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清点整理
    离开长安不能太过招摇,不然对方会认为他在故布疑阵,只是虚晃一枪,实则还在城里,届时他倒是跑了,但元安宁可能受到牵连,之前还有老宫女出面应付,而今不管什么事情都得元安宁自己出面了,她少了一只手,又是独居,必然会成为盘查的重点。

    若是太过隐蔽,别人又见他不到,玉清众人和官兵就不知道他走掉了,还是会搜城,既得让对方知道,又不能让对方起疑,这个度不好拿捏。

    同样是开动脑筋,做好了那叫计谋,做不好就是花招,短暂的思虑之后,南风心里有了计较。

    当务之急是尽快离开元安宁所在区域,长安城里晚上是有行人的,万一被人见到,会给元安宁带来潜在风险,到得破庙附近就不怕了,便是有人见到并传扬出去,他也只是回来故地重游。

    三过家门而不入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再忙回家的工夫还是有的,破庙还是那个破庙,只不过更破了。

    他自西城长大,对这里非常熟悉,离开破庙之后往南走了两条街,到得一处院子外面咣咣敲门。

    开门的是王屠夫,这些年南风长高了不少,样貌也有了些许变化,王屠夫不认得他了,实则当年王屠夫也不认得他,谁会去在意一个小叫花子。

    十两银子,杀头猪。

    今天过年,家里有卖剩的猪肉,那不成,不要,得现杀。

    大年夜谁都不愿意干活,但那也得看值不值干,过了年日子还得过,十两银子能买好几头猪了,杀,现杀。

    这时候都快三更了,一刀下去,叫的那是一个惨,大年夜出现这种声音,可不晦气,周围立刻传来了叫骂声,王屠夫可不管,他看重的是银子。猪也不管,命都快没了,还不让人叫唤两声。

    杀猪时南风一直在催促,只说急着赶路,让王屠夫麻利点。

    不多时,猪杀了,南风留下了银子,拿走了全部的猪下水,别的没要,送给王屠夫了。

    此前他曾经在五谷祭塔救走了吕平川,此番还去那里,发出呼哨,不多时,八爷来了。

    八爷喜食动物内脏,最近一段时间它甚是辛苦,眼见南风要犒劳它,好生欢喜,大快朵颐,着实饱餐了一顿。

    待八爷吃饱,南风将剩下的渣滓往塔下扔了一些,然后乘了八爷,往南去了。

    这就够了,真正的计谋不是什么都帮对方想好,让对方吃现成的,而是给对方留下一些错误线索,让他们自己冲着错误的判断找过去。大年夜杀猪,到得白日,王屠夫一定会挨骂,王屠夫免不得讲说经过,一个背着大包袱的年轻人用十两银子买了一头猪,杀了之后竟然只拿走一挂下水,这么稀奇的事情自然会被人当做谈资。

    有心人听到消息,细心一想,结论就出来了,他喂饱了八爷,连夜跑了,若是还在城里潜伏,他不敢也没必要半夜里杀猪喂鹰。

    第一个难题解决了,轮到第二个了,去哪儿。

    今天可是大年夜,人家都好吃好喝,守着老婆孩子,自己倒好,孤身在外,无有去处。

    换做矫情之人,这时候就该自艾自怜了,但南风却不伤感,只是发愁,都说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自己这次该往哪儿隐呢。

    脑子里想的都是之前去过的地方,没去过的地方想都想不到。

    由于不曾得到明确命令,八爷飞的就不快,优哉悠哉的往南飞,只当饭后慢走消食儿了。

    没有既定去处,就只能用排除法,将不能去的地方逐一排除,去过的地方都有危险,以后不是单独某一方或某个人会搜寻他,所有想要染指天书的人都会参与寻找,他们没有寻找的依据,只能去那些他之前去过的地方。

    排除了这些地方,还剩下几个大方向,东魏,西魏,梁国,中土之外,前三个都有风险,中土之外他又不想去,情况不明,言语不通,人离乡贱。

    深山也不能去,按照常人思维,他得了天书最有可能往山里跑,不排除有人去深山碰运气,他身上有龟甲,哪怕撞见他的可能性很小,这个大运也值得去撞。

    此外,八爷是他逃亡的助力,同时也是限制,因为带着八爷就不能离山太远,不然八爷没地方隐藏。

    得找一个有山的地方,还不能是之前去过的,最好还是别人不曾想到的,满足这几个条件的地方可不好找。

    就在此时,下方一个策马奔驰的兵卒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兵卒应该是个送信跑腿儿的驿卒,也不知传递的是什么战报公文,大年夜还在外面奔波。

    看到驿卒就想到战报,想到战报就想到战事,想到战事脑海里立刻出现一处所在,眼下龙云子不是正在边境与燕飞雪对峙吗,有这两大高手坐镇,闲杂人等没事儿谁也不敢往那儿跑,谁也想不到他会跑到那里。

    对,就去那里,最好能混入军中,若是能藏身军营,那就万无一失了。

    打定主意,立刻冲八爷指明方位,八爷侧翼转身,往东飞行。

    下半夜都在赶路,直到日出时分南风才授意八爷落地休息,寻到避风处生了一堆火,吃着干粮检视昨夜的战利品。

    岩隐子等人都是道士,还不曾出师,也没有多少细软,搜到的银钱不多,法印倒是齐全,四个人的法印全带在身上,一个不漏的都让他给搜了来,扈隐子等人的法印品阶太低,没什么用处,随手扔了,岩隐子授的可是一品太玄,是玉印,这可是好东西,得留着,法印遗失之后能不能再补他不清楚,不过他却知道遗失的法印同样能够用来作法,这可是岩隐子的法印,以后岩隐子要是不老实,就用这法印来坑他。

    倒也不必用它来伤天害理,可以用它来请神,天兵天将可是认印不认人,真有必要的话,今天让地仙来杀只鸡,明天让天仙来抓条狗,次数多了,神仙就烦了,一见是岩隐子召请,便是不能不来,也会磨蹭拖延,可别小看这拖延,真的与妖邪斗法那可是瞬息万变,神兵来晚了,岩隐子搞不好就要倒霉吃亏。

    除了这些,还有个香囊,应该是岩隐子的定情信物,绣的那叫一个漂亮,里面是鼓的,捏了捏,发软,放的应该是檀香粉,不过对他来说没什么用,随手扔了。

    除了自己换洗的衣物和干粮水囊,包袱里还有一块金板,这块金板是自太阳山山洞的长几供桌上拿到的,应该是周朝皇帝敕封那九个看守龙脉道人的诏书,只要将其翻译出来,就能知道天书的来龙去脉,不过现在还看不懂,先放着。

    除此之外还有一方木板,这块木板也得自太阳山,是放在那个小箱子里的,压在玉印毛坯和斧凿等物的上面,这上面应该是当年住在那里的那个道人想对来后来者说的话,应该还有让来人尽快凿刻玉印的吩咐,可惜当时没看懂,不然就不会搞的那么仓促了,这个也是鼎文写的,照样看不懂。

    金芴也在包袱里,若是胖子在,这东西轮不到他拿,胖子就拿了,金芴上面刻的应该是那个道人的封号,那个道人的封号在金板和木板上应该都有提及,这个就没什么用处了,不过倒是金子,可以弄碎了花销。

    龙威短弓也在包袱里,这东西现在对他来说没什么用处了,主要用来打猎,打鸟打兔子着实好用。

    自兽人谷得到的那两只寸草不生大蚂蚁还在,这东西与靑螟虫不同,不用喂食,没有食物就会进入假死状态,由于之前去过极北太阳山,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严寒低温冻死,总之是不动了,拨弄了两下也不见反应,先留着吧。

    还有个离火令牌,这是当初在凤鸣山附近离火宫主柳如烟送他们的,一直没用过。

    玉石也有几块,封印有韩信爽灵的那块也在其中,这东西可得好生留着,以后肯定有大用处。

    那张鹿皮地图也在包袱里,这东西现在没用了,本想留做纪念,转念一想,不成,寻找天书的那些人只知道他有龟甲,却不知道究竟有几块,这张鹿皮地图若是被别人见到,就能猜到下落不明的那些龟甲全被他得了,不能留,得烧掉。

    此前他曾经誊抄过太乌山九宫石门上的鼎文,应该是开启石门的步骤和提示,而今太乌山被上清宗挖了个底儿朝天,这东西也没用了,烧了。

    此外还有九州字典两本,天木老道当年写给他的那本记载有粗浅道术的书籍,画符的文房四宝和少量符纸,这些都得留着。

    这些是包袱里的,身上还有一些,玉清和上清太玄法印各一枚,得自太阳山的那片龟甲,还阳丹四枚,小半瓶伤药,金银七八十两。

    全部家当就这些了,重要的全带在身上,也幸亏带在身上,不然怕是已经被诸葛婵娟烧掉了。

    该烧的烧掉,剩下的全部随身带着,一旦被人拿住,命就没了,也没必要再埋起来了。

    所有这些事物中最重要的自然是那片龟甲,这片龟甲有一百多字,死记硬背好生辛苦,一直到日落时分方才熟记于心,反复校对,确定无误,这才重新生火,焚烧毁掉。

    毁了最重要的这片龟甲,南风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粗气,有些东西只有毁掉才是真正的拥有。

    不过轻松之余也有些许担心,而今最宝贵的就是自己的脑袋了,一定要好生保护,万不能被人打傻了。

    待得龟甲化为灰烬,南风又拿起一本九州字典,这九州字典记载有历朝历代的文字,同一个文字有甲骨文,鼎文,篆字,隶书四种字体,实则现在已经出现楷书了,只是不属于官方文字,便不曾收录。

    龟甲的内容他已然熟记于心,需要做的就是翻阅字典,与脑海里的甲骨文逐一比对,这是个慢功夫,急不得,好在此时除了九州字典还有普通的字典,只要扯去封皮,即便有人看到他在翻看,也只当他在学字,不会往深了想。

    翻过几页之后,南风将九州字典收起,拿出了装有还阳丹的瓷瓶。

    而今情势紧迫,除了寻处藏身,还应未雨绸缪,做些应对,还阳丹还有四枚,他在斟酌是可否用掉三枚,触发天雷,渡劫入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