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32 不足与谋
    南都。

    看到送来的情报,常凯申的脸色依然严峻。

    “委员长,倭人又开始大举南下,现在张家口打得如火如荼。他们的海军现在调动异常,除一部分赶赴大连外,其余的均不知去向!”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冷哼。

    “照抄乱匪新华台的新闻,再胡编乱造一些就来糊弄我,戴雨农你这个复兴社的特务处长该当何罪!”

    戴雨农脸上的肉跳了几下,但眼睛珠子转了七八圈之后,他正色说道:

    “校长,分析敌方情报也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组织还在北方渗透,学生保证以后会有可靠的情报来源。”

    常凯申瞪了他一眼。

    “我知道特务处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是不能以此为借口。你看看那个青狼,短短几年就做成这个样子,你们要向他学习。

    现在的形式对我们有利,必须加紧利用。只有尽快扑灭湘赣乱匪,才能挥兵北上,不然他们早晚成为心腹大患。”

    戴雨农说道:

    “校长,湘赣乱匪不过癣疥之疾,倭国却咄咄逼人,甚至在尚海事变时用军舰炮轰南都……。”

    常凯申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雨农,我们与乱党势成水火,根本不能调和。如果与倭国拼个你死我活,他们就会借机做大,岂不是白白给他人做嫁衣。

    再者我们拿什么抵抗倭人,枪不如人、炮不如人,连人也不如人,和他们开战不用说三个月,三天都抵抗不住。这次首先要依靠德*事顾问,训练整编公民革命军。”

    戴雨农却小声说道:

    “校长,东三省在鬼子手里,加上他们本土的力量,发展速度恐怕远胜我们……。”

    常凯申脸色一变,喝道:

    “现在倭人正在和北方乱匪作战,一时半会还抽不出手建设。再说张汉卿也不是靠得住的人,打仗是一败再败,热河能不能守住还是未知字数。

    阎百川最近向中央靠得很近,可以用他分散张汉卿的势力,就任命他为太原绥靖公署主任。不过此人两面三刀,切不过放权。你也派人盯紧了他,一旦有所异动,下手决不能留情。”

    戴雨农应了一声,就在准备离开时,常凯申却又说道:

    “雨农,你要多研究北方乱党的策略,能白手做到这个程度,此人非同小可。另外要多招揽人才,现在有用的都跑到乱匪那边去了。要彻底扭转这个局面,否则政府、军队就只会充斥着庸才。

    学生是重中之重,要培养青年骨干,但更要防住乱党的那一套。鄂豫皖将要执行的保甲制度,就是一种尝试,当年曾文正公正是凭借此打败了发匪,今日也一定能打败乱匪。”

    “是,学生一定按照校长的指令办事。”

    戴雨农赶紧回答道。

    常凯申摆了摆手。

    “剿匪作战马上就要开始,鄂豫皖、湘赣要同时行动,力争毕其功于一役。你要做好保密工作,却不可再出现以前人马未动,匪已知情的弊端。

    此事为吾党吾军之重心,有敢通匪者,奢言抗倭者,皆杀无赦!”

    戴雨农立刻回答道:

    “是,学生明白了!”

    常凯申笑着说道:

    “给我们的张副委员长发一个电报,让他负责北方的剿匪工作。”

    北平。

    张汉卿看着手里的电报,脸上冒出一根根的青筋。半晌,他将电文使劲拍在桌面上。

    “常凯申是嫌我们死得不够快,还特意准备了一剂砒霜!”

    张作相冷冷一笑后,问道:

    “汉卿,你要怎么做?如今伪满宣布关外四省是他们的土地,下一个目标就是热河。打还是不打,你的拿个主张出来。”

    张汉卿思考了一阵。

    “热河有失,北平绝对不保,一退再退我们又能退到那里去?山西本来就不稳固,阎百川又重新出任太原绥靖公署主任,不日恐怕就要脱离控制。而豫南、陕安、甘苏几省是民生凋敝,到时候不用敌人进攻,我们自己也要像冯大帅一样饿死!”

    张作相点头说道:

    “汉卿说的不错,我们可以和红军配合作战。此次倭人进攻张家口,我们就进攻锦州,鬼子必然要分兵保护。只要张家口那边取胜,我们也能收回锦州。”

    张汉卿却摇了摇头。

    “辅帅,南都方面还要我们剿匪,如果配合乱匪作战,那不是给别人以口实。再说我军现在的枪弹是靠乱匪提供,倘若我军作战,他们断了供应,几十万弟兄就成炮灰了。”

    张作相脸上浮出一股怒气,但还是强压下去。

    “汉卿,这个时候你还相信南都?常凯申就巴不得我们被消灭,不管是红军或者倭军,只有这样他才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收复北方。

    我们唯一的机会是依靠红军,因为他们的人数太少。就是给秦朗整个三省,他也吃不下去。哪怕囫囵吞枣,最少也得三到五年才能消化。

    但是我们不一样,老帅的声威还在,只要返回东北就能一呼百应。别说是区区一个的溥仪,就连倭人也要退避三舍。

    汉卿,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如果时间推移,倭人像秦朗所说,大批移民东北的话,我们的优势就会损失殆尽了。”

    张汉卿思索了一阵。

    “辅帅,常凯申信不得,那个秦朗又如何信得?现在京张铁路被他把控着。一旦我军全力北上,他切断北平周围的交通,我军可就连一点退路都没有了!”

    张作相叹了口气。

    “老帅打下北平时,声威已经达到极点。但最后损兵折将,殁于返回奉天的途中。现如今你也坐困北平,局势日渐不利。可见此处为我奉军的不祥之地,早就该抛弃掉。

    汉卿,我们的根在东北,只有回到东北才能生存下去。北平乃至冀北、豫南、山西、陕安、甘苏全部扔给了秦朗,他要实行有效控制也要几年,到时候又怎么会开罪于我们!”

    张汉卿看着地图沉默不语。

    张作相又沉声说道:

    “可以和秦朗谈判,用这些地方换取一千万大洋,二十万支步枪,三千万发子弹,火炮、炮弹若干。军需补给也可以委托红军,我们只要杀回东北!”

    张汉卿在屋里踱了几圈后。

    “辅帅,让我再考虑考虑。”

    张作相厉声喝道:

    “汉卿,这可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不过少帅没再理会,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张作相的眼睛里流出两行眼泪,他泣不成声道:

    “竖子不足与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