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四百九十章 使节来到
    只要曾经去过的地方都可以瞬移前往,此番南风去了他最熟悉的地方,北周都城,长安。

    待得看清下方景物,西王母面色大变,南风的用意显而易见,要让她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见西王母面色难看,南风笑道,“放心好了,我施了隐身之术,他们见我们不到。”

    西王母歪头一旁,并不接话,隐身与否全在南风一念之间,这是不折不扣的威胁,倘若局势的发展对南风不利,南风立刻就会收回隐身法术。

    二人刚刚现身,长安就变天了,乌云笼罩,狂风大作。

    “怕是要下雨了。”南风抬头看天。

    西王母脸色难看,仍不接话,哪怕南风封闭了天地,隔绝了阴阳,他们在人间的情形天界的神仙也是能够看到的,至少大罗金仙能够看到,而今丢丑已成定局,除了懊恼便是沮丧。

    片刻过后,大雨倾盆而下。

    天变的蹊跷,大风刮的也蹊跷,暴雨下的更蹊跷,不消说,这是有人暗中操控,其目的可能是掩人耳目,保全西王母脸面。也可能是混乱局面,便与趁乱取事。

    暴雨降下之后,诡异的情况发生了,暴雨只在长安城外降下,长安城内滴水不见,而原本笼罩在长安上空的乌云也不见了踪影,城里城外两重天,城外乌云罩顶,大雨倾盆。而城里则是阳光普照,云淡天高。

    如此奇异的景象引得城中百姓暗自称奇,纷纷驻足上望,却一无所见。

    见此情形,西王母鼻翼急抖,她自然知道这是南风所为,眼下的情况对她极为不利,只要南风愿意,随时可以令她现身出丑。

    西王母强定心神,稳住方寸,“你究竟想怎样?”

    “我想见识见识神仙究竟有多大能耐。”南风笑道。

    西王母闻言面色越发难看,人不管做什么事情总会有目的,她本以为南风的所作所为是想达到什么既定目的,未曾想南风竟然没有目的,只想与他们比拼较量,南风的这种想法决定了此事不可能善了,只能付诸武力。

    南风看似轻松,实则已经打起了十分精神,而今结界已经消除,以大罗金仙为首的一干神仙随时可能冲他动手。

    西王母身为大罗金仙,自不会愚昧昏庸,只一闪念便虑有所得,“试探我们的法力神能也只是你想达成目的的手段,你究竟想要甚么?”

    “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南风说话之时一直在快速聚敛灵气,他窥悟天道之后尚未试过自己究竟能够承载多少灵气,便是之前封闭天地时所用的灵气也没有达到他所能承载的极限,他想确定的是自己究竟能够承载多少灵气。

    南风话音刚落,右侧百丈外有人接话,“说来听听。”

    强大的威压和声音几乎同时传来,南风闻声歪头,只见来的是个身穿麻衣,手持龙头拐杖的白面老者,此人年纪当在八十岁上下,好生肥胖,胖的离谱儿,猛一看,彷如孩童于雪后堆积的大肚子雪人儿。

    “你谁呀?”南风斜视来人,此人之所以现身于百丈之外,不是因为此人想要现身于百丈之外,而是他只能现身于百丈之外,因为他已经自百丈之内布下了用以防卫的灵气屏障。

    斜视是无礼的表现,不过来人貌似并不生气,咧嘴笑道,“我有许多名号,也有许多身份,但那些只是对世人而言,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还有必要知道我的名号吗?”

    南风闻言微笑点头,此人说的很有道理,神仙是可以变化的,便是听说过神仙幻化的某个人,也不代表就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对于真正的仙人来说,自己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名号也只是一个称谓,真正能够代表他们的是他们的身份和他们所拥有的能力。

    “大肚子,你是神还是仙哪?”南风笑问。

    “你分明知道我是大罗金仙。”大肚子笑答。

    “我问的是你的出身。”南风说道,他之所以问来人是神还是仙,是想确定来人的立场,而对方明显不愿意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此人超然和气,并无派系。

    “我前身是只贪吃的老鼠。”大肚子言罢,佯装生气的横了南风一眼,“非要追根究底,好不敬老。”

    有些人不怒自威,此人恰恰相反,长的喜相,说话也和气,这种人是最适合担当使节与人谈判的。

    “罪过,罪过,”对方和气,南风也和气,不过他却并未放弃探寻对方的真实身份,“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你是练气飞升还是天赋异禀?”

    “都不是,”大肚子摇头,“好啦,实话说与你吧,当年祖师用以推研天书的山洞原本是我的住处,后来祖师见我可怜,就与我了一些能耐,差我与他跑腿做事。”

    “哪位祖师?”南风又问。

    “祖师就是祖师,怎么还有哪位?”大肚子摇头。

    南风闻言好生疑惑,看大肚子的神情,不像是在装糊涂,但祖师分明有三位,他为何有此一说?

    见南风皱眉,大肚子貌似想起一事,主动说道,“在祖师化身三清之前,我就已经跟随左右了。”

    道家典籍里记载有一气化三清的典故,但典籍上的记载与大肚子所说有所冲突,不过此时也不是深谈讨教的时候,还是说些正事要紧,“你能做主?”

    大肚子闻言连连摆手,“不不不,不是我,是我们,我一个人做不得主的,我们得商议。”

    “商议?”南风皱眉,“原来你做不了主啊,那回去吧,换个能做主的人来。”

    “还真是少年,年轻气盛,好吧,我能做主,你说吧,你绑了杨家妹子,想勒索多少赎金?”大肚子笑问。

    大肚子言罢,西王母尴尬歪头,尴尬之中还藏着几分无奈,想必这老家伙在天上也不是个很严肃的主儿。

    “我想……”南风说到此处略作停顿,整理思绪,斟酌词语。

    大肚子见南风欲言又止,皱眉打岔儿,“咱可事先说好,天庭可不能让给你,我们倒是无所谓,只怕老张不愿意。”

    “老张是谁?”南风好奇追问。

    “封你做大罗金仙的那个。”大肚子说道。

    南风没有再问,大肚子说的应该是玉帝,不过道家典籍里没有提及玉帝的俗家姓氏,但道家典籍都是人写的,而有些事情人是不知道的。

    “说啊,你到底想勒索甚么?”大肚子催促。

    “我这不是勒索,我这是讨要赔偿,”南风瞪眼,手指西王母,“她先前曾经送人回到过去杀我,若不是我应对得当,及时封闭天地隔绝了阴阳,怕是现在已经被她杀了。”

    大肚子闻言略感意外,“这不没杀的了吗。”

    “没杀的了就不治罪了?”南风瞠目。

    “谁治?”大肚子笑问,“她是大罗金仙,谁能治的了她?”

    见南风想发火,大肚子急忙又道,“好啦,好啦,你这动静搞的也不小了,这些年天地封闭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却都是天庭封的,被人把门儿堵了还是头一回呢,要是治她的罪,你也跑不了啊,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既往不咎,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算明白了,你这不是来谈判的,你这是来和稀泥的呀,”南风很不高兴,“就因为她身居高位,就可以执法犯法?”

    “她这不是被你抓了嘛,我这不是来商议怎么解决吗,”大肚子人老成精,好生圆滑,“一个大男人,跟个小姑娘较什么真儿。”

    “小姑娘?”南风咧嘴,“她比我老几千岁,还小姑娘?”

    “她就比你年长一万岁,也是个女人不是。”大肚子说道。

    “我不跟你谈了,你回去,换个人来。”南风摆手撵人,这老东西太滑,又一直陪着笑脸,令他无处着力。

    “那可不成,他们脾气不好,换了他们,怕是会跟你打起来,”大肚子连连摇头,与此同时手指西王母,“你看你,把个女人捆的跟粽子一般,快把人放了。”

    南风口才远不如这白胖的大肚子,自忖继续与他说下去会被他给带到沟儿里,便不再与他多说闲话,“我的要求很简单,天界和阴间永远不要再干涉和插手人间事物,我们的事情由我们自己做主。”

    大肚子闻言好生意外,没有立刻接话。

    南风又道,“当年祖师划定三界时定下了规矩,三界之中人间为主,天界和阴间的存在只为善后于人间,但你看现在,人间的帝王是你们暗中左右,气象风雨亦由你们掌控,你们的一己好恶决定了万千黎民的生死,这是反客为主,这是逾越本分。”

    “祖师好像没说过人间为主,天界和阴间为辅。”大肚子摇头。

    “三界平等,互不影响总是说过的。”南风说道。

    大肚子缓缓点头,“你说的不无道理,此事确需反省,以后不该管的还是少插手为宜。”

    “行啦,走吧,把我的意思带给他们。”南风又撵人。

    大肚子手指西王母,不消说,这是在要人。

    南风本不想放她,但眼下貌似也没有再拿她的理由了,沉吟过后收回灵气绳索,放西王母自由。

    西王母气怒回头,愤恨的看了南风一眼。

    愤然怒视之后,西王母撞上了百丈之外的灵气屏障,不消问,这是瞬移被挡住了。

    见此情形,南风心念闪动,将屏障撤除。

    就在灵气屏障消失的瞬间,三道强大威压突现身侧。

    “这是作甚?”大肚子惊呼。

    “封印了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