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 > 129|怄气析居的怨偶(9)
    陆拾遗虽然早就从原主的记忆中获悉这个皇帝对原主和原主的丈夫十分不错,一直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不过陆拾遗对此并不以为然,因为只要是人就都有虚荣心的老毛病,在与大人物接触的时候,即便人家一个无心的眼神或者动作,都能够脑补出一大堆对自己有利的幻想出来。更何况,是掌握着万千黎庶的堂堂一国之君。

    不过,在看到庆阳帝望向他们的眼神时,陆拾遗才发现自己确实有点以偏概全了。

    因为庆阳帝看他们的眼神和一个普通的宠溺孩子的慈父没什么分别。

    这样的眼神和庆阳帝那酷似顾承锐的长相由不得陆拾遗心里不为之一咯噔。

    不过她很快就说服了自己。

    因为她家的傻小子这辈子长得既不像他的父亲顾世子,也不像他的母亲顾秦氏,而是像他的祖父顾老国舅,正巧,庆阳帝也应了民间的一句俗话,那就是外甥像舅!

    他也和顾承锐一样,像极了顾老国舅。

    是以,就算他们两人长得有五六分相似,也只能说顾家的基因太过强大,连皇家都都压过去了。

    陆拾遗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这辈子她只想舒舒坦坦的和她家的傻小子积累灵魂本源以及积攒功德,皇室的那滩浑水,她是半点都不愿意再搀和进去了。

    陆拾遗和顾承锐在来到庆阳帝面前以后,毕恭毕敬地向他见礼。

    庆阳帝乐呵呵地抬手,让他们赶紧起来,又把刚才的话问了一句,一副和蔼可亲,如沐春风的模样。

    陆拾遗与顾承锐交换了一个眼神,一脸认真的把他们的想法说给他听。

    庆阳帝在听完以后,对他们可谓是刮目相看。

    他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决定以京郊的慈幼院为试点,先让陆拾遗和顾承锐做个好例子出来给他和文武百官看,然后在尝试着于全国各地推行!

    还很是感慨地说这是他的失职,他应该早想到民间还有很多人需要他这个皇帝的帮助的!

    “您贵人事忙,眼睛里看到的是咱们大宁朝的整片万里江山,会有所疏忽也很正常。”陆拾遗笑靥如花地恭维着庆阳帝,顾承锐也在旁边配合。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庆阳帝哄得眉开眼笑。

    “现在看到你们小俩口感情这么好,朕就放心了。”庆阳帝眼神慈爱地来回看着两人,“自从给你们赐婚以后,朕可没少为你们的事儿伤脑筋,就怕朕一时看走了眼,牵错了红线!好在,你们现在也算是柳暗花明了,以后,可别再闹什么幺蛾子的让朕为你们烦心啊!你们要知道,朕可是有万千公务在身,很忙的。”

    陆拾遗眉眼弯弯地亲自给庆阳帝倒了杯茶水,笑嘻嘻地道:“以前是我们不懂事,皇帝舅舅,你就原谅我们吧!”

    “要想朕原谅你们也行,”庆阳帝一脸微笑地轻叩紫檀木的金龙御案,“好好的给朕办事,最好做出能够让百官都为之夸赞的成果来,唯有这样,朕才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原谅你们对朕的伤害。”

    “皇帝舅舅,您愿意给我们身上加担子是我们莫大的荣幸,可是你总不能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吧!”陆拾遗一脸财迷样地当着庆阳帝和吴德英吴公公的面搓了搓自己的两根手指。

    “拾娘!”顾承锐低喝了一声,脸上表情瞬间爆红的就差没在上面煎两个鸡蛋。

    陆拾遗无辜地回望他,“你凶什么凶啊,难道我说错了吗?既然这事儿已经在皇帝舅舅面前过了明路,那么他当然要慷慨解囊的助我们行事啊,总不能让我们又出钱又出力吧!”

    陆拾遗一边说一边又重新回过头去对庆阳帝说:“皇帝舅舅,我们要帮的可是您的子民,您可不能为了这事儿委屈您的外甥女呀!您知道我和夫君是因为什么而闹别扭吗?”

    “拾娘……”顾承锐忍无可忍地就要冲上来捂陆拾遗的嘴。

    “就是因为在消费上的观念有点不对等!”

    陆拾遗直接冲他做了个鬼脸,径自躲到了庆阳帝的背后,边躲还边噼里啪啦的继续说个不停。

    “我从小就是在皇宫里,被你和太后娘娘给精心养大的,从来就没有吃过半点苦头,完全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呢!可是等我一嫁到承恩公府,我就是买串珍珠项链,还不是大珠呢,都跟割他的肉似的!就差没哎呦呦的叫唤了!”

    不论怎么抓都没办法抓住像泥鳅一样灵活的妻子的顾承锐又羞又窘地险些没在庆阳帝似笑非笑地调侃眼神中,直接挖个洞把自己给埋进去!

    陆拾遗还不肯放过他,还在滔滔不绝地和庆阳帝告状。

    “亏得我还没找他要钱,用的还是皇帝舅舅您和太后娘娘还有我爹娘给我准备的嫁妆!可他呢,依然心疼的不行,说我奢靡浪费!我当时就气坏了!”

    一向沉稳的吴德英吴大总管在听到这里的时候,也有些忍俊不禁地翘起了一边嘴角,晃了晃搭在胳膊弯里的拂尘。

    “咳咳,承锐,你这样可不行啊,哪有做丈夫的这么小气,连一串珍珠项链都不舍得给自己妻子买的?”庆阳帝用力咳嗽了两声,才勉强忍住几乎要冲出喉腔的笑意,一本正经地板着脸训斥道。

    顾承锐耷拉着一张脸,神情窘迫地不吭一声。

    而陆拾遗也在这个时候话锋一转,“皇帝舅舅,您也别骂他,这事还真要说起来,也不能全怪他,为什么呢?因为呀,他自己身上的钱全部都投到慈幼院那个大窟窿里去了,为了能够更好的照顾那些人,他可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陆拾遗这回眼睛亮闪闪的就差没把顾承锐给夸到天上去。

    “我以前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吝啬,才会满心满眼的瞧不起他,觉得他不够大气,尽在我的小姐妹面前丢我的脸,但是现在我才知道,我嫁了一个多么优秀的夫君,毕竟,这世上很难再找出像他这种年纪轻轻就如此悲天悯人的贵胄子弟了对不对?”

    陆拾遗笑容可掬地看着庆阳帝,“所以啊,这样的人才,皇帝舅舅您可千万不能错过,要好好的珍惜才对呀!”

    “确实应该好好珍惜。”庆阳帝很是认真地点头,望向顾承锐的眼神也充满着欣赏的味道。

    “既然这样,那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点什么呀!”陆拾遗笑眼弯弯地又戳了戳她那两根手指。

    顾承锐又有一种想要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进去的冲动了。

    “朕也想好好表示一下,可是朕没钱呀。”庆阳帝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说。

    陆拾遗瞪圆了眼睛,“没钱?这怎么可能?这世上谁都可能没钱,但您不能没钱呀!”

    “可问题是朕真的没钱呀,”庆阳帝叹着气在陆拾遗小两口面前哭穷。“这几年来,大宁各地天灾频繁,边关又总有人犯境,为了赈灾和军饷,别说是国库了,就是朕的私库都有些入不敷出了!拾娘,不是朕不愿意助你和承锐一臂之力,实在是朕也是有心无力啊!”

    陆拾遗一脸饱受打击的看着庆阳帝说道:“皇帝舅舅,您确定您说的是真话,不是故意在骗我的吗?”

    “拾娘!”顾承锐简直要被自己没大没小的妻子给弄得直接把脑袋上的毛给揪秃了!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她知道她就差没明晃晃地指着当今圣上说他是个骗子了吗?!

    此时此刻的顾承锐简直要崩溃的喊救命了!

    他以前怎么不知道他的妻子居然能够胡闹成这幅模样?!

    “朕真的没有骗你,你要不信的话,可以问问承锐,他现在就在户部任职,想必对这几年的大宁财政,也算是门清。”半点都没有把陆拾遗的这个举动当作冒犯的庆阳帝很享受陆拾遗这种在他面前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率真态度。

    陆拾遗闻言,赶忙重新把星星眼望向自己的丈夫求证。

    很努力的把这一场谈话重新拉回到正经频率上来的顾承锐想都没有想的点了点头道:“确实是这样,为了节省开支,皇上已经好几回下令户部缩减对皇室的供给了。”

    陆拾遗低低地抽了一口气,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很是同情地看着庆阳帝道:“皇帝舅舅,为了大宁的百姓,您和外祖母可真的是受苦了。难怪,我前几天去外祖母宫里,都觉得她那里的糕点,不似往常那般美味可口了。”

    “这正是朕对母后最为感激的地方,不论朕做出怎样的决定,她老人家总是要坚持与朕共同进退!”庆阳帝在提起顾老太后的时候,面上满满的都是温柔之色。

    他对自己的母后是打从心底的感激,毕竟,若不是她当年拼死相护,他也不可能在妖妃的手下活到今天,更遑论登上这万乘之尊的宝座。

    “夫君,你说咱们现在可怎么办?”陆拾遗当着庆阳帝的面,一脸沮丧地看着顾承锐道:“皇帝舅舅他没钱,没钱自然也就办不了事!办不了事,你心心念念努力了这么久的梦想恐怕也要因为这样而彻底落空了。”

    顾承锐在听了陆拾遗的话后,忍不住深深地望了她一眼。

    明明在刚才的马车上,她已经想到了一个很好的点子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可是真到了皇上的面前,她又仿佛得了选择性的失魂症一样,彻底的遗忘了自己刚才的侃侃而谈,做足了一副彷徨无措的小女子模样。

    知道她这是想要让他在皇上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的顾承锐心中真的是说不出的触动和惭愧。

    “其实也不算什么办法都没有。”顾承锐语气有些复杂地说。

    庆阳帝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头,“既然这样,承锐你倒是说来听听,也让朕好好帮你估摸一下,到底可行不可行。”

    而陆拾遗却在这个时候如同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蹦了起来。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她一脸愤慨不平地看着他道:“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厚脸皮的丈夫!居然惦记上了妻子的嫁妆!噢噢噢,”她一脸恍然大悟地拿手指着他,“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要娶我进门了!你早就知道我嫁妆丰厚所以才——”

    “拾娘!你别忘了!我们是赐婚!”虽然知道陆拾遗这样胡搅蛮缠是为了打消庆阳帝以为他们是在一唱一和的念头,但是顾承锐还是被陆拾遗这一番口没遮拦地话气得不轻。“而且,我就算再无耻,也不会打自己妻子嫁妆的主意!”

    “那你还能想出什么好辙出来?”陆拾遗直接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呢!你没瞧见皇帝舅舅这堂堂一国之君,都穷得就差没砸锅卖铁了吗?”

    “咳咳……咳咳咳……”穷得眼看就要砸锅卖铁的庆阳帝闻听此言,不得不攥拳凑到嘴边,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的用力咳嗽了两声,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啊,皇帝舅舅,我和夫君吵架吵习惯了,忘记这里是你的御书房了!”陆拾遗后知后觉地惊叫一声,连忙做出一副懊悔不迭地样子给庆阳帝道歉。

    庆阳帝一派大度风范的摆了摆手,“没事,朕不介意,不过你们两个要吵架的话,朕觉得,还是回去关起门来吵比较好,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

    说来说去,他心里还是有些计较外甥女嘴里的那句话,他就算现在有些钱不趁手,但也没到砸锅卖铁的地步吧?!

    顾承锐闻言连忙用力一把拽过陆拾遗,夫妻俩再次郑重其事的给庆阳帝道了歉以后,顾承锐才把他和陆拾遗在刚才马车上商量地解决办法说了出来。

    “慈善捐款?!”这可真是个新鲜词。

    顾承锐点了点头,在庆阳帝好奇的注视中,将他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条理分明地说给了庆阳帝听。

    等到庆阳帝听得入神,望向他的眼神也充满着欣赏和赞同之意以后,顾承锐才很是腼腆地再次对庆阳帝做了个长揖,言辞恳切地对庆阳帝说他到底年轻,想很多事情都只是凭着一腔热血和冲动,恐怕他想出来的这个方案还有着很多漏洞和不完善的地方,希望能够得到庆阳帝的指点和帮助。

    陆拾遗也在旁边一个劲儿地给他帮腔,直把个庆阳帝恭维的天上有地下无的。

    庆阳帝满脸笑容地在顾承锐和陆拾遗夫妻俩诚恳无比的态度下,堪称一针见血地对顾承锐做出了一番鞭辟入里的批评和指点。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庆阳帝的批评和指点对失了前几世记忆,处事手段还颇有几分生涩呆板的顾承锐而言,就如同拨云见雾一般,让他对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有了更为清醒的认知。

    在庆阳帝面前大大方方将他们即将要做的事情过了明路以后,顾承锐和陆拾遗在庆阳帝的强烈要求下,与庆阳帝一起在御书房共进晚膳。

    和皇帝一起吃饭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至少顾承锐就紧张地额头都忍不住有点冒汗。

    反倒是他的妻子陆拾遗,就仿佛真的是一个再天真不过的傻白甜一样,不仅吃得欢快,对桌子上的菜肴也是毫不讳言的好一阵品头论足。

    庆阳帝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好皇帝,尽管身为一国之君,万民之主,但是在吃食方面却一点都不挑剔,还非常的俭省,只有五菜一汤和几个正好应季的水果。

    在给庆阳帝布菜的时候,吴德英还告诉陆拾遗和顾承锐二人,今天还是他们过来了,皇上才会多点一道雪参龙凤汤,平时这汤也就逢一十五的能够勉强供上个一两回。而且每次皇上都舍不得吃的一定要端到慈宁宫去和太后娘娘一起享用。

    对于吴德英罕见的饶舌,庆阳帝表面佯作出一副生气的模样,呵斥了他两句,实际上心里却高兴得不行,这从他今天又多用了一小碗响水大米就瞧得出来。

    享用了一顿还算丰盛美味的御膳以后,陆拾遗和顾承锐抓紧时间和庆阳帝作别,急匆匆去慈宁宫与听说他们进了宫,就一再派遣宫人过来召唤他们过去与她老婆子好生说一小会儿话的顾老太后告别了。

    在他们离开后,只觉得整个御书房都静谧了下来的庆阳帝步履不知因何缘故,有些蹒跚地站起身,抬脚走到御书房门口,单手扶着朱红描金的门框,静静地注视着他们在夕阳下显得格外登对又耀眼无比的背影,很长时间都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

    自从把顾承锐和陆拾遗小两口领进御书房,嘴角上的那抹愉悦弧度就一直没有放下去的吴德英吴大总管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收敛了自己脸上的笑容,悄无声息地将自己整个人都隐匿进了一处阴暗角落之中,然后,就这么默默地望着庆阳帝的背影,不着痕迹地轻叹了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