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 > 第27章 被逼殉葬的妖妃(7)
    皇帝为了让大家知道他对贵妃的宠爱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晚上他才去了一趟帅府,第二天关于皇帝为了贵妃的一句话就不惜半夜三更跑到帅府去亲自要两个丫鬟进宫去服侍贵妃的消息就传得沸沸扬扬。

    对于外面的传言,陆拾遗假作不知。

    在翠纹和碧痕来到她身边后,就把关雎宫所有的宫务交到了她们手上。

    翠纹和碧痕是陆大元帅在原主小时候未雨绸缪特地请家将为她培养的好帮手,不但有着一身十分俊俏的功夫,对原主也是忠心耿耿的指哪打哪。

    原主活的那一世心思太过细腻,不愿意这两个眼里只有她一个主子的傻丫头也跟着她折进这暗无天日的深宫里,执意拒绝了她们的再三恳请,孑然一身的入了宫门。

    这辈子的陆拾遗却没那么蠢,对她而言,这么好的两个帮手不叫到宫里来才是真正的脑抽行径呢。

    两个看着五大三粗却取了个文雅名的丫头一见到自家姑娘,那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流,人也争先恐后的扑跪过去,一边一个抱住陆拾遗的腿,边哭边控诉:“姑娘啊,您总算把我们接进来了,我们还以为您不要我们了呢呜呜呜……”

    陆拾遗摸小狗一样地摸她们的头,“以前我不清楚宫里的情形,怕把你们带进来吃亏,自然只能先把你们留在家里,不过现在没关系啦,我已经完全摸清楚了皇宫里的情况,以后你们就是想在宫里横着走都行!”

    翠纹和碧痕习惯性地用脑袋瓜蹭了蹭自家姑娘温暖的手,眼睛亮闪闪的问,“真的可以横着走吗姑娘?我们进来前大帅可是特意叮嘱过让我们在宫里要谨言慎行,决不能给您添麻烦的!”

    “你们别听那个榆木疙瘩瞎说,”陆拾遗在说起自家老爹的时候是半点敬畏之心都没有的。她直接撇撇嘴,一边一个揪起两人的耳朵,“你们好大的胆子啊,离了我才几天,就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

    “姑娘,我们这不是怕给您添麻烦嘛!”翠纹和碧痕委屈地捂住自己被揪疼了的耳朵,“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们当然不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您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去吧!”两人一脸信誓旦旦的把鼓囊囊的胸脯拍得砰砰作响。

    如此,陆拾遗才算满意的把自己揪住她们耳朵的手收了回来,说了句这还差不多。

    自从翠纹和碧痕进了宫,陆拾遗就如同如虎添翼一般,要多作就有多作的把皇帝折腾的叫苦不迭,也把皇帝身边服侍的人瞧见翠纹和碧痕的身影就止不住的打哆嗦。

    这天是大燕每三个月举行一次的大朝会。

    已经懈怠政务很长一段时间的皇帝终于在大臣们只差没撞头死谏的威胁中,心不甘情不愿的穿上一身崭新的龙袍在天光隐隐发亮的时候,一脸哈欠连天的坐在了龙椅上。

    好不容易逮住了皇帝的文武百官们可不管皇帝的脸色难看成什么样子。他们争先恐后的你一个我一个的从队伍中走出来不断说着“容禀”、“启奏”的话——就怕龙椅上的这位主子爷又突然脑袋抽风的改了主意,直接拂袖而去。

    皇帝被他们如同挤菜市场一样的你推我搡、你争我吵的弄得头大不已。

    太监总管吴德英扯着尖细的嗓门连说了十数声“克制”、“肃静”,才勉强把他们弹压下来,老老实实的按照自身官职的高低开始向皇帝汇报工作。

    皇帝强捺住满心的不耐烦听他们汇报了几项关于民生的工作后,就眉头紧锁的直接把递到他面前的折子全部挥到地上去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交给太子的詹事府处理不就好了嘛,有必要拿到大朝会上来说?”

    随后又转脸看向距离御阶最近的太子,语带责备地道:“为皇父分忧是你的责任,你就是这么给朕分忧的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朕的时间很忙,根本就没空来处理这样的小事。”

    “父皇,国家面前无小事!自打贵妃入宫以来,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认真处理过政务了——勤政殿里的公文更是已经堆积如山!”

    太子一撩袍摆扑通一声跪倒在皇帝面前,咚咚咚地磕起了响头,“父皇,贵妃再好,也请您看在我大燕江山传承不易的份上,以黎民社稷为重啊!”

    从上了朝就一直努力做隐形人的陆大元帅在听了太子这单刀直入的大加控诉后,条件反射的就是眼皮一跳。

    而站在太子身后的敬王也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

    “太子这是对朕这个做父皇的感到不满吗?”

    眼角余光在陆大元帅脸上迅速一扫而过的皇帝怒气冲天的从龙椅上站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不住磕头的太子和御阶下那群满脸不忍之色,不住偷望太子的文武重臣。

    “什么叫贵妃再好,却还是要以江山社稷为重?在朕的心里,就没什么能比得上朕的贵妃的!”

    皇帝的这一番剖白不但没有让陆大元帅感到荣幸,相反他气得整个人都哆嗦起来。

    皇帝这已经不是把他的女儿放在火上烤了,而是摆明车马的要捧杀了她呀!

    在听了皇帝的这番表白后,在场的哪一个官员还能容忍得下他女儿的存在?!

    喉咙口止不住就是一阵腥甜的陆大元帅望向皇帝的眼神已经是血红一片。

    “父皇!”额头已经鲜血淋漓的太子一脸悲愤欲绝的抬起头,“这样的话您怎么能说的出口,您这样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啊父皇!今日儿臣就算这个太子不做也要——”语气慷慨激昂的太子毫无预兆的住了嘴。

    原本听得热血沸腾,已经接二连三想要出班,义无反顾响应太子的文武百官们脚下一个踉跄,险些因为前者这不按牌理出牌的行为给弄得当众摔了个大马趴。

    正配合着宝贝儿子把一个被妖妃蒙蔽的昏君演绎的活灵活现的皇帝一看太子那神色骤然大变的模样,一股不详的预感瞬间传遍了他的整个四肢百骸。

    与此同时,向来以稳重著称的老伴当吴德英已经哆哆嗦嗦地用拂尘做了个麻姑献寿的动作,暗示皇帝看龙椅拐角的紫檀木二龙戏珠十六扇屏风后面的那个人。

    皇帝只是不着痕迹的稍稍一瞥,额头止不住的就有汗水往外冒了。

    不过他心里到底还抱有几分侥幸心理,实在是按捺不住当着满殿文武大臣的面‘秀一秀恩爱’的冲动,轻咳一声,摆出一副威严的表情问道:“藏头露尾的躲在屏风后面做什么?还不赶紧出来!”

    紧跟着,陆大元帅等人就瞧见才被皇帝亲自要进宫没多久的翠纹大大咧咧的从屏风后面绕了出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向皇帝福身行礼。

    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的陆大元帅强忍住越俎代庖呵斥对方赶紧离去的冲动,藏在官袍大袖里的拳头更是因为根本就没办法掩饰的惊骇和恐惧而攥得死紧——隐隐发出咔咔作响的骨节摩擦声。

    “你家主子行事向来颇有章法,如果没有什么大事的话,是不会让你到前朝来找朕的,说吧,朕的心肝儿怎么了?”皇帝在提起自己心爱的贵妃的时候,脸上就自动自发的有了笑容,原本因为太子冒犯而暴涨的满腔怒火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竟是半点痕迹都找不到了。

    一直都隐晦的观察皇帝表情的文武重臣们没想到陆贵妃对皇帝的影响已经到这样一个程度,心中都不约而同的有些栗栗危惧。

    某些行动派更是暗暗下定了决心,三五成群的交换着眼神,决定下朝后就赶紧找个地方好好的聚一聚,想办法挽救国朝这一次已经近在眼前的危机。

    对忠婢翠纹来说这世间就没有比她家姑娘还要大的事,皇帝这么一说,她自然也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很是肯定得点头应承道:“确实是大事,皇上!”

    对翠纹的配合十分满意的皇帝闻言,连忙一脸紧张的追问是什么的大事。

    其他人也被皇帝这唱念做打的举动唬得有些提心吊胆起来。

    看皇上这殷勤备至的架势,如果贵妃真有个什么差错,恐怕他们的日子也会陷入到水深火热中去了。

    “贵妃娘娘她做噩梦了,很可怕的噩梦!”翠纹煞有介事的当着在场所有文武百官的面强调道:“她让您赶紧散了朝去关雎宫里好生陪陪她,安慰一下她。”

    ——断没有想到翠纹冒着砍头的危险跑到前朝来就是为了说这么一句话的陆大元帅险些没把自己的后槽牙都给硬生生咬碎了!

    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有是皇帝的一出阴谋?

    是不是皇帝把翠纹收买了,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刻意败坏、作践他女儿的名声。

    只觉得瞌睡来了就遇到枕头的皇帝闻听此言,赶忙也露出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迭声说道:“做噩梦了?怎么离了朕就做噩梦呢?这可不行,老吴,赶紧传太医!赶紧传太医到贵妃宫里去!”

    不过,他嘴上虽然说得殷切满满,但人却仿佛订在了原地似的,一动不动的继续做出一副六神无主、惊慌失措的模样‘显摆’给在场所有文武百官看。

    “皇上!”翠纹从小跟着帅府里的家将练武,早已经养就了一副粗枝大叶的糙汉子脾性,眼见着皇帝还拖拖拉拉的站在原地纹丝不动,顿时急了。

    “您倒是快点啊,”她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声催促,“您再这么磨磨蹭蹭下去,要是娘娘等得不耐烦了,又会大发脾气的拿着您当马骑的!”

    轰隆隆!

    只觉得一个晴天焦雷陡然劈在自己龙脑袋上的皇帝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整个人也如同石化了一般,怎么都不敢去看御阶下文武百官们此时的表情——特别是他心心念念芥蒂甚深的陆大元帅此刻的表情。

    翠纹是个憨丫头,压根就瞧不出皇帝现在骑虎难下的尴尬和为难。

    一门心思都挂在自家姑娘身上的她直接把满殿因为她的一句话已经彻底变作泥塑木雕的文武重臣抛在脑后,继续语气急促地催促道:“皇上,您还是快点吧,再不过去恐怕娘娘就自己要杀过来了,等到了那时候,只怕偌大一个皇宫都没谁能保得住您啊!”

    皇帝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一抽,强忍住把这蠢丫头生吞活剥的冲动!

    他当初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怎么会把这样一个蠢货给亲自领到宫里来?

    他应该在贵妃向他讨这两个丫鬟的时候就活生生把她们给凌迟了!

    早就预料到皇帝把陆贵妃的宫女叫出来必然会栽一个大跟头的吴德英吴大总管在这个时候不得不勇敢的挺身而出了。

    只见他用力清了清嗓子,在压抑的几乎让人窒息的氛围中,柔声细气的甩着手里的拂尘,捏着个兰花指咯咯笑的对皇帝说道:“皇上,翠纹姑娘说得很对呀,您还是赶紧去后宫瞧一瞧贵妃娘娘吧。您也知道贵妃娘娘最在意的人就是您,也只有您在她身边,她才会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觉得好过一些呀。”

    “不错,老吴,你说的很对,”总算有了台阶下的皇帝声音洪亮的大声响应太监总管吴德英的话,“这大朝会什么时候都能开,没必要每回朕都坐在这里。”

    将视线焦点虚虚放空,怎么都不愿意与御阶下的文武百官们对视的皇帝一面大步流星的往后面走,一面头也不回的对太子下令道:“接下来的朝会就全部交由你主持了,你要是实在忙不过来的话,可以让敬王从旁协助。朕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不待太子应承,他就仿佛火烧屁·股一样的绕到屏风后面去了。

    而很为自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父皇感到心疼的太子也舍不得在这样的情形下还往对方的心口上戳刀子,因此也只是僵硬着一张面孔,摆出一副不情不愿的姿态,率领着满朝文武恭声应诺。

    这回,倒没那个愣头青主动蹦出来阻拦皇帝的离去了。

    只要有脑子的人就都知道被当场戳穿了私房密事的皇帝有多尴尬难堪又有多恼恨愤懑的想要杀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