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117章 没有朋友,只有利益(为盟主‘地狱里的读书人’贺,加更)

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2117章 没有朋友,只有利益(为盟主‘地狱里的读书人’贺,加更)

    惨叫声刺破黑夜,传出很远,比码头的钟声传出更远。

    钟架下面,一个大明军士松开绳子,冲着远方呸了一口,骂道:“都是一群见不得人的蛆虫!”

    惨嚎声之后,钟声伴随。

    那处二层小楼和码头的距离不远,这能让洪保放心。

    洪保已经回到了船上,这里变成了多克三人的驻地。

    他们在推杯换盏。

    长夜漫漫,无聊是对人生最大的辜负。

    所以他们叫厨子弄了不少菜,然后饮酒。

    肉食当然是最受欢迎的。

    “这是新鲜的天鹅,看看,烤制了之后再把羽毛插回去,是不是很美?”

    金黄色的烤天鹅看着美味极了。

    插在金黄色上面的羽毛看似很美,却削弱了美食的诱惑,更像是在摆谱。

    而且烤天鹅的热气从金黄色的肌肤中飘溢出来,熏蒸着那羽毛,顿时一股让人想呕吐的腥味若有若无的散了开来。

    可三人却都在看着,然后有人来拔掉羽毛,用刀子开始切割厚厚的天鹅肉。

    微白的肉让人心情愉悦,多克舔舔嘴唇道:“那天明人不是给了些酱料吗?弄出来蘸蘸。”

    有人去拿了个小坛子出来,打开后,一股夹杂着辛辣的香味窜了出来。

    多克迫不及待的取了一大块天鹅肉,蘸了些酱料后送进嘴里。

    “嗯……”

    阿贝尔和亨利都取用了天鹅肉,觉得美味,但却不及明人的美食。

    当惨嚎声传来时,多克还在品味着美食。

    他的腮帮子高高鼓起,用力的咀嚼,右手还拿着酒杯,准备喝一大口酒,好把肉给咽下去。

    他刚吞咽到一半,却听到了惨嚎声。

    一下他的动作就停住了,酒水被堵住咽喉的肉糜挡住,顺着他的嘴角流淌下来。

    他看到了阿贝尔和亨利眼中的失落,然后他的眼睛鼓了起来,面色渐渐涨红……

    “噗!”

    被酒水浸润的肉糜漫天飞舞,阿贝尔和亨利来不及反应,也不想反应,于是被笼罩在其中。

    随后钟声传来,外面进来一个军官,他沉声道:“明人现了,他们用最残忍的手法在虐杀我们的人。”

    钟声停住了,惨嚎声连绵不断,没多久,第二个惨嚎的声音传来。

    两个都被抓住了啊!

    多克在喘息,满嘴的液体和肉糜,神色呆滞。

    阿贝尔和亨利都在呆。

    他们顾不上脸上的肉糜,只是看着多克。

    这是你的错!

    是你派出的人!

    “咳咳咳……”

    多克突然滑下椅子,蹲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

    撕心裂肺!

    惨嚎声隐隐约约的传来,如夜枭鸣叫。

    失败了啊!

    多克喘息着说道:“马上派人去,记得不要太靠近码头,就问要不要帮忙。”

    “那会不会……假?”

    那军官觉得此时就该不闻不问,免得被明人猜到是他们的手脚。

    阿贝尔伸手抹了一把脸,然后甩甩粘在手上的肉糜,说道:“这时候不去才是心虚,记得问问他们是何事。”

    亨利微微摇头,然后用袖子擦了擦脸上,说道:“他们肯定知道,但却不肯一下杀死那两人,这就是做给咱们看的,多克,忘掉这件事吧,至少在目前忘掉它。”

    多克冷冷的看着他,说道:“我失败了,所以你们以为明人会更看重你们吗?那就等着看看吧,看看什么叫做大国。”

    阿贝尔面色微变,起身道:“我要去看看。”

    多克不屑的道:“随便。”

    阿贝尔出去了,亨利没去,多克为此高看了一眼:“殿下果真睿智,阿贝尔那个蠢货,不知道大国要的伙伴,是对自己有帮助的伙伴,而不是拖累。”

    亨利面无表情的道:“我是里斯本的王子,和你们两国并无瓜葛,多克,我只要使团上船,而获取明人火药的秘密,我并不是那么迫不及待,因为我们会慢慢的找到最好的配方……”

    多克冷冷的道:“所以你们是好人。”

    亨利起身道:“这世间没有好人,多克,记住这句话,有的只是好处,而不是好人。”

    ……

    码头上已经灯火通明,甲板上亦是如此。

    洪保已经出来了,他坐在甲板上,身后有人给他打伞。

    他的身前有张桌子,上面有一壶酒,以及那剩下三分之一的烤羊腿。

    他的前方有人拎着灯笼和火把,烈烈声中,那两个被抓获的俘虏已经体无完肤。

    惨嚎声没有影响到洪保的食欲,他慢条斯理的撕咬着羊腿,慢慢的喝着酒。

    “这里的羊肉不错,记得带些回去,好歹看看能不能在大明养活,到时候留种……”

    那两人的惨嚎在继续着,张旺低声道:“公公,就怕吵了兄弟们睡觉,要不就吊死他们吧。”

    这边喜欢吊死人,张旺觉得入乡随俗不错,至少看着码头上两具随风摆动的尸骸心情会很好。

    “慌什么?”

    洪保已经看到了远处的火头,那是火把,有人来了。

    他撕下一条羊肉,慢慢地咀嚼着,后槽牙在活动着,微痛。

    牙齿要掉了啊!

    他有些恍惚,想起了当初被带走,然后被阉割,然后读书的经历……

    那时候真年轻啊!

    那时被割掉了代表着男人的象征,可依旧觉得太阳是那么的娇媚,心气是那么的勃。

    张旺也看到了,他狞笑道:“下手再重些!”

    于是行刑的人不再忌讳,各种手段都上了。

    惨嚎声陡然尖利,赶到码头边上的阿贝尔下马,面对逼住自己的明军说道:“我希望能去看看朋友是否无事。”

    拦截他的是一个小旗部,小旗官看到后面还有人马过来,就冷笑道:“这是偷摸不得,准备强攻吗?”

    阿贝尔苦笑,几艘船都没解开缆绳,显然洪保知道他们的应对。

    尴尬的情绪被急切代替,阿贝尔说道:“金雀花人主导了这一切……”

    “啊……”

    最后一声惨嚎之后,一具尸骸被扔了下来,重重的落在码头上。

    亨利已经到了,刚好看到尸骸掉落的场景。

    他的面色苍白,下马,然后说道:“我们在意的是朋友的安全,出前,国王说过,里斯本的朋友不能受到伤害,否则里斯本将会倾巢出动……不管对方是谁。”

    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