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嗡嗡!”

    等飞机缓慢的离开以后,牛岛军曹迅速从土坑里面跳出来。

    周围到处都是火焰,炙热的高温吸进肺里,会带起一股难言的痛楚。

    还好在之前,他已经做了准备。挎包里面毛巾是被水浸湿的,拿出来围在脸上立刻感觉到一丝清凉。

    可是周边已经乱成一团。

    “快跑啊!”

    到处都是纷乱的喊叫声,让本已经混乱的场面更加的混乱。甚至那些军官们也惊魂未定,满是泥土的脸上只留下茫然。

    “集合,快集合!”

    率先醒悟过来曹长,大声的吼叫道。

    他们又开始挥舞起手里的东西,将惊慌失措士兵打得东倒西歪的。不过在凄厉的叫声中,士兵们很快恢复常态。

    军官们终于恢复了镇定,抽出指挥刀后大声的喊道:

    “今次作战之成败在此一举,望诸君努力!”

    “冲上赤军的阵地,把它们都杀光!”

    “为了天皇陛下的千秋功业,冲啊!”

    听到那些鼓动,士兵们的眼睛里露出了狂热。他们歇斯底里喊叫的喊道:

    “板载、板载、板载!”

    然后再次朝着红军的阵地猛扑过去。

    牛岛军曹就混在队伍当中,他带领的一个分队全都被打散,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不过朝着枪响的地方进攻就没有错。

    赤军那些该死的迫击炮终于没有了动静,可能是被步兵炮干掉了吧!

    牛岛军曹暗自想道:

    “兴许能捡一条命!”

    只是一天的作战,本来跟在后面的他们,现在已经被派到最前沿。如今跟在身后的,是早上退下去的两个联队,因为损失惨重只能进行缩编。

    不过看现在的情况,所在的联队可能也支撑不了太久,退下去是早晚的事了。

    离着赤军的阵地还有三百米时,在前面的曹长大吼一声道:

    “卧倒!”

    “噗通!”

    所有的人以最快的速度趴在地上,一时间周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不见。

    “嗖、嗖!”

    不知道那儿传来几道劲风,立刻就有人发出惊呼。

    一个拿着望远镜观察的军官,缓缓向前扑倒,身上、头上流出的鲜血,蚯蚓一样的向前蠕动着。这让周围的人,都觉得身上一阵阵的发凉。

    “狙击手!”

    士兵们嘴里发出一阵惊呼,两只眼睛同时朝着四面八方张望,但是在浓浓的雾霾中,却什么也看不见。

    “上!”

    军官们连指挥刀都不敢用了,只是挥舞着手枪。

    而刚才还大步向前的士兵,现在一个个的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在这片被火炮轰击过无数次的土地上,蹒跚的前行着。

    “哗啦!”

    周围的土早已经变得酥软,脚踩下去就会像沙砾一样滑走。

    “叮咚!”

    身体才失去平衡,装备就会发出碰击声。

    “嘘!”

    旁边曹长立刻做出禁声的动作。

    越往前走,他们的心里就越越疑惑,刚才那个强度的炮击,根本就不可能消灭对手。赤军之所以没有开枪,应该是等着自己自投罗网吧!

    “会不会是跑了?”

    牛岛军曹小声的嘟囔道。

    不过他自我解嘲般的笑起来。

    这种事情根本就不能去想,那些赤军会冲上来拼命,甚至会用最后一个手榴弹同归于尽,但就是不会逃跑。

    “哗啦!”

    士兵们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但在浓重的烟雾当中,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咕!”

    越是这样,心里就越发的紧张。他们紧紧攥住手里的枪,两只眼睛仔细看着前方,耳朵也专心的听着周围的一切。

    “呼、呼!”

    可是除了同伴们粗笨的呼吸外,再听不到其它任何的声音。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士兵似乎看到了什么,他伸出指着前方喊道。

    “小心!”

    “嗒嗒嗒!”

    几乎就在同时,一挺机枪的声音陡然响起。

    那名喊叫的士兵身上,立刻迸射出一道道血花,他的身躯仿佛被定住了,几秒钟以后才向后倒下。

    “嗒嗒嗒!”

    机枪依旧响个不停,高速飞行的子弹接二连三的穿过那具躯干,巨大的力量立刻将它撕裂成几块。

    “呀!”

    知道藏不住的士兵,大吼一声冲上去。

    只是牛岛军曹腾身而起的瞬间,隐约的看到了什么。他立刻改变身体姿,双手抱着脑袋重重砸在地上。

    “轰,轰!”

    几声不大的爆鸣之后,那个让他每晚都是噩梦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耳朵里。

    “啪啪啪!”

    雨点般的钢珠扑面而来,将最前面的人横扫一空,侥幸不死的人都在地上呻吟着。

    牛岛军曹浑身发颤,半晌才挣扎着站起来,但他依旧端起三八步枪向前冲去。

    “今天活不成了!”

    部队损失到这个地步,回去后根本没法子交代,切腹还不如往前冲几步,让敌人的机枪打死,家里还能的到一些补偿。

    “嗒嗒嗒!”

    黄褐色的雾霭当中,敌人的机枪火焰明灭飘忽,掷弹筒根本就找不到目标,一旦位置暴露反而会被对面的榴弹消灭掉。

    “冲上去,干掉那些支那人!”

    这时离着赤军的阵地已经只有二十多米,只需要再加一把劲就能杀上去。刚才畏畏缩缩的军官们,再次英勇起来,纷纷抽出腰间的指挥刀,率先冲上去。

    “板载!”

    士兵们似乎也被这样的气氛所感染,他们跟在军官后面大步的向前冲去。

    牛岛军曹刚想迈步跟上,面前却出现一股巨力,使劲地将他往后推去。

    “砰!”

    他重重的摔在地上,半晌脑子才停止眩晕。就在身体恢复控制的一刻,他赶紧跳起来,紧张的看了一下身上,却发现没有一点伤痕。

    原来那一发榴弹,准确的命中身侧的一挺轻机枪。只是那破碎的弹片,全都被两个倒霉的射手吸收掉。

    “呼!”

    松了口气的牛岛军曹站起来,就在他准备的冲锋的时候,却又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呼、呼!”

    几道火龙就这样出现在前面,冲上去的士兵都被点燃了。

    “啊!”

    在那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中,牛岛军曹觉得自己已经崩溃。

    “快跑,你在搞什么?”

    但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曹长出现了。他不由分说,劈头就是两嘴巴,然后拖着牛岛军曹就往后撤。

    “杀!”

    原来是赤军进攻了,但是所有的人都已经丧失了斗志,现在心里想的就是赶紧跑,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

    牛岛军曹一片跑,一边流着泪想道:

    “为了这一片土地,我们还要死多少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