了位于龚郡的山洞,回程时南风顺便买了绳索等物,胖子拿了绳索出来,将老白推倒,开始捆它。

    “你干嘛?”南风皱眉。

    “它驮我这么远了,该我背它一阵儿了。”胖子用绳索捆了老白四肢,将其背在后背,不很结实,又就中来了几道。

    “幸亏你骑的不是骡子。”南风笑道。

    “你看看你把它折腾的。”诸葛婵娟笑道,老白并不愿意被胖子背着,但它也不曾反抗,只是一脸的无奈。

    胖子也不接话,晃了晃,“成了,走吧。”

    雄锤甩出,雌锤拖着胖子直飞上天。

    “他一直这么不着调吗?”诸葛婵娟笑问。

    “类似的事情他经常干,这还不算最离谱的。”南风笑道。

    飞起之后,八爷扇动翅膀追上了胖子,冲着老白啼叫,确切的说是笑,咕咕嘎,咕咕嘎。

    且不管最后一处能否得到龟甲,至少寻找龟甲的过程马上就要结束了,三人都有即将卸下重担的轻松,胖子在前面持续抛扔铁锤,八爷跟在他后面时快时慢,南风趁机讲述一些关于胖子的趣事给诸葛婵娟听,诸葛婵娟很是爽朗,想笑就笑,也不矜持,不时大笑,听到胖子时运低,选中十二,甚至捧腹。

    南风的心情也很轻松,正所谓命里八斗,难求一升,晋身大洞之后他立刻着手寻找龟甲天书,中途没有任何的耽搁,出现变故不是他所能预料和控制的,而今他已经得到了四片龟甲,能再得一片自然更好,哪怕得不到,他也已经有了四片,应该是所有参与寻找天书的这些人中拥有龟甲最多的。

    三人是自未时出发的,半个时辰之后胖子就将老白放了下来,这倒不是他受不了了,而是老白受不了了,为了将铁锤扔的更远,每次胖子都是旋身回臂奋力抛扔,他有准备,知道何时旋转,但老白没有,天旋地转,苦不堪言,实在耐受不住了,就开始叫。

    南方只是气温比北方要高,并非没有冬天,虽然山中草木繁茂,各种冷血毒虫数量却比夏天要少很多,沿途也没有遇到道行很深的异类,寻常的虎豹豺狼倒是碰到不少,但那些都不构成威胁。

    傍晚时分三人落脚休息了半个时辰,随后一鼓作气,于三更之前赶到了鹿皮地图标注的第八处地点附近。

    龙脉循着山脉绵延数千里,却不是每一处地方都有山峰,此处就是一处相对低矮的区域,由于地势低矮,周围积水向此处汇集,形成了大片沼泽,方圆数十里全是黑水,由于水质腐败,水中只有蚊虫和蛙类滋生,不见鱼类和水鸟。

    “谁放屁了?”胖子皱眉闻嗅。

    “贼喊捉贼。”南风没好气儿。

    “是瘴气,毒性很大。”诸葛婵娟递了枚药丸给胖子。

    胖子也不细看,张嘴吞了,伸手又要,“再给我俩,我给老白和八爷。”

    诸葛婵娟给了胖子两枚,又递了一枚药丸给南风,南风转头看了诸葛婵娟一眼,接过吃了,回头继续观察沼泽气息。

    “这什么破地方,你找的地方对吗?”胖子问道,在他的印象当中龙脉应该是山遒岭劲,风景美丽的好所在。

    “东北起山,西南聚水,外高内低,没错,是这里。”南风说道,地图上的几处参照与周围的环境是对应的。

    “这破地方哪能住人哪?”胖子皱着鼻翼,诸葛婵娟的那枚药丸只能解毒,并不能阻挡气味,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臭气。

    南风没有接话,方圆数十里内全是黑水,也没有很高的杂草遮挡,一览无遗,反复看过,不见任何建筑。

    “地图给我瞅瞅。”胖子伸手讨要。

    南风拿了地图给他,继续观察周围环境,地图上标记的地方就是这里,但地图并不非常精确,只能看出大致的范围,这方圆数十里哪里都有可能。

    胖子查看地图,南风观察环境,诸葛婵娟蹲在沼泽边缘以银簪拨弄着一只蛙类,那蛙类与寻常青蛙不太一样,个头要大上很多,周身满是红色疤瘤,屁股后面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怪不得呢。”胖子一幅恍然大悟的神情。

    待得二人回头看他,胖子调转地图指给二人,“你们看,这是龙头,这是龙身子,这五个都是腿儿,最后这是龙尾巴,咱在这个地方是龙屁股,是龙屙屎撒尿的地方。”

    胖子说的并不准确,龙脉之所以被称之龙脉,是因为它只有大致的轮廓和脉络,并不似胖子说的那样有五只龙爪,更没有龙屁股一说,不过胖子一说,反倒提醒了南风,正所谓否极泰来,龙脉也并非全在吉祥之地,亦有凶险之地,有凶有吉方才合应天道,齐全阴阳,这里无疑就是那凶险之地。

    “你们来看。”诸葛婵娟说道。

    二人闻言蹲下身去,只见诸葛婵娟捏了一只怪蛙在左手,右手拿着银簪撬开了它的嘴。

    “这是什么蛤蟆,怎么还长牙?”胖子好生疑惑。

    “蛤蟆怎会有牙齿,这不是蛤蟆,而是玄黄蟾蜍。”诸葛婵娟知道二人不认得此物,便解释道,“古有五芝之说,分别为石芝,木芝,草芝,肉芝,菌芝,这五种灵芝皆可延年益寿,其中肉芝指的就是这种玄黄蟾蜍。”

    “这东西花里胡哨的,一看就有毒,能延年益寿?”胖子咧嘴怀疑。

    诸葛婵娟扔掉了那只蟾蜍,“寻常的玄黄蟾蜍自然不能,但蟾后可以,这里有玄黄蟾蜍栖生,沼泽之下一定藏有一只成精的蟾后,此物剧毒无比,它的胆汁就是传说中的玄黄天露。”

    “玄黄天露是啥?”胖子并不知道上古五大奇药之中有玄黄天露。

    “可以长生不老的奇药。”南风说道,诸葛婵娟虽然大大咧咧,却不是信口雌黄之人,她既然这般说,这里就一定有成精的蟾蜍,但先前他曾经观察过这里的气息,并不见妖气隐藏。

    “真能长生不老?”胖子双眼冒光,他最是怕死,早先当和尚也是为了死后能得佛祖照应,不过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是地藏王菩萨转世。

    “能,”诸葛婵娟正色点头,“但自己上吊服毒亦或是被人砍杀了,那就不能了。”

    “好东西,找。”胖子好生兴奋。

    就在众人说话的工夫,沼泽西北方向出现了异动,黑水剧烈翻腾,不问可知是有什么活物要自水下出来。

    三人有感,暗中戒备,定睛打量。

    随着黑水的翻腾,泥浆的外涌,有东西自沼泽之中缓慢出现,但令三人不曾想到的是出现的并不是体形巨大的蟾蜍,而是闪着金光的房舍一角……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