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原始时代 > 第四十七章 符砂(上)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吃过早饭,公良等人就继续上路,而老宿头和猓虎要晚上才走,就留了下来,

    只是当公良等人睡到半夜的时候,他们往往会随之而来。

    坐着兽车在路上颠簸了三日,公良等人终于来到辰阳城外。

    辰阳城看起来颇为怪异,外面城墙到处刻满了玄妙符文,符上似乎还涂了血,血迹未干,半红半黑,散发出一股股腥膻味道。

    而城墙上方的墙垛,更是钉着一块块桃木刻成的符牌。

    在此处住过一阵的乔家娘子解释说,这是辰阳法师为了阻挡鬼物所制,一般鬼物看了就不敢靠近。

    桂老头赶着马车来到城门,只见城门左右各立着一尊手持兵器的石刻神将,神将身上缕刻着无数玄奥纹路的符文,两眼血红,看起来威武不凡。

    待进城中,里面的情况更加怪异了。

    辰阳城里,每家每户房子四周都贴着纸符,门上还贴着驱邪辟凶上古神祇神荼和郁垒的神像,有的更是直接用桃木刻成两尊神像,钉在门上。

    这时候,公良才想起,城门口那两尊神像也是神荼和郁垒。

    而城池上空,则飘着一盏巨大天灯。

    天灯边上连接着从城中各个角落伸来的彩带,带上挂满纸符,将整座城池都笼罩在其中。

    公良看得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些许鬼物,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虽然辰阳城中看起来很是诡异,但街上却是和其它地方一样,商铺、酒肆林立,买东西的买东西,卖东西的卖东西,逛街的逛街。

    桂老头赶着兽车在城中走了一段,就拐进一条巷子,在中间一座小院门口停下,撩开车帘,道:“乔家娘子,令兄府上到了。”

    乔家娘子往外看了看,走下车去。公良它们也跟着下车。

    院子里面的仆人听到动静,打开门伸出头探了一下,见是自家娘子,有些诧异,但随即打开门,叫道:“小娘子来啦!”

    “我兄长在家吗?”乔家娘子问道。

    “郎君上衙门去了。”仆人应道。

    乔家娘子兄长是县中典史,虽是不入流的官,在县中却很有威势。如今苍梧之地鬼魅丛生,有些贼人趁机作乱,祸害乡里,所以他这行缉捕之事的典史是一天到晚忙个不停。

    乔家娘子兄长的妻子乔氏在屋内听到下人禀报说小姑来了,心中惊奇不已。

    要知道乔家娘子可是刚刚从辰阳回去,这么快又来,难道家里出事了?想及此,她赶紧往外走去。

    “二娘。”远远的,乔氏就叫道。

    “嫂嫂。”

    乔家娘子恭敬的叫了一声,转身介绍道:“嫂嫂,这是二娘的救命恩人。此次若非他,恐怕我就被鬼物抓走了。”想到伤心处,乔家娘子泪水就如珠线一般,往下落去。

    “不哭不哭,人没事就好。”

    乔氏没想到她会遇到这种事,连忙抱着她安慰起来。

    片刻后,等二娘情绪稍微稳定,乔氏才转身对公良道:“我等只顾叙话,倒是怠慢恩人了。恩人且到里面稍坐,待我唤人去县衙叫回相公,必会好好报答恩人恩情。”

    公良送回二娘可不是为了什么报酬,再说他缺那点东西吗?

    所以,就说道:“举手之劳而已,无须挂怀。既然乔娘子到家,公良总算不负所托。我尚有事,就先告辞了。”萍水相逢,他不想和这些人有太深入的交往,免得纠缠太深。

    “恩人且慢走...”乔家娘子见他要走,急忙叫道。

    只是公良已经打定主意走人,哪是她留得了的,不过眨眼功夫,就消失在巷子尽头。

    乔氏连忙让下人跟上去,看他在哪里落脚。若让恩人就这么走了,以后让人知道,岂不是要笑话他们乔家是知恩不报吝啬人。

    等下人追上去,乔氏才转身问道:“二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嫂嫂,咱们进去再说!”二娘说着,又对赶车的桂老头说道:“桂伯,不如晚上就在家里住,等明日再回去吧!”

    “不用不用。”桂老头摆摆手道:“小老儿和朋友约好,还得去说一声。若无事,小老儿就走了。”

    乔氏连忙让下人拿钱赏给桂老头。桂老头谢过一声,就驾着兽车离去。

    等兽车走掉,乔氏才和二娘转身进屋。来到屋内,乔氏问道:“二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一头雾水了。”

    乔家娘子就把自己回家差点被鬼物抓去成亲的经过说了一遍,乔氏哪见过这种事,吓得半响没说话。

    公良离开乔家,就在街上逛着。辰阳是个两千户以上的中等县城,不是很大,但因为县中盛产画符所用的符砂,所以商业兴旺,人流众多。只是现在因为野外僵尸鬼物出没,矿场停工,做买卖的少了,市面看起来有点萧条。

    符砂分为两种,一种凡砂,一种灵砂。

    凡砂有上中下三品,可用做颜料,亦可画符,但品阶低,只对寻常鬼物有效。

    灵砂功用非凡,十分稀少,大能力者用其画符可崩天裂地,一符碎山河。

    公良在街上就看到不少卖符砂的摊位,有的符砂已经磨成粉,只须调制一翻,就可用来绘画、制符;有的则是将符砂原矿雕成挂件,供人佩戴。因为符砂乃是至正至阳之物,佩在身上可驱鬼辟邪。

    公良走过来就看到不少人身上戴着符砂挂件。

    不过,他和米谷、圆滚滚根本不用这些,他巴不得多来几个鬼物让睚眦吃,好让它早点进阶。

    公良看了一下,发现摊位上几乎没有灵砂,有的,也不过是杂质非常多的废灵砂。

    转了一圈,先找了间客栈落脚。

    他就往辰阳城中最大的酒肆走去。已近午时,酒肆里很多人在用饭。公良随意找了个地方坐,点了一堆菜,一边吃,一边听酒肆里面吃饭人的闲言碎语。

    “唉,鬼物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离开,再这么下去估计我等就要喝西北风了。”

    “哪里可能这么快,我们这边还好,有法师帮忙守城,挡住那些僵尸鬼怪。其它城里有的没有法师,据说已被僵尸鬼怪攻破,城中的人不是被僵尸咬死,就是被鬼物吃掉,惨不忍睹。”

    “真的假的?”

    “这般事还能有错?不说其它地方,就是附近的偏僻村落,也无一幸免。好在咱们辰阳出符砂,县尊英明,又有法师出力相助,才能挡住那些鬼物。要不然咱们辰阳早就如其它城池一般,被那些鬼物破了。”

    “据说是县尊从府库中拿符砂出来请法师,他们才会来的。”

    “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被鬼物围久了,符砂始终会耗尽。可惜那些符砂矿全被鬼物占据,要不然倒是可以让人去挖点回来。”

    “哪有那么简单,听说矿坑下面全是死尸,有人去过,差点被活生生咬死了。现在那些地方,是谁去谁死,谁还敢去挖呀?”

    “也是奇怪,这符砂乃是至刚至阳之物,那些死尸怎么敢在里面送死呢?”

    “谁知道,说不定有其它缘故。”

    “你们这就不清楚了,符砂虽然乃是至刚至阳之物,但要真正起作用,却还得配上纯阳兽血调制,才能真正发挥功效。若是画符,还要有一定的法力才行,要不然你们以为那符是随便人能画的吗?”

    “原来如此。”

    公良一边吃一边听他们说话,心中微动。

    既然来到辰阳,怎么也要弄点当地土特产。现在矿场被鬼物占据,岂不是正好是自己出手的机会。到时候进去里面挖一些品质上等的符砂回来,等到大夏帝都,或者其它地方转手也能卖个好价钱。如果能挖到灵砂,那就更妙了。

    如此想着,公良就更加专心的听着那些人说话。

    等他们吃完,就跟在其中一人后面走了出去。66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