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13章 死里逃生
    当巨大的‘大蘑菇’从前方的密林中开始转向时,那些树木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一一拔起。

    不,有形!

    那只大手就是伞柄!

    没有声音!

    那些大树被连根拔起时居然没有发出声音!

    朱高煦仰着头,看着头顶上巨大的伞盖,突然跳了起来,指着上方骂道:“压下来,压死老子试试,来,没缩卵就压下来!”

    狂风吹拂着,多数人已经站不稳了,都蹲在地上,甚至还有趴在地上的。

    朱高煦依旧站着,不时咬一口羊腿,再喝一口酒,接着叫骂。

    就像是两军对垒时,大将出马挑战一般的叫骂!

    那厚厚的云层仿佛是压在了人的头上,常建勋不禁弯着腰走到朱高煦的身边,拼命的喊道:“殿下,上船!咱们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

    水手们都已经上船了,只是没敢起锚升帆,大多都跪在甲板上祈祷着。

    若说这世上最迷信的职业,大抵没谁比得过水手。

    从很久以前,出海就是一件死亡率非常高的事,所以渐渐的形成了许多禁忌。

    而这个由云层组成的大蘑菇,无疑就是这些水手们最害怕的东西。

    在海上遇到风暴还好些,起码有一半活命的机会。

    可这里是陆地,大树都被连根拔起,人算个啥?

    “回到船上来!”

    船上的人有的在祷告,有的在冲着岸上的人高喊着,声音带着惊怖。

    可朱高煦是什么人?

    这位拧巴起来这世上唯有朱棣能制住他,可文皇帝已经长眠,此刻的朱高煦就像是被放飞的鸟儿,奔放的发泄着自己的个性。

    “殿下!”

    一股大风扑来,一下把常建勋拍在地上,他拼命的爬向身体在摇摇晃晃的朱高煦。

    朱高炽一手羊腿,一手酒囊,他伸开双手维持着平衡,突然大笑了起来。

    “什么鸟风,连老子都吹不倒!哈哈哈哈!”说着他把手中啃了一半的羊腿奋力的扔向那大蘑菇。

    羊腿在空中被大风吹的退了回来,朱高煦一巴掌扇飞,然后他仰头就喝了一口酒,豪迈的一塌糊涂。

    趴在地上的人都用看疯子的眼神在看着朱高煦,心中悲凉。

    就算是大家逃过一劫,可朱高煦要是被大风卷走了,回国之后,谁都逃不了罪责。

    “转向了!转向了!”

    就在大家等死的时候,那巨大的蘑菇云从左前方缓缓移动,然后渐渐的擦着海岸线往右转。

    朱高煦骂的嗓子都沙哑了,死里逃生之后,他把酒囊里的酒一饮而尽,骂道:“方醒,你这个苟日的……”

    ……

    方醒当然无法听到朱高煦的叫骂,他正带着船队缓缓行驶在岛屿密集的海域里。

    “先导船传来消息,暗礁处都做了标注,下次再来就方便多了。”

    傅显面对陌生海域也有些发憷,幸而有郑和留下的水手引路。

    “郑公公不容易啊!”

    “当然,他必定会标榜千古!”

    方醒用望远镜在观察着周围的岛屿,随口说道:“此次郑和想探索的更远一些,不过我并不看好。”

    “为何?”

    傅显觉得方醒有些轻视郑和了:“伯爷,若论远航,大明无人能出郑公公之右。”

    “人太多了。”

    方醒放下望远镜,说道:“若是人少还能沿着海岸航行,补充淡水的机会不少,肉食也能有些收获。几万人,你说哪个地方能提供补给?”

    傅显点点头,远航最大的苦难就是补给,郑和船队人吃马嚼,带着的补给支撑不了多久。

    “那些人如何?”方醒问道。

    左边的王贺回身看了一眼,说道:“没给他们出来,都急的不行,也不知道想出来干啥。”

    方醒摩挲着望远镜,说道:“他们想探知这片海域的情况。”

    王贺纳闷道:“他们离这老远,探知了又能如何?”

    方醒淡淡的道:“骨子里的贪婪罢了,见到好东西就想抢夺。”

    王贺嗤笑道:“那他们这是自己找死。”

    这话王贺说的轻蔑,可方醒和傅显都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傅显摸摸刀柄,自信的道:“只要他们敢来,那就卡住海峡,然后决战!煌煌大明,就该雄立于当世!”

    “不!”

    方醒深深的吸一口气,说道:“应当是万世!”

    ……

    “外面究竟是哪里?为何船速忽快忽慢的?”

    巴斯蒂安焦躁不安的问道。

    明军自己的住处都拥挤,使团自然没优待。

    人一多,舱室里的味道能让刚进来的人作呕。可使团的人闻惯了这味道,反而觉得很是平常。

    舱室是打开的,可外面有人看守,不许他们出来。

    “巴斯蒂安……”

    一个男子坐在角落里,从上船开始,他就一直在闭着眼睛。此刻他睁开眼睛,自信的道:“船队从那边出发之后,应该是去了东南。”

    巴斯蒂安想了想,然后用手指在身前的木板上划着,良久他抬头道:“这片海域很大,非常大,我们和金雀花之间的海峡只能算作是澡盆子。”

    “航道巴斯蒂安。”

    一个使团成员忧郁的道:“这里距离本土太过遥远,咱们不可能征服这一路的国家。”

    巴斯蒂安点头道:“是,咱们打了多少年?可还是无法击败肉迷人。不可能,陆路不可能。所以只能看海路。”

    “巴斯蒂安,想想咱们看到的那些士兵,他们都冷冰冰的,肯定是好兵。只是不知道明人究竟有多少兵力,弄不清这个,咱们不能和他们为敌。”

    “是啊!据说那里遍地黄金,百姓都穿着丝绸,让人发狂的丝绸,用着法兰克贵族都用不上的瓷器,守城的士兵比咱们过的体面……”

    舱室内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目露憧憬之色。

    “那就是个让人向往的地方啊!”

    巴斯蒂安也在憧憬着,可他随即清醒,冷冷的道:“别忘了他们的船队,想想这艘小山般的大船,咱们没有,对岸的那些乡下人也没有,若是能找到航线,咱们要担心的是明人会不会……出现在咱们的海岸线上。”

    所有人就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有人摸着地板忧心的道:“是的,现在咱们要去看看大明,看看他们的土地是否宽广,看看他们的人口是否足够多……我想几百万人口应当是有的吧。”

    “几百万?”

    巴斯蒂安摇摇头,说道:“我估摸着不止,应该有上千万。”

    如果方醒听到这个数据的话,大抵会笑抽去。

    可上千万这个猜测还是让这些人倒吸一口凉气。

    “想想他们随便就能召集上百万的大军去征战,这样的国度让人绝望啊!”

    这些人都无法想象那能铺满大地的军队会是什么威势。

    “他们甚至能填满大海巴斯蒂安!”

    “是。”

    “他们的海船很大,咱们的船只会被碾压,想想那场景,巴斯蒂安,我就觉得浑身发冷。”

    舱室里的气氛沮丧,知道明人听不懂法兰克话的巴斯蒂安也敢大胆的说话了。

    “别担心。”巴斯蒂安鼓舞着士气:“这是个让人害怕的大明,所以金雀花也停战了,咱们会慢慢的恢复过来,到时候一定能造出比明人更大的船。”

    一个随从低声问道:“巴斯蒂安,金雀花……他们还没退兵啊!”

    巴斯蒂安说道:“所以我们才九死一生来到了这里,目的就是看看这个大明,若是强大,那法兰克会尽力争取成为盟友,暂时的,明白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