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 > 144|抄家流放的夫君(4)
    顾承锐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和自己过不去的人。

    发现自己掐不死陆拾遗又赶不走她还经常会受到她的影响以后,他就当机立断地说服自己对她眼不见为净了。

    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他每次都会告诫自己不要被陆拾遗的任何言行的打动,但是比起上辈子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一个人扛着巨枷拷着脚链蜷缩在囚车里,凄风苦雨的在衙役们的殴打和折辱中,艰难地朝着岭南所在的方向跋涉,这辈子的他无疑要好过太多太多。

    以前的顾承锐从没有想过陆拾遗堂堂一介公主之尊,居然也能够为他做到如此地步。

    她就像是彻底换了一个人一般,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

    很多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东西,她都能够先他一步的考虑到,她甚至在远离了京城以后,主动换下了一身烈焰似火的红衣,穿上了一身再寻常不过的银钗素袄,虽然她没有明说,但顾承锐心里明白,她是在以这样的方式,宽慰顾家那一百五十多口枉死的先人。

    面对着这样的昭华公主陆拾遗,顾承锐很想大声的呵斥她:让她不要假好心!

    毕竟顾家之所以会落到这一步田地,完全都是拜她和她的那位好父皇所赐。

    可是他说不出口。

    因为即便他在情感上再没办法接受陆拾遗的行为,他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所言所行,全然都是出自于内心的。

    她是真心诚意的在做这些事情。

    顾承锐真的没办法视若无睹。

    在陆拾遗的努力下,顾承锐与她之间的关系总算有所缓和。

    至少,像从前那种时不时就会流露出来的杀机,已经很少被陆拾遗敏锐的五感捕捉到了。

    这无疑是一件幸事。

    虽然她自己也知道,顾承锐之所以会如此冷静,并不是因为他想通了,而是她前段时间在他昏迷过去以后,偷偷灌输给他的灵魂本源在起作用。

    当她传过去的灵魂本源彻底消耗光以后,这具躯壳的潜意识又会开始影响她家傻小子的心智。

    尽管她的傻小子已经跟着她轮回了这么多事,也积攒了许许多多的功德,但是,这对于他从前的伤害依然犹如杯水车薪一样,稍有不慎,她就有可能会彻底的失去他。

    而这绝对不是陆拾遗想要看到的。

    因为自己前段时间的一意孤行,在她家傻小子的心里留下了许多的阴影,所以陆拾遗对于自己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是抱有几分犹豫心态的。

    可是这份犹豫在关系到顾承锐的生死存亡时,陆拾遗原本有所软化的心肠又会重新变得坚韧无比起来。

    经历过末世的人,早已经习惯了各种各样的取舍。

    他们永远都知道,什么样的选择对自己才是最好的。

    因此,在顾承锐还对这一切浑然未觉的时候,陆拾遗就已经悄无声息的为他们这一世的未来做出了选择。

    虽然这个选择十分的无奈,但是,这无疑是他们能够解决目前困境的唯一方法。

    把自家傻小子的生命看得格外重要的陆拾遗,是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心肝宝贝本就珍贵无比的灵魂精魄和这样一具身体的潜意识,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进行着这无谓的斗争和拉锯的。

    不过,基于投鼠忌器的考量,她还必须要强迫自己忍耐,慢慢的静候最佳时机的到来。

    好在,她的运气一向不错。

    再又行走了大概半个多月以后,陆拾遗终于等来了她梦寐以求的最佳时机。

    大毓建朝已经五百多年,如今到处都是反贼作乱,流寇丛生。

    因为陆拾遗一行瞧着就榨不出丝毫油水的缘故,所以,他们虽然被不少人用称斤约两的恶意眼神打量过,但是却没有人当真对他们下手。

    毕竟,衙役班头他们身上的官服和腰系长鞭,端坐高头大马上的陆拾遗对一些小蟊贼而言,还是颇具威慑力的。

    再加上这段时间,昭华公主顾帝后反对,坚持要随夫流放岭南的消息,在大毓朝传得可谓是沸沸扬扬。

    但凡有点眼力劲儿的人,都不会当真脑抽的对他们做点什么。

    要知道,大毓朝廷近些年的威望虽然持续走低,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非必要,根本就没有人会当真硬碰硬的正面与这尊庞然大物杠上。

    不过,正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世上从来就不缺少不怕死的人。

    在一个冬雪飘飞的中午,他们被一伙土匪堵了个正着。

    这群土匪看着块头很大,却衣衫褴褛,骨架支棱,眼冒绿光的足以让每一个与他们对视的人心生寒意。

    他们一眼就看中了陆拾遗这个美人和她骑在□□的那匹乌云踏雪。

    “大哥,这马儿瞧着可真神骏呀,相信把它卖了,咱们寨子里这一整个冬天的粮食都不用愁了!”

    其中唯一一个显得瘦弱些的一边不住吸溜着让人恶心的清鼻涕,一边眼冒贼光的将陆拾遗和她那匹乌云踏雪打量了了好几个来回。

    虽然顾承锐一直都不愿意承认他对陆拾遗确实动了真感情,但是当有别的男人用那样一种堪称龌蹉一样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陆拾遗的时候,他依然能够清晰无比的感受到自己胸腔里那迅猛燃烧的熊熊怒焰。

    “看马,你就看马,你盯着人看什么,”为首的土匪明显被陆拾遗的容貌给迷住了,为了好好在美人儿面前表现一番的他毫不客气地在自己的小喽啰后脑勺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然后才瞪着铜铃一样大的眼睛,强作镇定地看着陆拾遗等人,说出了土匪打劫的亘古名言:“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买路财和人!”

    一直都在寻找契机的陆拾遗在见了这伙主动送上门来的土匪,真可谓是如获至宝。

    在听了他们的话以后,她直接柳眉倒竖的从自己腰间抽出那缠了金丝的鞭子对着那些土匪就是一顿狠抽,边抽还边满脸不屑一顾地冷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抢到本宫的头上来?!你们知道本宫是什么人吗?”

    “我们才不管你是什么人呢,我们只知道你马上就要变成我们老大的婆娘了!”

    那刚刚才被自己老大扇了下后脑勺的小喽啰一边躲着陆拾遗的鞭子,一边挤眉弄眼的口花花道:“看在你长得还算漂亮,这马做嫁妆也算拿得出手的份上,我们老大就不嫌你泼辣,没女人味儿的直接迎你进门了!”

    “你、你们简直无法无天!”陆拾遗被那小喽啰气得胸脯剧烈起伏,挥鞭子的动作也不由得又凌厉了几分。

    “只要你愿意嫁给老子做婆娘,那么老子保证让你吃好喝好,过其他女人想都不敢想的舒坦日子!”那土匪头子动作十分敏捷的一把抓住陆拾遗劈头盖脸朝他这边猛抽过来的鞭子,用力一扯,陆拾遗就从马背上滚下去了!

    原本坐在囚车里一直都在与自己的潜意识作斗争的顾承锐一见陆拾遗被那土匪头子扯下马背,瞳孔止不住的就是一缩,他才想要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把她接入自己怀中,额头却重重的磕在了囚车的木栅栏上。

    这一撞,让他在头疼欲裂的同时也整个人都从火烧眉毛的状况中彻底的冷静下来。

    她已经与你和离了。

    你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

    不止没有,她还伙同她的那位好父皇害死了你们家一百五十多口人!

    就算她出了事又怎样?你根本就没必要像现在这样激动!你应该恨她才是!

    眼睛瞳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腥红一片的顾承锐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土匪头子张着大嘴朝着滚下马匹的陆拾遗扑了过去。

    “殿下!公主殿下!”

    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懵了的衙役班头和众顺天府衙役们总算找回了自己离家出走的神智和声音,他们争先恐后地拔出自己的腰刀与那伙匪徒搏斗起来!

    期间衙役班头想起了顾驸马在京城以一当十的名头,急急忙忙从自己的腰间拿出钥匙,奋力扔向顾承锐,在顾承锐条件反射接过以后,也嗷嗷直叫的朝着那伙匪徒急扑了过去。

    因为这鹅毛大雪已经下了好几天的缘故,从马上滚落下来的陆拾遗除了脸上有些刮擦以外,其他地方都没有什么大碍,是以,在那土匪头子扑过来的时候,陆拾遗已经可以要多冷静就有多冷静地直接从地上团起一大坨雪朝着那土匪头子猛砸了过去!

    那土匪头子显然没料到陆拾遗居然会来这一招,当场被砸了个眼冒金星,攥着陆拾遗鞭子的手也下意识的就是一松。

    早就等着他松手的陆拾遗见状猛然一扬鞭子又狠狠地在他脸上抽了好几下。

    原本还只是打算要和陆拾遗闹着玩儿的土匪头子这回是真的被她给彻底激怒了,只见他再次以让人瞠目的身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夺去了陆拾遗手里的长鞭,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往陆拾遗身上抽了过来!

    陆拾遗被这突如其来的反转惊吓得脸色都变了。

    “驸马!”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扭头朝着顾承锐所在的方向疾奔而去!

    由于也算是学过点三脚猫功夫的缘故,她险而又险地接连避过了好几回土匪头子的鞭子,才跌跌撞撞地来到了顾承锐所在的囚车面前。

    而其他几个衙役见此情形,连忙争先恐后地飞扑上来拦住了那土匪首领的去路。

    他们知道如果昭华公主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出事的话,那么,他们也没哪个必要再活着回到京城去了。

    “驸马!”把土匪头子和衙役们尽数甩在身后的陆拾遗仿佛没有看到顾承锐脸上的挣扎和痛苦一般,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地向他求助着。“我好害怕,我这就让那蠢班头把你给放出来,我——”

    她带着哭腔的声音毫无征兆地戛然而止。

    她的眼睛也复杂莫名地定格在了顾承锐的手心里。

    在那里,有一串钥匙。

    一串这些日子以来,陆拾遗已经看过无数回的钥匙。

    囚车的栅栏门钥匙。

    陆拾遗的嘴唇微微翕动了动,“那蠢班头早就把钥匙扔给你了对吗?你为什么不出来?我知道你很厉害的,我见过你……见过你和人比斗,也知道如果你没有被父皇赐给我做驸马的话,早就考上武状元了,我……”

    陆拾遗用力咬住下唇,用近乎绝望地眼神看着他,“你是存心见死不救的吗?你……你希望我被那人掳走?被……那人糟蹋吗?”

    在听了陆拾遗的话后,顾承锐的满布血丝的瞳孔止不住地又是一缩。

    “你怎么能够这样做?你明知道,你明知道我是为了你才会——”

    “才会跟着我一起出来受苦的吗?”顾承锐冷冷地打断陆拾遗的话,“可问题是我求你了吗?我求你跟着我一起出来受苦了吗?”

    “驸马……”陆拾遗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哀伤和绝望。“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以为,我以为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同甘共苦,你对我至少……至少也有那么一丁点的在意……你……”

    “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你的妄想!”顾承锐冷语冰人地注视着陆拾遗,强忍住那几乎要把他逼得彻底崩溃的头疼,满脸漠然地说道。“我们中间足足隔了一百五十多条枉死的人命,你觉得,你我之间还会有任何的可能吗?”

    陆拾遗脸色苍白如雪的看着顾承锐,整个人就如同泥塑木雕一样的痴望着他,久久都没有说话。

    在两人无声僵持的时候,同样只有两三脚猫功夫的顺天府衙役班头和他的那几个下属很快就被土匪头子和他的那群小喽啰们揍得鼻青脸肿,哎呦哎呦的躺在雪地里,再也爬不起来了。

    因为这些衙役们身上都披着一身猫皮,这些只能够在阴沟里生存的老鼠当然不会对他们痛下杀手,是以,在确定他们没有丝毫战斗力以后,土匪头子带着他那一个小喽啰重新大步流星地走到了陆拾遗和顾承锐的面前。

    “碍眼的家伙都被老子给放倒了!老子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是要乖乖跟着老子山上去做老子的压寨夫人,还是被老子直接卖到窑子里去,去过那……那什么……胳膊枕头……什么大家尝一口的日子?!”

    土匪头子粗声粗气地问陆拾遗。

    他的眼睛由于才被陆拾遗用雪球砸过的缘故,又红又肿。

    “老大,是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啊!”

    那挤眉弄眼的小喽啰赶忙蹦出来,卖弄自己那少得可怜的一点文才。

    满心自得的小喽啰没有发现,在他说出这句话以后,顾承锐眼底陡然迸射而出的森冷寒光。

    “没错!就是这句话!”土匪头子恶狠狠地看着陆拾遗道:“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陆拾遗直接把土匪头子的话当作了耳旁风,她目不转睛地继续看着顾承锐,眼睛里的悲伤和恸意,几乎要化为实质一般流淌而出。

    整个人都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有些呼吸困难的顾承锐在看到陆拾遗这双绝对会让任何男人为之心生怜爱之意的泪眼后,不但没有做出什么要为陆拾遗出头的举动,相反,还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的在陆拾遗绝望的目光中,一点点地把头扭到了一边。

    彻底做足了一副与他无关的模样。

    他的这一举动,让陆拾遗的脸色彻底灰败了下去。

    在旁边看着他们两人互动的土匪头子总算是从陆拾遗的表情中觉察到了什么!

    他陡然睁大眼睛,指着囚车里的顾承锐道:“婆娘,可千万别告诉我,这里面的囚犯是你以前的姘头?!”

    陆拾遗继续无视土匪头子的话,她目不转睛地又看了顾承锐半晌,“我们好说歹说也算是夫妻一场,就算你现在对我恨之入骨,巴不得我跌落尘埃,想必也不会忘记我这人,天生就是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格!”

    “相比起落入这群粗鲁蛮汉的手里,”她嘴里勾起一抹自嘲地冷笑,“我宁愿就这样干脆利落的死在你的面前!我倒要看看!看看你对我是否当真如你所说的这样没有一丝一毫的情谊!”

    随后,她在谁也没有想到的关头,陡然蹲身从自己的小羊皮靴里抽出那一柄锋利异常的匕首对准自己的左胸处就毫不犹豫地刺了下去!

    她的动作太急太快,急得让人瞠目结舌,快得让人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公主殿下!”因为怕被土匪杀了,所以在被土匪揍了个鼻青脸肿后就自动自发趴在雪地上装死的衙役班头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其他的衙役们也仿佛被烧了尾巴的兔子一样,玩命地从地上爬起来,挥舞着腰刀就要和土匪头子们拼命。

    一直都尽全力扛住心里那股焦灼和担忧,懊悔和仇怨情绪的顾承锐在听到利刃入体的声音后,浑身止不住地就是一颤!

    他下意识地回头,就瞧见陆拾遗正手捂住胸口,以一个极为缓慢地姿态,在众人们惊慌失措的表情中,仰倒在了雪地里。

    殷红的鲜血从她穿着的素袄中缓缓晕染出来。

    期间,她还没忘记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嘴里无声重复着:“你满意了吗?看见我这么被你活活逼死,你满意了吗?你出了一口恶气了吗?!”

    “拾娘!”表情呆若木鸡的顾承锐就仿佛脑子里的某根筋陡然断了一样,扑到囚车边,颤抖着双手一边开锁一边抽铁栅栏上绑得牢固异常的铁链。

    这时候人们才发现,他那握着钥匙的右手早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因为主人的太过用力,被手中的钥匙硌嵌得鲜血淋漓。

    与此同时,雪地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四五个穿着白色劲装的女人。

    她们蒙着口鼻,一双眼睛无悲无喜的直接跪在了陆拾遗的面前。

    “……隐凤卫?!居然是传说中的隐凤卫!”还算见多识广的顺天府衙役班头咝咝咝的倒抽着冷气。

    这可是整个大毓朝能止小儿夜啼一般的存在啊!

    陆拾遗抬眸无力地望了她们一眼,气若游丝地下令道:“杀了这群土匪,带本宫的尸体回京去吧,这一趟,是本宫来错了。”

    那几个白衣暗卫低低应诺一声,在土匪头子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把他们尽数屠了个精光,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把陆拾遗抱上了她们时刻带在身边的软轿里。

    在陆拾遗被放入软轿以后,顾承锐总算从囚车里踉踉跄跄地走出来了。

    在途径土匪头子和那口花花小喽啰的身边时,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用力跺碎了他们的头颅。

    眼瞧着这一幕的衙役班头和一众衙役们惊怕的全身都在止不住的打摆子。

    他表情异常难看地来到陆拾遗面前,涨红着眼眶,用一种近似于歇斯底里地口吻,咬牙切齿地瞪视着她说道:“你就算死了也是白死,因为我绝不会对你的死掉半滴眼泪!”

    “我也没奢望过你当真为我的离去感到难过,”陆拾遗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在顾承锐不住挣扎煎熬的眸光注视中,缓缓地握住他的手,将它一点点地放在自己左胸的匕首上,一点一点地继续往最深处捅,“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强撑着不咽下最后一口气吗?就是为了等现在!我的好驸马,你现在……应该感到满意了吧!”

    心乱如麻,大脑一片空白的顾承锐眼睁睁地看着他恨之入骨的女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些日子一直都被头疼折磨的整个人都要发疯的顾承锐呆呆地看着依然被他牢牢握在掌心中,被鲜血染得猩红一片的匕首,发出了一声不似人类的哭嚎声!

    哪怕是顾承锐哭嚎的再痛苦再绝望,接受了陆拾遗命令的隐凤卫们都不会有片刻的心软或同情,她们直接出手把顾承锐推下了软轿,然后就这么抬着陆拾遗朝着京城所在的方向疾奔而去了。

    被她们推了一个倒栽葱的顾承锐在大半个身体都摔没进冰冷的雪地中以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他在顺天府衙役班头等人的忐忑注视下,怔怔然地看着自己依然紧紧攥握在手心里的匕首,一滴晶莹剔透的泪从他的眼眶无声滑落。

    而脱离了他视线的陆拾遗也在这一刻满心无奈和歉疚的再次睁开了眼睛。

    她默默将一直藏在素袄里已经快要流光的胎羔皮血囊随手抛出软轿,然后用干涩的几不可闻地只有她自己才能够听得见的声音,低低呢喃道:“希望我今天的所作所为能够暂时骗过你那具躯壳的潜意识,让你的灵魂重新变得稳固下来,也希望你……你能够坚强一点……好好的带着对我和对大毓皇室的仇恨顽强的活下去!”

    “夫君,”她掀开软轿的暖帘,倾着身,强忍着满心的不舍,很努力、很努力地往后眺望,“我在京城,等着你来报仇雪恨,等着你来夺这大毓朝的万里江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