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原始时代 > 第二十九章 撺掇阿依娜与境界
    一到后面,公良就看到阿依娜站在火炉旁,拿着粗重铁锤不断的锻打一块烧得通红的铁锭。

    等把里面的杂质锤打出来,她就将铁锭扔到一旁的水槽中冷却。

    公良看到她,不觉诧异道:“阿依娜,你不是要回部落吗?怎么还在这里?”

    阿依娜抬头发现是他,顿时不满的抱怨道:“那鸟老头,说好打完一批铁锭就让我走,谁知道打完一批还有一批,没完没了的,打不完我怎么走?”

    “怎么不能走,这么大一个墨门,又不只你会打铁。你可以先跑回去玩一阵再回来,量那鸟老头也不敢说什么?”

    公良小声的撺掇着阿依娜回去玩,这时他忽然感觉自己有点像那不怀好意的狼外婆,而阿依娜就是那纯纯的小红帽。

    “要是那鸟老头说了怎么办?”阿依娜大是意动,却又犹豫道。

    “那就让他看看我们大焱人砂钵大的拳头,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虐待你,天天让你打铁,天天不让你出去玩。”

    阿依娜听到公良的话,感觉很对自己胃口,就高兴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真聪明,回部落我一定给你带好吃的来。”

    “不用客气。”公良微不可及的动了一下肩膀,这家伙,力气还真大。

    禽滑釐随后进来,看到两人相聊甚欢,就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公良连忙背着他,将食指竖在嘴上,向阿依娜比了个嘘的手势。阿依娜秒懂,赶紧用双手捂住嘴,但那眼睛却惊慌的四处看着,好像做贼一样。

    禽滑釐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也懒得管,就向公良说道:“你那铠甲在里面,这些龙伯国人就不要进去了,在这边就好。阿依娜,你带他们去试一下兵器重量。”

    阿依娜连忙捂着嘴带龙伯国人往旁边走去。

    打造铠甲是件很精细活,所以是在后院的最里面。

    禽滑釐带着公良一行来到打造铠甲所在,领着他们走进一间屋子,屋内四周摆着各种各样的铠甲,中间一套铠甲色泽金黄,做工却显得有点粗糙。

    “这就是根据你要求打造的铠甲,尚未完工。甲是护身之物,马虎不得,所以我将打造兵器剩下的先天庚金和渊海神铁全部用在这里,虽然防护能力提高,但也使得铠甲奇重无比,我就想请东土精通阵法的大家在上面刻下九重禁制,每解一重,重量就加一倍。不过那人出手并非没有代价,需要你拿些炼器材料出来,不知你可愿意。”禽滑釐向公良问道。

    “可以。”

    到了这份上,公良能说什么,当然只能答应了。

    “或许你不相信这铠甲有那么重,可以上去试试?”禽滑釐示意道。

    即使他不说,公良也会去试。

    于是,他就走上前去,拿起铠甲上的手腕,竟然十分沉重,必须要双手用力才能拿起来。这还只是手腕,全身铠甲就更不用说了。

    “怎么会这么重?”公良奇怪道。

    “有先天庚金和渊海神铁在,怎么也不能辱没了这些上等材料,所以我就加了一些东西进去,可惜能力终究有限。若是在东土宗门之中,这么一件诸般金精制造之物,怎么也会是一件灵器才是。可惜在我手里,却连法器也算不上,只能是件伪法器。好在防护能力不错,抵挡地神兵阶层的武器不是问题。即使是你们大荒蜕凡境界的强者全力一击,也是无法破坏这副铠甲。”

    “大师,我一直听人说什么洞天蜕凡境界,不知如何划分?”

    “你没问你们部落的长老?”禽滑釐讶异道。

    “没问过?”公良摇了摇头。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就随便与你说说。”

    禽滑釐说道:“在你们大荒,主要是修体,走的是以力证道的堂皇大道。这条路任何人都能走,但非常艰难,从小就要打下基础,炼筋、锻骨、洗髓,用尽诸般手段,将一躯凡体化为先天真躯,才能一举晋入洞天,洞天后就要感应天地道纹,铭刻在一口洞天之中,才能晋入蜕凡之境。到了此处,才真正是脱去肉体凡胎,晋入另外一重天地,也是东土修仙者所谓‘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金丹境界。

    蜕凡之后,还有化灵、真我、天神等等境界,这些对你来说太过渺远,不说也罢。

    以力证道这条路十分适合你等荒人体质,只是这条路十分艰难,前面还好,越是往后越是难行。很多荒人到了前路一直没有进展,就到东土游历以寻突破,其实更多的是走气力双修的另外路子,不再是单纯的以力证道,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是你们大荒的修炼境界,我再跟你说说我们东土的修炼境界。

    东土之中,宗门林立,人心驳杂,修炼法门也各个不一,但论起来其实还是脱离不了一个练气的范畴。

    寻常之人,看到飞天遁去,御兽飞行之人,常常称之为仙人,其实那不过是群想证道长生的修仙者而已。真正的古仙,早已消失在亘古的岁月。

    东土之中,不只修仙者练气;儒家也是练气,但更多的是修炼文气,钻研儒学,修悟儒门大道;而我墨门,也是练气,不过更侧重于炼器,钻研机关大道;其余还有些偏离正道修行的魔修、鬼修,以及妖类、精、怪,也是练气,只不过法门比较诡异而已。

    这些偏离正道者,心神难免不光明正大,奸猾、狡诈、诡谲、凶戾、残暴之辈,比比皆是,你要遇到,千万小心。”

    “多谢大师解惑。”公良恭敬谢过。

    禽滑釐摆了摆手,“这都不算什么,等你到了我这年纪,走过一些地方,遇到一些事,自会明白。”

    话虽然这么说,但这些话却能让他得到很多信息,少走很多弯路。

    这其实也是一种财富,阅历深厚的财富。

    聊了几句,禽滑釐就让公良试穿铠甲,看合不合身。虽然只是一个部件一个部件按上去,但他还是试得满头大汗。这玩意儿要是穿出去,估计还没被人打死,自己已经先被压死了。

    禽滑釐看到他的表情,笑道:“放心,只要你肯出材料,我就让那东土阵法大家过来刻阵纹,到时肯定不会像现在这般沉重了。”

    那就算是破财消灾喽!

    公良在心中腹诽了下,艰难的脱下穿在脚上的长靴。这玩意儿太重了,感觉就像穿着块其重无比的金属锭一样。

    试了一下,公良就将打造兵器的钱用金属锭付了,末了还拿出一批血铜和钨金等材料,让禽滑釐为龙伯国人打造一把好点的兵器。先前要求给他们打造差一点的兵器,是因为材料不够。现在他得了一山丘血铜矿,挖了这么久还没把那山头挖平,空间里多的是血铜锭,可谓财大气粗,自然不会吝惜这点东西。

    禽滑釐看到他拿出的血铜锭,眼睛顿时一亮,问道:“小友可还有血铜?”

    “还有一些,怎么,大师想买?”

    “自然是想,”禽滑釐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你还有没有灵珀?”

    “嗯...”公良一听,大是警惕,“你怎么知道我有灵珀?”

    禽滑釐看他小心谨慎的样子,连忙安抚道:“小友不要慌张,是那合涂部人拿灵珀前来找我打造兵器时不小心说露嘴。我已经吩咐过,让他不要到处乱说,想来他应该知道轻重才对,而我墨门是你大焱附庸,更不可能说出去,小友还请放心。”

    公良听他这么说,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自己有灵珀的事又如那极品星空蓝珀一样,被宣传得满城皆知了。

    不过合涂部那家伙也是个没把门的,以后决不能把好东西露出来,要不然神庙就这么大,小心被这些家伙给卖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灵珀可是稀有之物。十年一次荒神祭典将至,各大宗门之人有的已经提前到来。若有灵珀和炼器材料为引,不难找来一些精通炼器的宗门之人帮忙。如此,我有信心将你这铠甲炼成灵器级别,到时就可收入丹田温养。铠甲大小完全可随心变化,也不用如此辛苦试穿了。”

    从墨门炼器之所出来,公良脑袋还有点晕乎乎。

    自己不过是想打造一件炼体用的铠甲,怎么忽然变成伪法器,又变成灵器了?是不是自己睡一觉醒来,这玩儿又忽然变成仙器,变成神器了?

    pS:在这里,作者不得不告诉他,想多了。

    有时候,有些事晚上睡觉想想就好,要是当真,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很精彩。——尤其是当你怀抱老婆,嘴里却喊着其它女人名字的时候,隔天对镜照你就会发现,脸忽然变胖了好多。

    “老婆,我的脸怎么红了?”

    “噢,昨天晚上有只蚊子咬你脸,我不小心用力了一点。”

    “那你以后小心一点。”

    “嗯”

    “谢谢老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