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性情中人
    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是很丢人的事情,但树精却不敢不过来,也不能不过来,一来它惧怕南风,二来它也想要自由。

    树精离座站起,冲南风走了过来,行走之时好生别扭,走的快了,怕失了面子,被一干结义弟兄看不起。走的慢了,又有摆谱儿之嫌,怕南风生气。

    好不容易挪到近前,树精心不甘情不愿的冲南风抬了抬手,“东王爹,我来了,你问吧。”

    “我不叫东王爹,”南风抖身现出本来面目,“我叫南风。”

    南风言罢,众人一片哗然,包括树精在内的一干妖精无不面露惊愕,有人窃窃私语,说些‘原来是他’,‘怎地这般年轻?’‘灭杀三位大罗金仙的就是此人么?’之类的话语。

    “既然你们认得我,那就好说了,”南风笑道,言罢,歪头看向树精,“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树精的确好面子,也很是大谱儿,但是那也得看对谁,它虽然不能往别处走,却自一干狐朋狗友的嘴里听说过南风的事迹,对他既敬且怕,而今正主儿就在眼前,既紧张又欢喜,连说话都磕巴了,“回真,真,真人问,我没有名字。”

    “行啊,那我就喊你不死天王吧。”南风说道,言罢,刚想发问,树精就抢过了话头儿,“别,别,不敢,不敢,那是吹嘘的话,您就喊我老不死的吧,它们私底下都这么喊我。”

    “别计较称呼了,”南风摆了摆手,“我且问你,你杀过人没有?”

    树精不知道南风为何有此一问,唯恐回答的不合南风心意,紧张问道,“我是杀过好呢,还是没杀好呢?”

    “杀没杀过都无所谓,说实话就成。”南风说道。

    “那我没杀过,”树精连连摇头,“早些年有位老禅师云游至此,与我说了几天佛法,我就皈依了佛门,佛门居士是不杀生的。”

    “你是佛门居士?”南风笑问。

    “啊。”树精点头。

    “算了吧你,天天喝的酩酊大醉,吹的天花乱坠,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佛门居士?”南风还在笑。

    见南风说的随意且粗俗,树精心情略微放松,尴尬赔笑,“真人教训的是,总之人我是没杀过的。”

    “敢杀人吗?”南风又问。

    “真人想杀谁?”树精不明所以。

    “我想杀谁还用假你之手?”南风撇嘴歪头,“我只问你敢不敢杀人?”

    “佛门居士杀人不太……”

    不等树精说完,南风就打断了它的话头,“别修佛了,改修道吧。”

    树精不知如何接话,只能尴尬陪笑。

    照例,还是那三个问题,发问时也不避讳那些异类禽兽,他对很多人都提过相同的问题,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第一个问题,树精的回答是,‘我要是成了大罗金仙,一定听你的话,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第二个问题,树精的回答是,“我最想干的事儿就是离开万寿山,看看外面啥样儿。”

    第三个问题,树精的回答是,“你说他们可恨就可恨,你说他们可怜就可怜,我听你的话。”

    对于树精的回答,南风是满意的,之所以满意有两个原因,一是树精唯他之命是从,这说明树精恩怨分明,知恩图报,知道食君之禄为君分忧的道理,这是做人的根本,人家辛苦扶你上位,你却跟人家搞铁面无私那一套,于理倒是说的过去,但是于情,令恩人寒心,实属忘恩负义。

    第二个原因也是树精唯他之命是从,对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但不是每个人的想法都应该被考虑并实行,需要正视心智的高低和见识的多寡,很多人受自身心智和见识所限,自认为自己的看法非常正确,实则却是错误的,此时就可能出现自以为是,一意孤行的情况。

    三军只有一帅,令行禁止,只有帅令得以实行,兵卒校尉对战局缺乏纵观俯览,其看法有局限性和片面性,他们提出的意见一律不被接受。

    问罢这三个问题,南风又问了些琐碎事情,以此对树精加深了解,世人都知道抬头三尺有神明,实则神明只能听到和看到世人言行,却无法窥察世人心中所想,便是大罗金仙也不能够,想要知道某人心中所想,只能试探问询。

    既是闲谈,树精就放松了许多,谈了半个时辰,南风对这树精又多了几分了解,这家伙怎么说呢,是个好大喜功的直性子,很讲义气,凡事喜欢以己推人,自己是好人就当别人也是好人,便是那些受其庇护,经受天劫之后一去不回的异类也不怪责,只当它们有自己的苦衷,或是琐事缠身,抽不出时间回来探望它。

    此外,此人既是树精,性情之中就有木属成分,说人愚钝,常说他是块木头,这个树精也是这般,反应很是迟钝,有些执拗,认死理儿,好在这个认死理儿是建立在对他言听计从的基础上的,对于自己敬佩的人,怎么说,它就怎么做。

    当然,树精也有自己的弱点,确切的说是性格上的弱点,实则它可能也想到那些跟它拜过把子利用它经历天劫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的异类是在骗它,但它却选择性的忽视了,说白了就是不敢正视欺骗。

    见南风面露欣赏,树精好生得意,“真人,你尽管放心,你这么看的起我,我绝不会令你失望,只要你派我上阵,我一定能赢。”

    “不吹牛,你会死?”南风笑道。

    “我不是吹牛,走,出去,我演练本事给你看。”树精站了起来。

    “不用演练了,说说就成。”南风摆了摆手。

    “我有三大绝技,一是不死神功,二是铺天神功,三是盖地神功……”树精句句神功,说的眉飞色舞,唾沫乱飞。

    若是换做别人,怕是会对树精的夸夸其谈心存厌烦,认为它过于显露,不够低调,但南风不是别人,他不但不讨厌树精,反而赞赏它的耿直和率真,实则不管是夸张和低调,本质都是虚伪的,实话实说有什么错?

    “真人,你就派我上阵吧。”树精主动请缨。

    “到时候再说,”南风随口说道,“届时我会再来此处,将万兽山整个儿移到云华山附近,至于是不是派你出战,得看对方选派的是什么人,不过你可以放心,就算我不派你出战,也会将你的本体和元神淬炼合一,让你可以自由走动,随意来去。”

    树精闻言大喜,连声道谢,但又心急,腆脸来求,“真人日理万机,来回奔走怕是不好,你看这样成不成,你先把我合一了,来年正月初八,我自己找过去。”

    “算了吧,你还是等我来接你吧。”南风连连摇头,这家伙缺心眼儿,可不能让它胡乱走动,不然走丢了,或是被人给坑了就坏菜了。

    树精要求被拒,也不恼怒,又道与南风意气相投,愿意与他磕头拜把子,义结金兰,生死与共。

    树精言罢,南风皱眉歪头。

    树精见状,恍然大悟,“逾越了,逾越了,您是大罗金仙,是我妄想了,再不敢了。”

    “你想什么呢,”南风摆手,“我不愿意跟你结拜不是因为你我修为相差悬殊,而是你的结义兄弟太多,我若是与你结拜,怕是无端的多出了几百个兄弟来。”

    “这有什么不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

    “行了,别靠了,我走了。”南风站起身来,他是打死都不会跟树精结拜的,这家伙交的全是狐朋狗友,跟它结拜就像去窑子**,睡一宿能多出几百个连襟来。

    见南风要走,树精急忙上前阻拦,只道要送南风礼物。

    南风不受,它便不放人,南风无奈,只能暂留,容它去取。

    东西就放在它的虎皮椅子下面,补品,金器,还有小孩子玩具,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当是它所有的家当了。

    若是一件不拿,怕是树精心里不踏实,于是南风就随意挑了几样,转而撤去墙角的屏障,元安宁现身,冲树精点了点头,齐全礼数。

    元安宁冷艳漂亮,惊艳四座,现身之后,那一干妖精都看直了眼。

    树精一瞥之下发现众人眼神不敬,唯恐惹到南风生气,气急怒骂,“不准看,再看挖了你们的狗眼。”

    树精一吼,一干异类尽皆低头,树精陪着笑,弓着腰,小心的将二人送出门外。

    恭敬的送走二人,树精一扫谦卑,喜极雀跃,只道造化来了,福气来了。

    见它即将发达,一干异类纷纷上前道贺,说的都是喜庆话,树精听了,越发高兴。

    众人只道喜事临门,要喝酒庆贺,树精却说正事要紧,得抓紧时间练功,以免坏了南风的大事,说干就干,说完就撇下众人,闭关练功去了。

    众人只当二人消失不见是走了,实则南风没走,只是隐去了身形,树精和一干异类的举动全被他看在了眼里。

    元安宁没有询问南风此人可不可用,因为她了解南风,知道他欣赏什么样的人,这个树精率真耿直,肯定很对南风脾气。

    待树精跑去闭关,南风转头看向元安宁,“走吧,找那块倒霉的石头去。”

    “怕是不会似这里这般容易。”元安宁说道,之前离落雪提供线索时她也在场,知道那成精顽石的大致情况。

    “十几世都没搞定一个女人,这家伙也是个奇葩,”南风笑道,“走,过去帮帮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