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 > 102|替嫁冲喜的养女(2)
    陆拾遗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额角一抽抽的疼得厉害。

    她也不是头一回附体到别人身上了,略微阖目休息一下后,就开始接收这具身体的记忆。

    对于自己这次依然没有回到拾遗补阙的小空间里这件事陆拾遗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惊讶,毕竟当年为了以命换命,她耗尽了自己的功德和灵魂本源。

    即便上一世他们一家三口努力积累,但相较于她的耗损来说,依然只能用杯水车薪来形容。

    不过在认真自我检查了一下,陆拾遗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

    尽管她目前所拥有的灵魂本源依然少得可怜,但好歹不会再出现上辈子那种掌控不了自己身体的情况。

    趁着现在就躺在床·上,陆拾遗直接闭着眼睛接收起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和她的执念。

    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养女,她的父母因为有恩于她的养父,又为其而死,所以才会迫于舆论不得不收养了她。

    原主在养父母家的日子过得并不算太糟糕,虽然原主并不受养父母一家人的待见,但是他们也从没有饿着她或冷着她,因而,原主对他们一家人还是十分感激的,在养父母提出要她替嫁的时候,她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是基于报恩的心理,她还是稀里糊涂的嫁了过来——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她前脚才踏进夫家的门,后脚就被小姑子给一把推搡的磕在太阳穴上一命呜呼。

    原主表面怯懦腼腆,心里却是个倔强又拧拗的。

    她才活了十六岁,还是花儿一样的年纪,就莫名其妙因为这样的原因送了命,她如何肯甘心?!

    滔天的怨愤和怒意唤来了拾遗补阙系统的注意,也把陆拾遗这个任务者给推进了这具枉死的躯壳里。

    原主的执念有三个。

    第一,她想要对她动手的人付出代价,不论对方是有心还是无意,毕竟对方都害了她一条性命。

    第二,她希望死而复生的自己能够越活越好,让陆蕊珠,让她的养父母后悔把这样一门亲事替给了她。

    第三,她想要一个只属于她自己的小家,她不要再寄人篱下,也不要再战战兢兢的整日整夜的看着别人的眼色生活。

    对于陆拾遗而言,这个原主的愿望并不刁钻,相反,还可以说是很容易完成。

    意识到这一点的陆拾遗不由自主松了口气,不是她畏惧麻烦的任务,而是她家傻小子目前的情况虽然已经有所好转,但是依然处于悬崖边上,稍有不慎,还是很可能面临魂飞魄散的结局。

    陆拾遗好不容易才得了这样一个宝贝,是说什么都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她而去的。

    而且,现在的她几乎可以说是什么都不缺,就缺把她家傻小子灵魂彻底稳固下来的时间,因此,对现在的陆拾遗来说,真可谓是越简单的任务就越好,就越如她的意。

    在接收完了原主十六年的记忆后,陆拾遗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发现自己此时躺在一间看上去明显是精心布置的房间里,不过以她在古代穿越了这么多回的经历来看,这里应该只是一个供人暂时歇脚的小隔间,按理说,她作为这宁州知府的三儿媳,很没理由在昏迷后躺在这样一个完全不符合身份的小隔间里,除非——这里就是新房,只不过怕她吵到尚处于昏迷状态中的夫婿,所以才会暂时把她移到这小隔间里来将养。

    毕竟这隔间虽然看着不大,但是对比普通人家的居所也可以称得上一句富丽堂皇了。

    陆拾遗的猜测,在窗户上糊着的大红囍字剪纸上得到了印证。

    因为想要早一点弄清楚那秦三公子是不是自家傻小子的缘故,陆拾遗在匆匆扫了几眼室内的摆设以后,就踩着脚踏上的绣花鞋准备下地了。

    不想,她才刚起身,就听到外面传来带着几分激烈地争吵声。

    “你说你三嫂和你三哥不合适?那你觉得谁更合适?!你自己吗?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才是那个最匹配得上你三哥的人?!”率先开口的那个明显要年长一些的女声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怒其不争的味道。

    “娘!您别把我对三哥的一片真心扔在泥地上踩!我从来就没说过我才是那个配得上的三哥的人!我……我的意思是,你们不能稀里糊涂的听了一个道士的疯话,就那么草率的让三哥娶妻!什么八字般配?什么冲喜即醒?这分明就是骗人的!”年轻的那个嗓音悦耳,振振有词。

    陆拾遗只是稍微一听,就从她们的声音里分辨出了两人的身份。

    一个是原主的婆婆秦阮氏。

    一个是害得原主无辜枉死的小姑子秦佩蓉。

    “佩蓉,你是娘生的,你心里在想什么,还有谁比娘更清楚吗?”望着眼神闪烁游移,却努力不过在自己面前落了下风的女儿,阮氏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如果你三哥还是原来的身份,那么以你父亲现在的官职,我们未必不能奢望一下亲上加亲的可能,但是,自从我把你三哥从那个地方抱回来,你们这辈子就注定是兄妹,也只能做兄妹,除非你想要为了你自己的私心,让我们全家人都为之陪葬!”

    “娘,就算您心里恼我不顾规矩大闹喜宴,您也不能红口白牙的冤枉我,我、我对我三哥从来就没有淑女之思,我只是、我只是单纯的仰慕他,希望他能够娶一个配得上他的人罢了。”

    秦佩蓉的脸色因为秦阮氏的那一句‘除非你想要为了你自己的私心,让我们全家人都为之陪葬’而苍白如纸。

    “而且,如今人你也给三哥娶回来了,”她心如刀割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可是三哥呢,他依然昏迷不醒,半点都没有睁开眼睛的迹象……您总不能因为这样而把黑锅扣在我脑门子上,说是因为我搅乱了仪式,才害得三哥至今都没有清醒过来吧?”

    “在你心里,娘是这么糊涂的人吗?”秦阮氏被女儿仿佛刺猬一样尖锐的模样弄得满心酸涩,在她看来,女儿与外甥也是造化弄人。

    如果外甥现在还养在他亲娘的膝下,那么以老爷目前的身份和宫里贤妃的首肯,两人还是有机会并蒂成双的!

    只可惜,现在外甥变成了儿子,就算她再舍不得女儿受这相思之苦,也不得不硬下心肠的逼迫她打消这个念头了。

    “您若不糊涂,就不会给我三哥随便娶一个那样粗鄙的妻子了!”在提到陆拾遗的时候,秦佩蓉眼睛里的厌恶和仇视几乎没有半点遮掩。

    秦阮氏被女儿这样的态度给彻底激怒了。

    她虽然替自己的女儿感到心疼和委屈,但是并不意味着她容许女儿因为一己之私而瞧不起她刚入门的三嫂!

    当初她从跪在她面前的小姑子手里接过外甥的时候,可是对天起誓一定会好好教养外甥长大,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看待!

    如今他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妻子,对方又明摆着是嫁进来守活寡的,她若还放任女儿欺负这样一个无辜的女儿家,她也配不上江东阮氏女的名头了!

    “佩蓉,不管你心里再不乐意,陆氏都是你三哥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希望你能够尊敬她!否则,你别怪我告诉你父亲,让他直接对你家法处置!”秦阮氏疾言厉色地说道:“你三嫂才嫁进来,你就把她推了老大一个跟头,如果不是老天爷保佑,那伤口险而又险的距离太阳穴有一段距离,你现在手里已经沾染上人命了!还有!我把你拉到这里来,是要你向你三嫂道歉的!如果你做不到,以后也别再认我这个当娘的了!因为我生不出你这样做了错事还死不悔改的女儿!”

    秦佩蓉被秦阮氏训得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也是被父母千娇万宠的养大的,如何受过这样的委屈?

    虽然她嘴上服软的说了一定会好好的向陆拾遗道歉,但是心里却又把鸠占鹊巢的陆拾遗恨深了一层!

    在她看来,当朝皇帝至今无子,总有一日,她三哥的身份必然会真相大白,继续回去做他的皇子的!

    等到了那个时候,她这个与三哥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表妹自然是最合适的皇子妃人选……

    自从几年前,意外发现自己三哥身世以来,她在心里就一直把他看做了自己的囊中之物,如何甘心就这么把她拱手相让给其他的女人?

    还是以那样一种荒谬的理由?!

    冲喜?

    开什么玩笑?

    她三哥以前也不是没有昏迷不醒过,后来不也清醒过来吗?

    既然这样,爹娘又何苦给他娶这样一个瞧了就让人心生厌恶的小官之女为妻?

    这分明就是在羞辱她的三哥!

    也是想要变相用这样的方法来断了她对她三哥的一腔绮思!

    越想心里越恨的秦佩蓉跟着母亲秦阮氏来到陆拾遗所躺的床榻前时,真恨不得一口狠狠啐在她脸上,让她知道自己有多么的见不得人又有多么的令人恶心!

    一心只想着去确认秦三公子是不是她家傻小子的陆拾遗没想到自己为了避免尴尬而重新回到床上装睡后居然会听到这样一段令人惊讶的秘辛。

    在外人眼里,备受秦知府夫妇宠爱的秦三公子居然不是秦知府夫妇的亲生儿子?而是从外面抱回来的?!

    为了隐瞒他的身世,秦知府夫人明知道自己女儿对秦三公子一往情深还半点都不松口的直接给秦三公子娶妻断了女儿的念想?

    在听到这里的时候,陆拾遗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原本她还以为这个任务非常的简单,不过就目前的情形看来,恐怕又是一团剪不开理还乱的毛线团。

    “她都还没醒,娘你把我叫过来道什么歉?”眼瞅着头裹抹额,面色雪白歪躺在床·上的清丽女子,秦佩蓉一脸不屑一顾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道。

    “刚刚我从大夫那里过来的时候,大夫告诉我,如果她脑袋上的伤势并无大碍的话,那么估摸着这两个时辰就会醒过来了。”秦阮氏眼神充满善意的看着床上的陆拾遗,显然,对于这样一个容貌清丽又婉约的外甥媳妇她还是非常满意的,特别是想到元道长的话,她更是心头火热的迫切希望陆拾遗能够早一点清醒过来,与她一起去见见自己的外甥,看她是否真如元道长所说的那样与外甥八字相合,很快就能够让外甥清醒过来。

    “大夫又不是神仙,说她什么时候醒就什么时候醒,”秦佩蓉跺了跺脚,脸上带着几分不耐烦的说道:“既然她到现在还昏睡着,那么我们就没必要打扰她了,道歉什么时候都行,也不急在这一时,我先去隔壁看一看我三哥!”说完,她扭头就要离开。心里更是巴不得能把这一场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道歉给糊弄过去。

    “秦佩蓉,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秦阮氏怒火冲天地瞪视着自己女儿纤细窈窕的背影警告了一句。

    秦佩蓉背脊一僵,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过身来,就真正巧的看到那床上眉眼清丽的女子缓缓地颤动着如同羽毛一样浓密的黑睫毛,一点点地睁开了眼睛。

    她先是条件反射的低低抽了一口凉气,伸手去碰自己的额头,随后才像是意识到这隔间里还有其他人一样的有些惶惶然地抿了抿干燥泛白的唇瓣,战战兢兢地拿疑惑的眼神去窥睇秦阮氏脸上的表情。

    秦阮氏是个快意恩仇的性子,最喜欢的就是这样娇娇怯怯的小姑娘,偏生她女儿跟她像了个十足十,也是个倔强顽固的性子,如今乍一瞧见这怯生生的偷望她的小姑娘,这心啊,忍不住地就温软了一半。不过在对陆拾遗升起极大好感的同时,也有一丝疑惑从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如果她没有打听错的话,陆家的闺女明明和她女儿一样,也是个被宠坏了的娇娇女,怎么这外甥媳妇和打听来的那副脾性截然不同?

    不过这样的疑惑也是一闪即逝,很快的,秦阮氏就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转回了陆拾遗的身上。

    “孩子别怕,昨天吓坏你了吧?我是你婆婆,以后你跟着你夫君一起叫我娘就好了。”秦阮氏温柔地握住陆拾遗的手对她说道。

    故意在秦阮氏的面前把她和陆蕊珠的不同展现出来的陆拾遗神情很是羞窘地又偷瞧了瞧秦阮氏脸上的表情,才吭哧吭哧的,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嗓音,轻轻地叫了声娘。

    陆拾遗这次附体的原主声音不是一般的婉转动听,一声寻寻常常的娘却被她叫得仿佛打从心底发出一般,让听到的人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舒坦。

    秦阮氏响亮地应了一声,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陡然把脸板了起来。

    陆拾遗被她这突变的脸色唬得小脸一白,身体也止不住地有些轻颤起来。

    由于秦阮氏此刻正亲密无间的拉着她的手,如何会感觉不到她的紧张——见此情形,秦阮氏赶忙亡羊补牢道:“别害怕,孩子,我这不是在生你的气,我是在生你小姑子的气,”秦阮氏一边说一边一脸恼怒地瞪向秦佩蓉,“没见你嫂子已经醒过来了吗?怎么?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连一句对不起你都说不出口吗?”

    秦佩蓉被秦阮氏当着陆拾遗的面这样一训,只觉得自己的整张脸都因此而丢了个精光!

    她死死地咬着牙,泪眼婆娑地对着陆拾遗蹲了蹲身,行了个福礼,“对不起了,昨天我不该推你!”

    说完这句话后,她就如同被大灰狼撵着地兔子一样,一边拿手绢擦夺眶而出的眼泪,一边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陆拾遗摆出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模样,木愣愣地看着她的背影。

    “唉,这孩子,可真的是让我这个做娘的给宠坏了!”秦阮氏一脸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

    陆拾遗眨巴着一双困惑的大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秦阮氏问道:“娘……刚才那位姑娘是怎么了?她为什么要突如其来的给我道歉呢?我完全被她给弄糊涂了。”

    “孩子,难道你已经不记得昨天的事情了吗?还是……还是你真的连自己姓谁名谁都不记得了?”秦阮氏闻言,也是满脸的大惊失色。

    昨天在大夫过来给陆拾遗诊断的时候,前者可是清清楚楚的说过,她这位外甥媳妇如果幸运的话,那么就什么事儿都没有,如果不幸运的话……那么很可能会患上失魂症,把以前的事情尽数忘个精光!

    如果她这外甥媳妇真的患上了失魂症,那可怎生是好?

    本来自己那动不动就昏迷的外甥就需要一个好妻子时时刻刻的看顾着了,可外甥媳妇如果连她自己都照顾不好,那么自己又如何能指望她还能照顾得了她的丈夫呢?

    “娘,您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我当然记得自己是谁啊。”陆拾遗脸上的表情显得越发的茫然了。

    “那昨天的事情呢?昨天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秦阮氏用充满殷切和希冀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看着陆拾遗问道。

    “昨天的事情又怎么了?”陆拾遗蹙了蹙眉心,很是认真地回想了一下,“昨天的事情我也都记得清清楚楚啊!”

    “那你刚才怎么会说你弄糊涂了呢?”秦阮氏长松了一口气,随后又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地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是我的疏忽,我怎么忘了昨天佩蓉推你的时候,你戴着盖头呢,你——”

    “……娘,您说,您说是刚才那位姑娘推得我?”陆拾遗一脸惊怕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难道我哪里得罪了她吗?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刚才向你道歉的人,是娘唯一的女儿,叫佩蓉,她从小就被我和你爹给宠坏了,脾气很有些骄纵,昨日她害得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心里很是气恼,所以才揪着她来给你道歉,希望能够取得你的原谅。”秦阮氏看着陆拾遗这宛若受惊小兔子一样的惶恐模样,心里对女儿的气恼忍不住又深了一层,她叹了口气,把事情经过对一脸状况外的外甥媳妇娓娓道来。

    揪着她给我道歉?希望能够取得我的原谅?

    陆拾遗默默地重复秦阮氏的话。

    如果你知道你的女儿并不是伤了人而是害了一条性命,不知道你还能不能用这样理所应当的态度寻求被害人的原谅。

    想到原主希望她达成的那几个愿望,陆拾遗眼睛有瞬间的闪烁。

    她抿了抿唇角,露出一个很有些不安的笑容说道:“我们是一家人,又何必说那样的见外话呢,我相信……妹妹在推我的时候,想必也感到后悔了……归根究底,这也不过是一个大家都不想发生的意外,娘您就别再揪着这件事儿不放了吧。”

    秦阮氏尽管明知道外甥媳妇的这番话是特意说出来讨好她的,心里还是欣慰的不行。

    她忍不住又握了握陆拾遗的手,声音很是感触地说道:“承锐能有你这样一个宽容大度的妻子,真的是他的福气,只可惜他直到现在还没有醒来,要不然,你们小两口也能够好好的坐在一起,说上一会儿心里话。”提到外甥眼眶又忍不住有些濡湿的秦阮氏忍不住从袖袋里摸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承锐?!

    陆拾遗的眼睛有瞬间的明亮。

    她不动声色地回握住秦阮氏的手,脸上带着些许紧张和忐忑地说道:“娘,不知道我能不能……能不能……去见夫君一面?我……我……”陆拾遗一副语无伦次的想要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的模样。

    秦阮氏脸上露出一个简直可以说是求之不得的笑容,“你想要见承锐一面,真的是再理所当然不过了,只不过你现在的身体……吃得消吗?”秦阮氏可不希望外甥媳妇一下床就倒地上了。她外甥的名声在宁州府已经够糟糕了,很没必要添砖加瓦的再刷一把存在感。

    陆拾遗感激地对秦阮氏笑笑,“多谢娘的关心,我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体挺好的,”她顺着秦阮氏的眼神又摸了摸自己的额角,“这儿确实还有一点疼,不过完全在儿媳妇的忍耐范围以内,娘您就放心吧。”

    秦阮氏如释重负地点点头,“既然这样,那娘现在就带你去见见承锐。”她一面亲手把陆拾遗从床·上扶起来,一面眉飞色舞地说道:“不是娘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你这夫君的长相啊,别说是这宁州府了,就是整个大丰那也是数一数二的,等你瞧了你就会知道他有多好看了,娘保证,只要你一瞧见他的容貌,一准被他迷住!”

    陆拾遗一边穿鞋一边面红耳赤地做出一副羞窘地想要挖个地洞藏进去的样子,然后就这么披散着一头长及小腿肚的青丝,站起身与秦阮氏携手往隔壁的主卧走去。

    边走,秦阮氏边热心肠地给陆拾遗介绍着这院落里的格局,还向她解释了之所以会暂时把她移到这隔间里歇下的原因。

    一切正如陆拾遗私下里所猜测的那样,是怕进进出出给陆拾遗治疗伤势的大夫和服侍陆拾遗的丫鬟们影响到正处于昏迷状态中的秦承锐。

    进入主卧后,陆拾遗一眼就瞧见了那个躺在床上的身影。

    那人的容貌就如秦阮氏所夸赞的那样貌若潘安,神似宋玉,很容易迷住每一个见到他的女子。

    比如说,现在正坐在床沿,满眼痴迷地不停把手放在那人俊美的面容上不断摩挲的……秦佩蓉!

    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带着外甥媳妇撞见这一幕的秦阮氏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秦佩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强压住喷薄而出的怒火,咬牙切齿地低声训斥道。

    已经在心里把自己与三哥比作了一对苦命鸳鸯的秦佩蓉在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后,条件反射地浑身打了个寒颤,她手忙脚乱地从床沿边上站了起来,脸面紫涨又无措的望着自己怒火冲天的母亲。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场被抓包的缘故,她心里又骇又怕的连一句狡辩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你、你……”秦阮氏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地疾走两步扬起手就要朝着秦佩蓉的脸上狠狠扇去!

    结果她刚把个手举起来,床上的秦承锐就有动静了。

    眼瞅着这一幕的秦佩蓉心里可是又惊又喜。

    原本已经被母亲这一动作吓得眼睛都要闭起来的她用喜出望外地声音嚷嚷道:“娘,你快看!三哥他醒过来了!”

    秦佩蓉此刻心里真的是欢喜的不行。她不停地在心里想着,肯定是三哥心疼我,舍不得我被娘打,才会努力清醒过来想要阻止娘的!三哥他果然和我一样,他果然和我一样,也对我动了心!

    在秦佩蓉满心激动的时候,被她提醒的秦阮氏也是说不出的高兴,直接把女儿抛之脑后的她急急走到床前来探查自己外甥的情形,边探边问,“承锐,我的孩子,你可算是醒过来了,快,快告诉娘,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要不要娘赶紧把大夫给叫过来?!”

    因为秦承锐这动不动就晕迷的古怪体质,宁州府衙足足供养了四五个大夫以备不时之需。

    眼神还有些恍惚的秦承锐先是摇了摇头,才想要说话,眼神就定格在秦阮氏背后的某一处一动不动了。

    秦阮氏被外甥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弄得一愣,她条件反射地也转头往自己身后望去,还没来得及问外甥一句他到底在看些什么,她的外甥已经在她女儿激动万分的眼神注视中,勉强支撑着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就这么把愣怔怔地秦阮氏轻柔地推到一边,一步一步朝着秦佩蓉所在的方向走去。

    秦佩蓉激动地整个人都在不住的发抖了。

    “三哥,”她用柔得几近滴水的嗓音唤着秦承锐,“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我们有多担——”

    她的声音毫无征兆地戛然而止。

    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平日里永远都是一副冷冷清清性子的三哥如同一个惹人厌烦的登徒子一样走到那个平庸又一无是处的女人面前,目光专注而热烈的注视她半晌,随后,陡然一个伸手,把那花容失色的女人用力抱进了自己的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发旋上,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的长吁了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