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六百零八章 南海之行
    回屋,关门,吹灯,上床,有钱真好,能睡大床,好大的床,可以乱滚。

    有些事情是不可自制的,但这个不可自制可不是情不自禁,因为南风现在了无疑惑,不可能意乱情迷,此时的不可自制是哪怕怀抱暖香温玉,温馨旖旎,也会不可自制的想到阴阳道理。

    什么阴阳道理,阴阳的互相吸引,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长大之后,男人就开始喜欢女人了,这是男人的天性,就像女人会喜欢男人一样,也是女人的天性。

    男人多会诋毁女人贪霪,女人也往往批评男人好色,实则这纯属无稽之谈,矫情而虚伪,贪霪好色是人的天性,诋毁女人贪霪的男人,若是给他一个不正襟危坐的女人,他怕是不会喜欢。批评男人好色的女人,若是与她一个一本正经的男人,她怕是天天晚上抱着被子哭。

    但也不能就此说贪霪好色是对的,因为对与不对还得看跟谁,这事儿就跟下馆子吃饭一样,得吃别人吃不到的私房菜,不能往路边一蹲,跟一群人自一个锅里抢食。

    有道行真好,可以一心二用,两不耽误。

    有些时候笑场是大忌,尤其是这种时候,但最后南风还是忍不住笑场了,元安宁气恼,锤他,“笑甚么?”

    南风笑道,“都说食不厌精,我就是这般,宁吃飞禽二两,不吃走兽半斤。”

    元安宁早已经习惯了南风的神经兮兮,听他这般说,,娇羞欢喜,伸手掐他,“二两,二两,让你吃二两。”

    南风知道元安宁所指,讪笑两声,噤声闭嘴,专心劳作。

    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多吃,适可而止,吃多了撑得慌。

    我愿意给,我也愿意要,咣咣咣,收兵,回营。

    辰时,二人起身,洗漱之后离开客栈,步行往皇宫去。

    老话儿说的好,难过的日子好过的年,年关将近,城中较平时热闹了许多,货物齐备,买卖兴隆,路人的脸上也多见喜庆。

    皇宫守卫森严,但那也只是对凡人而言,二人闲庭信步,长驱直入。

    自皇宫里转了一圈儿,没发现陈霸先,听宫人的闲言碎语,貌似陈霸先不在宫里,改换容貌拿人逼问,原来陈霸先早在多日之前就出宫南巡去了。

    扑了个空,多少有些失望,也有些许意外,皇帝都喜欢巡视自己的疆土,陈霸先外出巡视也在情理之中,但皇帝外出巡游一般选在春秋时节,很少会选在年尾。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了然了,陈霸先选在此时南巡很可能是为了避嫌躲难,三界大战在即,留在皇宫可不是个明智的决定,谁想找他都能一找一个准儿。

    在皇宫里也没有发现十三娘的踪影,拿人逼问,也没人听说过或者见过十三娘,亦无人知道陈霸先有这样一位妃嫔,这表明陈霸先自江平太守那里讨了她回来,并不是为了册封她为妃嫔。

    “他此时南巡,会不会与十三娘有关?”元安宁问道,她当日虽然没有跟随南风往江平郡去,却自胖子嘴里听说过十三娘一事。

    “有可能,不过也可能只是出去躲闲散心。”南风说道。

    “可要前去寻他?”元安宁又问。

    南风摇了摇头,“这事儿也不是很重要,我只是挺好奇十三娘究竟是何来历,他们既然不在此处,也不值得探究追寻,还是干正事儿去吧。”

    “好,接下来再往何处去?”元安宁问道。

    南风没有立刻接话,而是自脑海里将已经确定的参战人选逐一想过,金仙有问情娘子和张洛云,天仙有卫夜和方睿臻,地仙有铁桦成精的不死天王和旱魃姬苏,太玄深紫有顽石成精的石勇,洞渊紫气有胖子,三洞深蓝有阴魂宝正和尚,正蓝有蛇精阿青,洞玄淡蓝有善用飞刀的丁启忠,高玄深红有富家公子温昭,洞神淡红有小尼姑惜缘和昨夜见过的沈长风。

    而今淡紫居山和正红高玄仍然空缺,而除了仙人三阶和淡红洞神,余下八阶皆无替补,其中顽石成精的石勇无需替补,因为顽石成精的情况极为罕见,很难寻到同属同类,若是替换下了他,种属就不得齐全。

    胖子也无需替补,因为他的八部金身在同等修为中无有敌手。

    阴魂宝正和尚是上清祖师钦定,这个也不需要替补。

    如此算来,还缺替补五人,加上淡紫居山和正红高玄的空缺,若想齐全驸驷,还要再寻七人。

    此外,蠃鳞毛羽昆,阴魂阴物,草木顽石,这九大种属,还缺毛虫,也就是长毛儿的兽类,羽虫,也就是飞禽,昆虫,也就是甲壳水族,这三种,鳞虫也需要补充,因为只有阿青一人,倘若她不得出战,还需要有同类加以替换。

    自脑海里规整思虑之后,得出了最终结果,最后的这七人需要有成精的兽类两名,成精的飞禽两名,水族两名,鳞虫一名。

    这七人还必须兼顾居山,正蓝,淡蓝,深红,正红这五阶修为,不在这五阶其中,亦或是不在这三属之中的候选之人可以暂不考虑。

    深红和正红也可以不予考虑,因为红色灵气的异类很难齐全神智,只能自淡蓝,正蓝,居山三阶想办法。

    想要兼顾种属和修为,配比安排的难度就非常大,挑选的难度也大大增加,先前掌握的那些线索大部分都被排除了,算来算去,剩下的候选之人也没几个了。

    见南风木然站立,久久不语,元安宁推了推他。

    南风收回思绪,转头看向元安宁,“往南海去吧,那里有两条线索可供寻查。”

    “好。”元安宁点头。

    “稍等片刻。”南风闪身消失,不多时,带回一大包点心递给了元安宁,“留着路上吃。”

    “哪儿来的。”元安宁问道。

    南风指了指万寿殿和永安宫,“拿的太后和皇后的。”

    “什么拿呀,分明是偷。”元安宁笑,“翩翩君子,何以做贼?”

    “不吃拉倒,还给我,我送回去。”南风伸手去抢劫。

    元安宁歪身避开,南风没抢到,就这么收手又心有不甘,贼不走空,冲着屁股摸了一把,这才得意缩手。

    “非礼勿动。”元安宁嗔怪的瞅他,南风是个好人,但他却不是个正经人,不但不该正经的时候不正经,在该正经的时候他也不正经。

    “这可是你说的,以后你别求我动。”南风笑道。

    元安宁撇嘴,故作鄙夷。

    “哈哈,准备好,走了。”南风延出灵气,笼罩托带,瞬移现身于南海之滨。

    大海浩瀚,一望无际,海风拂面,心旷神怡。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元安宁心生感慨。

    南风催生祥云,托带元安宁升空,往南移动。

    “那两条线索都在海中岛屿?”元安宁问道。

    “只有一条在岛上,根据武人描绘,应该是只火属禽鸟。”南风随口说道。

    “余下那条线索呢?”元安宁追问。

    南风屈指下指,“在海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