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903章 牵星过海,六分出世
    兄弟姐妹们,月初求保底月票!

    ……

    “解先生,陛下令人去吉水了。”

    解缙听到这话,那聪明的脑袋马上就想到了些什么。

    他先是自嘲的摇摇头,然后又笑了笑:“老夫这般活着真没趣,陛下是想让老夫为大明看着书院吗?”

    朱棣的意思瞒不过方醒,也瞒不过解缙。

    不过这位大佬做事的风格就是霸道:朕根本就不想隐瞒!

    解缙的面色多了些红润,只觉得胸中舒畅。

    “家中的老妻上次来信,说是祯亮在给人写书信,还给几家店铺记账,老夫寄去的钱钞都存放着,说是哪天若是全家流放,在路上好使唤……老夫……”

    解缙垂首,泪水滑落,然后他双手捂脸,哽咽道:“老夫亏欠良多啊!胡氏一进家就跟着老妻做针线,每日操劳家中事务……”

    胡广的女儿好歹也是娇娇女,可居然不愿悔婚,甘愿清贫。

    这到底是死脑筋呢?还是信守承诺?

    “历经劫波,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方醒只能这样劝慰着。

    “老夫恨不能马上动身前去吉水,陛下之令一到,不管胡氏的身孕如何,肯定是不能停留……”

    这是胡广的第一个孙辈,他不想出任何意外。

    方醒安抚道:“陛下既然下了决断,肯定会有御医随行,这一路多半是走水路,等到了北方才会换乘马车,出不了事。”

    解缙家人上路时肯定是过完年了,而南方的河流不会结冰,等到了北方时,可以看情况选择坐船或是马车。

    解缙擦去眼泪,笑道:“老夫大半生际遇之奇,可谓是国朝一景,如今家人得以团圆,老夫心满意足了!”

    方醒问道:“解先生,您恨吗?”

    解缙愕然,然后摇摇头道:“老夫当年行事跋扈,功名心太强,患得患失,想起来真是可笑啊!”

    “恨没有,有的只是淡泊。”

    老解的精神状态确实是和那些官员不一样,不过方醒记得当时救他出诏狱后,得知朱棣并未完全赦免他时,老解的精神一下子就垮掉了。

    解缙大概也是想到了那时候,就摆手道:“老夫此生还是终老书院罢了,不管是太子还是太孙,老夫都不想再出仕。”

    方醒笑道:“您若是出仕,书院谁来管?”

    两人相对一笑,觉得心中一畅。

    “老爷,黄金麓他们来了。”

    这时小刀进来禀告道。

    解缙知道黄金麓是什么货色,所以起身道:“德华你忙吧,老夫这就去修书回家!”

    “让他们进来。”

    方醒叫人重新换茶,等黄金麓三人进来后,就问道:“可敢远渡重洋?”

    “小的这条命都是伯爷的,别说是重洋,天地的尽头都不怕!”

    这段时间的家居生活并未让黄金麓失去锐气,他挑眉说道,同时目光扫过刘明。

    刘明躬身道:“伯爷,小的从小就想着能行万里路,若是能死在海上,倒也不亏。”

    方醒点点头,看向了纠结的陈默。

    “伯爷,小的……”

    陈默纠结着,最后豁出去道:“伯爷,小的怕死。”

    黄金麓闻言大怒,他的眉心颤动着道:“陈默,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陈默一个激灵,想起黄金麓对方醒的尊崇,赶紧赔笑道:“伯爷,小的胡言乱语呢!小的若是不去,就没了主心骨,那老黄还不得恨死我呀!”

    说完陈默装作镇定的笑了笑,刚才黄金麓的眼神让他相信,他今天要是敢拒绝,那黄金麓会让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方醒赞许的点点头,然后说道:“此行是以大明水师为主,你们的主要目的就是按照我给的图册和路线去寻找东西,找到了就是大功一件!”

    刘明非常自觉的道:“伯爷请放心,小的自然会牢牢记住。”

    聪明人啊!

    方醒拿出一本册子递给了刘明:“你们三人闲暇时都看看,把这些东西记住,凡是红笔备注的东西,一定要尽力找到,当然,若事有不谐,当以自身为重,大不了下次再去。”

    刘明接过册子,然后收进了怀里。

    方醒看到陈默有些惶惶然,就打气道:“此事是陛下的意思,你等归来之后,必然会有官身。”

    “记住了,你等的远航将会被记入史册!”

    方醒看到陈默不相信,就笃定的道:“本伯担保,找到那些东西之后,一百年后,你们被提及的次数比那些大学士还多。”

    至于方醒,他觉得自己被提及的次数估计更多。

    交趾、朝鲜、倭国……的征服者,朱瞻基的老师,科学的启蒙者、开创者……

    这一连串的头衔,肯定能让方醒青史留名。

    黄金麓问道:“伯爷,这一路遇敌该如何处置?”

    上次的弹劾中,就有人指责傅显的船队在清理倭国外围的岛屿时杀戮过甚,傅显后来还上了请罪奏折,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方醒的目光幽深:“我说了,以保全自身为要务,其余的一切都不是问题,出了事,本伯来兜着!”

    这话里的血腥味让陈默抖了一下,然后偷瞥了刘明一眼,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兴奋。

    自从在倭国开了杀戒之后,刘明就有些渴望杀戮,为此还跟黄金麓在练习刀术和拳脚。

    黄金麓躬身道:“伯爷,小的清楚了,必将竭尽全力。”

    方醒起身道:“记住我的话,凡事以保全自身为第一要务,明白吗?”

    航线才是关键啊!

    方醒把黄金麓叫过来,然后拿出一张地图给他。

    “看到了吗?那些标注着红点的地方,边上就是要寻找的东西。”

    黄金麓接过之后,郑重的点头。

    “还有一件东西,你们且好好的学学。”

    方醒招手,辛老七就提着一个木制六分仪进来。

    “你们来看看,大明船队目前使用的是牵星术,可终究准确度不高,不适用于远航。”

    六分仪和牵星术比起来,就是一个时代的进步,准确度更是有了一个飞跃。

    “这种六分仪使用不复杂,但要注意保护好这些镜片!”

    方醒把使用方法仔细教了几遍,黄金麓就已经领悟了,对方醒的崇拜几乎达到了想五体投地的程度。

    “伯爷神技,有了此物,在海上就不会找不到地方。”

    方醒想起仓库中的那十多架六分仪,不禁微微一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