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为官一方
    “抓壮丁?”猪老二一脸疑惑,先前二人说话时它带了鬼卒在后院放置东西。

    “衙内缺人办差,大人有心就近招安一些异类。”老槐解释。

    猪老二没什么心机,闻言大喜,“好好好,咱这附近有不少异类,平日里依仗自己会些妖法,嚣张跋扈,胡作非为,前任王大人就经常遭到它们的欺凌,大人法术高强,定能降服它们。”

    “走走走。”南风迈步先行。

    “大人,带上官印。”老槐去到案头,拿了官印递给南风。

    “我去拿家什。”猪老二往后院跑。

    南风接过官印揣在怀里,“你用什么兵器?”

    “这个。”老槐一探手,手中凭空现出一根疤瘤大棍,有五尺长短,手腕粗细,周身密布凸瘤疤痕。

    “这东西你是怎么变出来的?”南风很是好奇,对于妖法他也只是知其然,并不知其所以然,而今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就趁机问个明白。

    “这件兵器乃是我自身的木属灵气凝变而成,”老槐说道,“异类所用兵器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以实物居多,似武人所用的刀枪剑戟,我们也能使用。以灵气化虚为实的兵器也有,多与自身五行相关,似我这般草木成精,所化兵器便是木属。”

    南风闻言点了点头,“是实物兵器好,还是化虚为实的兵器好?”

    “不可一概而论,”老槐摆了摆手,“既得看实物兵器的优劣好坏,又得看我们灵气修为的深浅高低,似我有深红灵气,所幻化的这根大棒,寻常兵器皆是不怕,若是遇到利器,便不成了。”

    二人正说话,猪老二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只铁链流星锤,那铁链有七尺长短,锤头大若胡瓜,比胖子所用玄铁重锤还要大上不少。

    出得土地庙,二人引着南风往西去,由于不赶时辰,就不曾使用身法,步行前往。

    此时城门已经关了,南风无有实体,可以穿墙而过,老槐和猪老二使用身法,翻越墙头。

    见二人不曾穿墙进城,南风又问缘由,二人解释,只道并不是每个异类都能穿墙,能否穿墙取决于自身道行的深浅,还与自身五行所属有关,若是土属异类,拥有淡红灵气便能穿墙,若是其他异类,至少也要拥有深红灵气才能穿墙入室,还得消耗不少灵气来化实为虚。

    老槐是五百年槐树成精,灵气修为与升玄道人相仿,猪老二是三百年猪妖,灵气也是升玄深红,二“人”都可以穿墙而过,只是需要消耗不少灵气,故此便采用较为容易的翻墙。

    三人自城中向西行走,行走之时一直在交谈,确切的说是在问答,南风问,二人答,南风刚刚晋身地仙,对很多事情都感觉新奇。

    二人有心讨好,有问必答,但事关三界众生,乾坤阴阳,体系非常庞大,一时之间也不能尽述其详,只能探究个大概。

    天界有神和仙,人间有人和异类,阴间有鬼魂,三界虽然相对独立,却并非完全隔绝。

    大部分神仙只能生活在天界,不能往人间和阴间去,但有少量的神仙在特定的时候可以前往人间和阴间,最常见的就是天官办差。

    大部分鬼魂只能存在于阴间,但也有一些是例外的,最常见的也是官吏办差,似黑白无常来人间引领亡魂就是这种情况,有些阴间高官出于述职需要也可以前往天界。

    人间并不只有人,还有异类,寻常的人和异类只能生活在人间,但道人和有道行的异类却可以与天界和阴间沟通联系,道人立足人间,接近天界,而有道行的异类同样立足人间,却更接近于阴间。

    长安是西魏国都,晚上是有夜市的,途经夜市店铺,猪老二盯着售卖夜宵的摊位垂涎欲滴。

    “饿啦?”南风回头。

    猪老二抹了把嘴,迈步跟上,“还好,还好。”

    “不着急,吃点东西再走。”南风指了指那摊位。

    猪老二自衣服上擦了擦手,却站着没动。

    “大人,它没有银钱。”老槐低声说道。

    “怎么咱吃东西还得花钱吗?”南风笑道。

    “既然做了官差,总不能抢夺。”猪老二讪笑。

    “这妖怪让你俩当的,”南风鄙夷的看了二人一眼,转而环视左右,瞅见一衣着光鲜的纨绔富少,迈步上前,扯下他腰间的钱袋扔给猪老二,“给。”

    猪老二接了钱袋,皱眉咧嘴,“不好吧。”

    “有事儿算我的,赶紧吃吧,吃了赶紧走。”南风摆了摆手。

    猪老二也是真饿了,往僻静处现身变化,拿了银两买了两屉包子,一股脑的吞了,回来将钱袋交还南风。

    “你留着用吧。”南风迈步前行。

    猪老二犹豫之后,将银子留下了。

    “大人,此事不妥。”老槐低声说道。

    “有什么不妥的,又不曾抢夺。”南风随口说道。

    “它是不曾抢夺,但您这有偷盗之嫌啊。”老槐小心翼翼,唯恐惹南风生气。

    “他娘的,什么偷盗之嫌,我这就是偷,”便是老槐很是小心,南风还是生气了,“你们怎么也跟那些顽固不化的老夫子一样,假仁假义,你懂什么叫善恶是非吗?我跟你讲,善恶可以抵消,功过也分大小,豆大的善事儿你做上一辈子,不如你做一件磨盘大的好事儿。反过来也是这样,做一件大好事儿,那些小过失全抵消了。”

    见南风生气,老槐好生惶恐,连道受教受教。

    南风横了老槐一眼,继续行走,“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辈子谁不干点儿坏事儿呀,能功大于过就问心无愧了。”

    “大人明睿。”猪老二跟上来拍马屁。

    “才知道我明睿呀,”南风笑道,“对了,刚才说到哪儿了,哦,对,为什么你三百年道行,老槐五百年道行,你俩的灵气修为是一样的?”

    老槐先前惹的南风不快,闻言便快走几步过来说话,“大人有所不知,似它这种禽兽……”

    “你才禽兽呢。”猪老二不愿听。

    “我倒想。”老槐随口接话,言罢又看南风,“与禽兽相比,草木无有血肉,修行更加困难。”

    南风点头过后没有再问,此时已经入更了,得赶紧干正事儿去,不能闲聊了。

    二更,三人穿城而过,往西山去,土地是能够看到异类气息的,在城西乱葬岗阴麓,有一窝狐狸,好大一群,单是成精的就有七八只。

    这群狐狸住在一处很大的古墓里,二人将南风带到洞口,“大人,就是此处,为首的是一只千年老狐,法术高强,可欺虎压龙。”

    南风也不多说,径直去到地下巢穴,只见偌大的墓室之中横七竖八的躺着一群狐狸,连踢带踹,连大带小,一股脑的撵了出来。

    待他追出,那群狐狸已经化作人形,正在与守在洞口的老槐和猪老二缠斗。

    这群成精的狐狸都是母的,化作人形之后个个妖艳美貌,南风本就不是怜香惜玉之人,自然不会对它们手下留情,不曾费事就将它们尽数拿下。

    为首的母狐幻化的是个三十上下的美貌妇人,由于南风动作太快,它不曾施展法术,败的不甘,愤愤怒视。

    南风上去就是一巴掌,“欺虎压龙的就是你呀?”

    这一巴掌力道大,直接打的那母狐晕头转向,凄惨厉叫,南风上去又是一巴掌,“不知天高地厚,还欺负本方土地?来,欺负欺负我。”

    他力道太大,几巴掌将那为首的母狐打晕,转而又冲着那些喽啰去了。

    欺软怕硬是异类的通病,眼见南风凶狠厉害,便有化作美貌女子的母狐试图示弱引诱,南风不为所动,拳打脚踢,打的它们跪地求饶。

    这些狐狸先前曾经欺辱过老槐和猪老二,故此二人才引了南风先来这里,但是在见到南风狠辣手段之后,还是忍不住皱眉咂舌,如假包换的辣手摧花,如此美貌的女子,他竟然也下得去手。

    二人一直守在洞外,不知道南风自洞里看到了什么,他是见过这些狐妖丑陋原形的,自然不会为其虚假的美丽皮囊所动,若是一开始见到的就是这般柔弱娇美,万种风情,怕是也下不去手。

    打完了,也不盖戳儿,这些狐狸精可不能带回土地庙,不然会败坏风气,得撵走,“都给我滚,别让老子再看见你们,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南风是带了灵气证位的,便是天仙都不惧怕,更不会将这些狐狸放在眼里,狐妖领教了他的厉害,哪里还敢留在这里,连家当也不收拾了,狼狈的往西跑了。

    南风又回古墓去,搜罗了些金玉出来,扔给了猪老二,常言道,强将不差饿兵,想让下属尽心办差,就得给够好处。

    上半夜没干别的了,光给猪老二和老槐报仇了,这些妖怪与二人有仇,不能留,打完了只能撵走,眼下已经是初冬了,城南一条老蟒曾经欺负过猪老二,眼下已经猫冬入蛰,也被南风揪出来痛殴,那蟒蛇化身老者,作揖恳求明年开春再走,南风只是不准,老者无奈,只能背着铺盖,连夜走了。

    神仙不但不用睡觉,还不会感觉疲惫,下半夜就干正事儿了,壮丁抓了十几个,也不是强抓,而是对方愿意效力,实则也有不愿意的,但不愿意的都打跑了。

    回到土地庙已经是五更时分,土地庙东面多了两栋很大的房子,不消问,这是城隍还回来的,正好用来安置壮丁,不对,应该是安置衙役。

    有猪老二和老槐在,再加上这群招安的衙役,南风就成了甩手掌柜,也不需要做什么。

    眼下日游神一事还没什么动静,不过动静肯定会有,因为此事瞒不住,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动静,看看上面怎么处理此事。

    若是能够杀鸡骇猴,那是再好不过,日后就不会有人来找麻烦,可以自此处专心的推研天书。

    等了一天,不见动静,又等了一晚,还没动静。

    南风开始纳闷儿,难不成此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三更时分,来了个与日游神一样穿戴的天官,个体不高,挺胖,来自天威院,是来传令训诫的,只说城隍高大同侵吞他的祭品,有错在前,他不顾官体,殴打高大同,有错在后,自行悔悟,反省思过。

    那天官阴着脸来,南风有心与之攀交也不能够,只能应是,送人家走了。

    天官一走,猪老二和老槐急忙过来与他道喜,南风自己也很高兴,天庭只字未提日游神一事,只拿高大同当了替罪羊,明显着是想压下此事,好日子来了。

    喜事,总得喝几杯,一坛酒没喝完,就有衙役前来禀报,“大人,新任城隍前来求见。”

    “新任?”南风皱眉。

    “大人,高大同贪赃枉法,想必是被撤职查办了。”老槐说道。

    南风点了点头,转而冲那衙役摆了摆手,“让他进来吧。”

    老槐和猪老二闻言急忙搬酒撤杯,南风见状改了主意,“别收拾了,我出去见见他,回来接着喝。”

    南风起身离座,往门外走,老槐和猪老二跟随在后。

    出得大门,南风见到了来人。

    待得看清此人样貌,南风倒吸了一口凉气,双目圆睁,彷如见鬼,“你,你,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