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原始时代 > 第二十一章 盛宴
    夜晚,是盛宴的开始。

    为了庆祝部落勇士晋级精英和公良这位祖地族人不远万里而来,大焱部特地大开宴席。

    通往祖神殿石阶的道路之上,早早的摆开了一字长席,从部落寨门一直延伸到前往祖神殿的石阶下。

    大焱部人分坐长席两旁,各个笑容满面,喜气盈盈。

    旁边石屋之上,各个插着用香兽油脂做成的火把。不仅将部落照得如同白昼,而且异香扑鼻,弥散在整个部落上空。

    为了此次盛典,大焱部拿出了珍藏的琼浆玉液,烹制出最好的佳肴美味,取出最鲜甜的灵果来款待公良这位从祖地来的族人和新晋的部落精英。

    也不知道大焱人怎么想的,圆滚滚和小鸡竟然也有一席位置。

    圆滚滚看着桌上一道道美食,眼睛比旁边石屋上插着的火把还要明亮。

    公良也咽了口口水,看看那一只只肥大的八珍鸡,做得油滑鲜嫩不说,还有一股股诱人清香扑鼻而来,让人都忍不住想尝一口。仔细一看,就能发现,八珍鸡的毛孔上,有一道道晶莹如玉的芡汁渗透出来。

    这八珍鸡可是好东西啊!

    据说吃了可养五脏、安三魂,所以号称八珍。

    公良从玄阳山对面山谷抓到的那只老母鸡就是八珍鸡。

    在东土人族商店之中,八珍鸡可是有价难求。没想到大焱部这么豪气,竟然用八珍鸡待客。这一溜从头排到尾,至少有二三十只吧!

    终于开席了,公良轻轻拿筷子往八珍鸡肚子上戳了一下,那煮得烂熟的八珍鸡肚皮一戳而破,一溜五颜六色的丸子从里面流了出来。

    隗雄坐在公良身边,跟他解释道:“那是各种晒干的灵果,味道甘美鲜甜,最长力气。”

    据他说,做这八珍鸡可不简单。

    第一,杀鸡的时候千万不能让它觉察,以免让它产生惊恐慌惧之心,要不然做出来的肉就会酸,不好吃;第二,拔毛的时候要注意,不能破皮,破皮后就不能煮出这道美味的八珍鸡了;第三,八珍鸡不能开腹,必须从生蛋的部位将内脏掏出来,而且要去骨;第四,去完骨后,还要把八珍鸡缝上、吹鼓,将崖蜜和一些新鲜灵果汁液与一种带有香味的青草混合,在八珍鸡上抹均匀后,放进锅里炸。炸好后再在肚子里放入干果,然后放入蒸锅中蒸半天左右,这道美味的八珍鸡就做成了。

    公良拿筷子夹了一下,八珍鸡肉一触而断,竟然没能夹起来,就转而用勺子舀。

    轻轻吃了一口,八珍鸡入口即化,或者说还没进入口中,它已经化了。

    肉中不仅含有各种干果的味道,又有崖蜜和新鲜灵果、草味的清甜,另外还有一些其它的美味,真是不可多得,让人食之难忘。

    宴席上自然不可能只有八珍鸡,也不可能像一些小部落做些虫蟊之类的玩意儿菜肴应景。

    除了八珍鸡,公良旁边还有一条帝王幼鳄。

    帝王鳄只在气候炎热的江河之中活动,刚好在大焱部附近就有一条河流。为了今日盛宴,大焱精英特地在那大河滩上守候一天,终于抓到了一窝刚刚出生不久,只有四米来长的帝王幼鳄。

    帝王鳄太大的话,皮糙肉厚,味道不好。

    只有刚刚出生百日左右的帝王幼鳄,肉质最为细嫩,烹饪出来最是好吃。

    其实最好的要数新出壳的帝王幼鳄,那时候幼鳄刚从胎中出来,还未受后天浊气污染,味道最是鲜嫩清甜,绝对的上等美味。

    但这时候,帝王鳄一向会守候在蛋胎边上,很难下手。

    除了八珍鸡、帝王幼鳄,桌上还有一道可圈可点的赤火山膏腿。

    赤火山膏形状如豚,却是人立而行,性情刚烈,见人兽就会发出如同骂骂咧咧的叫声。也正是因为它人立而行,所以一对后腿都是精肉,劲道十足。剥皮后,抹上崖蜜,用林中含有油脂的古松炙烤成金黄色后,切成薄片,裹上用东土人族面粉做成的面皮,加上一些鲜甜灵果一起吃,那简直是人间美味。

    另外,还有一道值得称赞的铁脊龙鲟。

    铁脊龙鲟每条最少在五米以上,生长在大江大河湖泊浅海之中,因脊背如铁,故名。

    但奇就奇在这铁脊龙鲟虽然皮甲坚硬,脊背如铁,但肉质却非常细腻鲜嫩,而且身上没有一根硬骨,都是软骨,吃起来非常鲜美。

    铁脊龙鲟不只肉质好,那母铁脊龙鲟的卵更是世间难得的珍品。

    不过那得在春夏之交才有,现在却是尝不到了。

    除了这些,宴席上还有一些美食,各色新鲜灵果,玉液琼浆,公良和米谷、圆滚滚、小鸡,吃得不亦乐乎。这么多好吃的东西,让一向只吃灵蛇丸的双头龙蝰也是嘴馋不已。

    公良就拿了一些东西给它。

    一场盛宴,从日落持续到日出,大家才依依不舍的散去。

    公良都不知道被灌了多少酒,最后都不省人事了。

    事实证明,大焱部的人个个都是牲口。妈了个芭乐,竟然没人用杯子喝酒,都是一坛坛,动不动就干。他的酒量虽然有一点,但也顶不住那些家伙看到自己是祖地来人,一个个都想凑过来喝一点,拉近拉近关系,熟悉一下脸面。

    喝了一阵,他就多了一个心眼,喝的时候,偷偷将酒收进果子空间里。

    但不知道是不是他这点小聪明被人看穿了,那些家伙竟然拿着酒坛直接灌他。这下让他连做手脚的机会都没了,没过多久就被灌倒了。

    “嗯...”

    公良迷迷糊糊醒来,头还晕晕沉沉。

    感觉肚子好像被什么压住,睁开眼来,就见米谷这小家伙趴在自己肚子上,流着口水,睡得好不惬意。旁边,圆滚滚伸着四肢如同面泥一般的趴在那里。小鸡这家伙也不知道昨天是不是喝醉了,竟然摒弃了以往站着睡的习惯,直接躺在地上。

    昨天被那些牲口灌了那么多酒,最后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是谁带他们回来的。

    公良坐起来,把米谷抱在怀里。左右看了看,空荡荡的,看上去好像部落长老刀勐的屋子。

    “小家伙醒了!”

    这时候,刀勐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好小子,你竟然也知道用储物袋收酒的方法。这法子早就被人用烂了,你还拿出来出乖露丑。幸好别人见你是祖地来的族人,对这边不熟,要不然昨天他们得把你灌死不可。”

    公良听得眉毛一挑,没想到自己把酒收进果子空间的事真的被人发现了。

    他奶奶的,就没人告诉他一下,只是一味的灌酒,这些玩意儿真他爷爷的不是好人。

    自己一良民再这窝里有点可惜了。

    他没感慨多久,就听刀勐摆了摆手道:“既然醒了就赶紧走,一股酒味都把我的房子给熏臭了。”

    公良看了看四周空空荡荡,蛛丝纠结,乌漆妈黑的墙壁,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

    ps:这两天过年,更新少一点。春节不出去玩,再多码一些补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