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原始时代 > 第八十二章 下刺的飞鸟
    米谷毒死飞鸟并没有吓住天空鸟群,反而引来更多仇恨。

    一只只飞鸟唳叫着,飞到公良等人头上,猛然用翅膀裹着身子,掉头往下栽去。顿时,嘴尖朝下的飞鸟如同利箭一般往下直刺。

    飞鸟波及的范围很大,几乎将他们全部包围。

    公良连忙让旁边寻找彩贝的圆滚滚和小鸡它们一起退入后面林中。

    米谷眼睛直勾勾盯着如利箭般刺下的飞鸟,等它们快到的时候,嘴一张,一阵毒雨漫天飞洒,被喷中的飞鸟无不死去。

    但这样依然不能阻挡它们的脚步,天上飞鸟前仆后继,一只只往下刺来。

    米谷喷了两阵毒雨,彩贝滩上已经堆了一堆飞鸟尸体,但天上依旧有飞鸟往下刺来。米谷嘴一张,正想再喷,却发现没口水了,不由撅起小嘴,感觉很不满意。

    飞鸟见米谷无法再对它们造成伤害,立马放肆起来,一只只扇着翅膀往下扑来,有的依然将头栽,往下直刺。一时间,场面热烈至极。

    本来想退到林中暂避锋芒的公良,看到这情况,心中大恼,抽出腰间大狗腿,往前劈去。

    刀光一闪,一弯半月在空中疾速划过,一只只飞鸟被劈为两半。瞬间,鲜血染红了彩贝滩。

    对这种小角色圆滚滚也不在怕,“嗷嗷”叫着,瞅准一只直刺而下的傻鸟,猛然扑上去咬住脖子,左右甩了甩,就死了。

    小鸡也不甘示弱,扇着翅膀往一只飞鸟扑去,厮杀在一起,只见尘土飞扬,毛羽纷飞,战况激烈。

    没了口水的米谷,就从纳物宝袋中取出短矛,盯着飞鸟,尤其是那些没头没脑往下刺的。那些往下刺的飞鸟,喙嘴尖利,一刺在彩贝滩上,顿时将坚硬的彩贝刺破,但嘴也被彩贝卡住了。以至于它们不得不拼命的用爪子抓开卡在嘴上的彩贝。

    这时米谷机会就来了,扇着翅膀飞去,这一戳那一戳,一下刺死好几只飞鸟。

    不过,这些往下刺的飞鸟也是厉害。

    从天而降,自身的力量夹带着往下坠的冲击力,所刺之物,无不穿透。

    所以,沙滩上、树林中、沙地上,到处都能看见刺落的飞鸟的影子。

    那些不幸刺在树木上的飞鸟,伸着爪子拼命挣扎着要把自己的嘴从树上救出来,却始终无法如愿,最后就落在了米谷手里。

    一只飞鸟夹带着无匹冲力往下直刺,迅速接近公良。公良忽有所决,将身一闪,那只飞鸟堪堪从身边掠过,尖利的喙嘴将他的裤子划开,大腿上更是被犁出一道血痕。

    这东西到达地面,挣扎起来,竟然又不知死活的扑扇着翅膀向公良啄去。

    公良大怒,一脚将它踩成肉饼。

    这些东西还没完没了了?

    公良大恼,顿时收起大狗腿,取出巨骨,大喝一声:“旋风锤”。巨骨立时如旋风般旋转起来,那些刺来、扑来的飞鸟纷纷被飞旋的巨骨搅得粉碎,血水随着飞鸟的碎肉飞溅,喷得到处都是,以至于连刮来的海风都带着一股血腥味。

    天上飞鸟死了一批又一批后,终于清醒过来,不再攻击公良等人,在天上徘徊盘旋,久久哀鸣。

    妈妈的。

    公良看着天上鸟群,抹去脸上血水,咒骂了一声。

    “粑粑、粑粑,偶刺死了好多好多臭鸟。”米谷飞上来臭屁的邀功道。

    “嗯,真棒!”公良擦去手上的血迹,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夸奖道。

    “嗷嗷嗷”,圆滚滚也在旁边叫道,公良,我也咬死了好多鸟。

    “啾啾啾”,小鸡也扑扇着乱七八糟的羽毛叫道,妈妈,妈妈,我也啄死了好多飞鸟。

    两头龙蝰竖头很是不屑的看了彩贝滩上的飞鸟一眼,继续缠在公良手腕上,似乎在说这种小角色根本不值得它出手。

    公良无语。好吧!你们个个都好厉害,只有我最差了。只不过为了鼓励这些家伙的积极性,他还是取出灵蛇胎和天香果奖励它们。其中,米谷的功劳最大。公良特地多奖励了她两枚生灵蛇胎,乐得小家伙屁颠屁颠的。

    对此,圆滚滚和小鸡自然没意见,没见她一吐口水,就喷死一群鸟吗?

    沙滩上的飞鸟尸体公良也没浪费,全部收进空间投进小黑水池里,空间一下扩大了五亩地。

    天上飞鸟盘旋哀鸣一阵后,就往远处飞去。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公良收拾一下,换上一身衣服,就往躲在林中的勒毕部人走去。

    来到勒毕部人面前,不由奇怪的问道:“那飞鸟怎么会攻击你呢?”

    勒毕部人叹气道:“唉,谁知道呢?反正海边这些恶鸟和山中毒蛇最喜欢吃我们勒毕部人,所以我们都是晚上才会过来捡东西,白天一般不敢过来,怕被那恶鸟吃了。”

    “嗷嗷嗷”

    这时,圆滚滚忽然叫道,公良,他身上有香味。

    “粑粑、粑粑,他身上香香。”米谷也抢着说道。

    听到它们的话,公良仔细闻了闻,发现勒毕部人身上果然萦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但这人却是男的,不觉奇怪不已。忽然,他又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勒毕部人的皮肤不同于大荒诸部的粗糙,反而非常幼嫩,如雪脂白,脸嫩得都快滴出水来。

    若这些现象在小孩身上倒也没什么,但看这勒毕部人年纪,分明已是中年,那就大有问题了。

    想了想,公良问道:“你们平时吃的都是什么东西?”

    “就是昨日你们宴席吃的那些,也没其他的。”勒毕部人回道。

    宴席上的东西,公良也吃过,很普通。既然不是吃的问题,那应该是喝的,他又问道:“那你们平时喝的是什么水?”

    勒毕部人摇摇头道:“我们勒毕部人从不喝水,只饮甘露浆。”

    公良若有所悟。

    前世明代医家李时珍曾经说过:“露是阴气积聚而成的水液,是润泽的夜气。用以酿酒,名曰‘秋露白’,最是清香怡人。”后来研究也证明,露水用来洗眼,能够明目;用来擦脸,能让人肌肤红润有光泽;用来喝,能使人精力充沛。

    普通的露水就有这么多功能,更不用说勒毕部那甘露浆是采自阴阳昏晓一个时辰内的露水制成,应该有更多的功用才是,要不然也不会在神庙那边大受欢迎。

    估计勒毕部人也是因为长年饮用甘露浆,才会遍体生香,皮肤幼嫩。

    像这种东西在大荒丛林中最受荒兽欢迎,也怪不得人家喜欢吃了。

    公良看勒毕部人吓得胆都快破了,就拿了一些天香果送他,让他回去了。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