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兔死狐悲
    李朝宗在笑,南风也在笑。

    李朝宗笑的得意自信,南风也笑的得意自信。

    李朝宗认为自己占了上风,南风也认为自己占了上风。

    但是究竟谁真的占了上风,只有动起手来才能知道,

    大笑声中,李朝宗出手了,自信满满,势在必得。

    李朝宗一出手,南风就知道李朝宗完了,因为李朝宗的速度虽然很快,却没有超过太玄修为所能达到的速度极限。

    后发先至,点,点,点,点,点……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周身大穴足足点了十几处,也就头和脖子能动了。

    南风还在笑,但李朝宗笑不出来了。

    “你这不叫守株待兔,你这是活够了呀。”南风笑道。

    李朝宗此时面无人色,便是不曾被封哑穴,惊骇之下亦不得出言发声。

    “还不跑?等我杀你呀?”南风冲愣在门外的李尚钦瞪眼。

    李尚钦转身就跑,什么叫识时务,重利不重情就是识时务。

    “说吧,你想怎么死?”南风歪头看向李朝宗。

    “不死行吗?”李朝宗一副如丧考妣的嘴脸。

    “貌似不成。”南风摇头笑道,他与李朝宗也算老相识了,二人这些年没少打交道,尽管彼此为敌,互相谋害,但双方却一直不曾撕掉脸皮。

    “不忙说这个,我且问你,你先前自乾阳门前施展的是不是上清宗的借法乾坤?”李朝宗知道南风不会立刻将他斩杀,好奇心便暂时占了上风。

    “是。”南风承认。

    “借法乾坤只有一个对时的效力,为何时至此时你的灵气仍然这般盈盛?”李朝宗问道。

    “你想知道?”南风压低了声音。

    李朝宗点了点头。

    “我如果跟你讲了真话,就只能杀了你了,你现在还想知道吗?”南风一副猫耍耗子的神情,猫捉老鼠的游戏一直在二人之间持续,只不过猫和老鼠二人是轮着当的。

    “罢了,你还是不要说了。”李朝宗笑道,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以怎样的语气与南风说话,保住性命的可能性最大。

    “不成,我得告诉你,”南风翘脚耳语,“我先前施展借法乾坤出了偏差,所以这双倍修为一直保持了下来。”

    李朝宗闻言陡然皱眉,撇嘴苦笑,“恭喜你了。”

    “我话还没说完呢,我虽然一直是双倍修为,寿命却在快速骤减,后天的这个时候我就要死啦。”南风笑道。

    南风言罢,李朝宗笑不出来了,便是苦笑也挤不出来了,倘若南风所言不虚,是绝不会留他在世上的,“当真?”

    “当真。”南风连连点头,转而笑道,“上次那刀没砍死你,你还不跑,还留在这里等我找上门来,你说你是不是傻?”

    “这不是傻,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李朝宗笑的比哭还难看。

    “这样也好,省得我死了还惦记着你。”南风是真的很开心,他已经接受了残酷的事实,未曾想在临死之前还能撞上大运,把老对手给除掉。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还是别惦记我了。”李朝宗苦笑。

    “哈哈,看在你陪我玩了这么多年的份上,自己选个死法儿吧。”南风说道。

    “老死可不可以?”李朝宗问道。

    “貌似不行,换一个。”南风摇了摇头,“对了,你也别想拖延时间,就算你的那群狐朋狗友来了,也救不了你。”

    “它们不在此处。”李朝宗说道。

    “行了,我时间宝贵的紧,快说,你想怎么死?”南风催促。

    “要不咱们再做个交易?”李朝宗商议。

    “不做,你个老不死的,还想霸占我的女人。”南风撇嘴。

    “你这是欲加之罪,”李朝宗苦笑摇头,“她不愿意,我岂敢用强。”

    “别说废话,快点儿选个死法儿,我还要往别出去。”南风再度催促。

    “你难道不想知道玄清玄净听命于谁?”李朝宗问道。

    “不想。”南风摇头,他都快死了,接下来世上发生什么事情都与他无关了。

    “你应该知道我手中也有一卷天书。”李朝宗说道。

    “你不说我还忘了。”南风开始搜身。

    “缝在左腋内衬。”李朝宗主动坦白。

    “你便是不说,我也能找出来。”南风解开李朝宗的袍子,自其内衬里找出了一片龟甲,定睛细看,确是天书无疑,“这是第几片?”

    “得自水帘洞内。”李朝宗说道。

    南风点了点头,“那就是第二片。”

    “天书已经被你得了去,你还想怎地?”李朝宗间接求饶。

    “我要它也没什么用处了,”南风叹了口气,将龟甲放于怀中,“你若是当年不跟我争抢诸葛婵娟,我此番或许还会考虑废而不杀,但你这老东西太不要脸了,我的女人你也敢抢,那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李朝宗好生无奈,“我认识诸葛婵娟在前,是你横里杀出,自我这里抢走了她。”

    南风没有立刻接话,仔细想来,貌似李朝宗说的也不无道理。

    眼见南风有所动摇,李朝宗趁热打铁,“若是你愿意,我带你去见一位高人,那高人定能为你祛疾疗伤。”

    “你所说的高人,是不是那群阿猫阿狗的主人?”南风问道。

    “你能不能留点口德?”李朝宗无奈摇头。

    “不能。”南风哼了一声,“我还急着去皇宫,你别磨蹭,选个死法儿。”

    “当真没有丝毫回旋余地?”李朝宗问道。

    南风摇了摇头,“没有,不过咱们也算老相识,你虽然一直想害我,却始终没害成,这样吧,我网开一面,留下你的元神魂魄,如何?”

    李朝宗皱眉不语。

    南风又道,“你别不领情,玄清玄净的魂魄元神已经被我施展万劫不复给灭杀了,我把你的魂魄元神留下,他们若是想要救你,你还可以借尸还魂。”

    “我是不是还要承你的情,与你道谢?”李朝宗摇头。

    “不用,若是换作平常时候,无论如何也应该与你坐下吃顿酒。”南风的话貌似还有下文,实则没有,说到此处气凝右掌,击向李朝宗后脑。

    李朝宗穴道被封,不得提气抵御,加之南风动手突然,他也不曾察觉,中掌即死,瘫软扑倒,亦算是得了个痛快。

    看着李朝宗断气,南风心情好生复杂,呆立良久,叹了口气,都说兔死狐悲,原来兔子死了,狐狸当真会难过,这么多年的对手,说死就死了,多少有些失落。

    耽搁了这些时间,跑走的李尚钦已经调来了官兵,待得官兵到来,南风便土遁走了,时间宝贵,没工夫跟这些官兵纠缠,直接甩开他们,去皇宫。

    土遁用的熟了,着实好用,不多时,到得皇宫之外,此时不过巳时。

    到得此处,南风也不曾隐藏行踪,凌空跃起,进到皇宫之内。

    眼见有刺客侵入,御林禁卫立刻群起围攻,但这些人哪里是他的对手,南风只出拳脚,不用兵刃,伤人却不杀人。

    自中宫闹过,又跑到西宫和东宫,带着一群御林禁卫到处乱跑,搞的皇宫鸡飞狗跳。

    众人拿他不下,又见他并无行刺之心,追赶的累了,无奈之下便询问缘由。

    南风只道明天晚上要与兄弟姐妹聚首,来皇宫求几坛贡酒。

    打不过,抓不到,加上南风的要求虽然奇怪却并不过分,最终在请示了皇上之后,与南风了几坛贡酒,打发他去了。

    这么一闹,楚怀柔自然会听到风声,一旦听到风声,自然会在明天晚上去破庙与众人相见。

    公孙长乐留在长安是为了在暗中保护楚怀柔,闹了这么大动静,他不可能不知道。

    该通知的都通知到了,该做的事情也都做了,接下来就是回破庙等着了。

    午时,带着贡酒回到破庙,出去采买了一些用物,顺便给八爷带了些肠肚下水,八爷藏身的后山是个小山,没什么猎物。

    大限将至之人之所以恋世,多是因为有心愿未了,此时南风大部分心愿已经了了,亲友也大多进行了妥善的安置,虽然只活了二十岁,却习得玄妙法术,练得精纯灵气,天下无敌,傲视群雄。

    但是要说了无遗憾,也不是的,遗憾还是有的,而且还挺大,那就是白活一遭了,到死还是个童子之身,最该尝试的没有尝到。

    但这个遗憾也只能遗憾了,不能为了弥补遗憾而害了诸葛婵娟或是元安宁。

    午后无事,便拿了自李朝宗那里得来的那片龟甲反复打量,这片龟甲上的字迹也不多,不过四十几个,李朝宗显然不知道龟甲的纹裂暗藏玄机,只是将那龟甲上的文字以朱砂涂红,却不曾涂抹龟甲上的纹裂。

    此前他曾经数次强记龟甲上的文字和纹路,已经养成了习惯,轻而易举的便将这片龟甲上的文字和纹裂熟记于心。

    但熟记过后却突然想起,便是记下也无甚用处了。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南风再度点上篝火,随手将那龟甲投入火中。

    二更不过,庙外出现了脚步声,南风闻声抬头,只见长乐出现在了通往破庙的小路上。

    见他到来,南风急切站起,走到门口连连招手,“快来,我弄到了好酒……”

    .

    .盟主荷塘月色生日加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