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 > 180|刘承锐番外
    有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

    心里只惦记着她,除了她以外谁都不想要?

    有没有这样深爱过一个人?

    爱到了血肉里,爱到了骨头里,爱到了灵魂里?

    我很幸运。

    因为我的心里就藏着这么一个人。

    她不是别人,正是我的拾娘。

    每每只要在心里浮现拾娘这两个字,我的心窝都暖烘烘的,热得烫人。

    她对我太好,好得我都有些无以为报。

    我总是再给她添麻烦,添各种各样的麻烦,还一次又一次的把她给忘记……甚至到了后来,还直接变成了一只必须要靠着她的精心照顾才能够存活的小鹦鹉。

    尽管这样,她都没有嫌弃过我。

    在我是小鹦鹉的时候,她照顾着我,在我从小鹦鹉的躯壳里脱离出来,重生到另一具身体里把她忘了个精光以后,她也没有嫌弃我,依然想方设法的,如同大海捞针一样的到处寻找着我的身影。

    她坚信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坚信我们还有重逢的那一日。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没有她的坚持,如果她在我离去以后,放弃了继续经营慈幼院,那么,她还会不会被当地官府推荐,她还会不会来到京城,还会不会与我重逢?

    那个如果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过可怕,让我几乎不敢去往深里想。

    因为我知道,她是我的命,我根本就没办法接受与她有任何分离的可能。

    自从她回到我身边做了我的皇后以后,我的耳边就总是会出现十分神奇的幻听。

    经常会有一个声音提示着我到底应该怎样去和她相处,怎样去守护她。

    每当我又要做糊涂事的时候,那个声音总会急匆匆的跳将出来阻止。

    语气怒其不争又充满着羞愧和自惭的味道。

    我莫名的就知道那个在我耳边说话的声音的主人就是我本人。

    这是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觉,就仿佛得了妄想症一样的微妙。

    不过我还是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

    甚至都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拾娘。

    在那个声音的帮助下,我少走了很多弯路,对拾娘也更了解了几分。

    特别是那个耳报神偶尔在话语里透露出来的一鳞半爪,更是让我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感到栗栗危惧。

    因为我不敢想象,我的拾娘曾经的轮回里,居然为我吃了那么多的苦。

    可她从来不说,每当我好奇的问起我们的前世时,她告诉我的永远都是那些会让我们全身心都变得快活起来的温馨小故事,至于那些有可能让我感到难过的,她总是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用春秋笔法带过。

    拜那个与我有着很深渊源的耳报神所赐,我深刻的体会到了我与拾娘的幸福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因此,在我和拾娘的儿子长到能够独当一面以后,我就迫不及待地把整个大夙朝的江山都交到了他的手上,然后带着早就猜到我会这么做的拾娘跑路了。

    对于我的这种行为,朝中的文武百官们都表示理解,在他们看来,我这是肖似了我的母后。

    毕竟,在他们眼里,我母后也是个不恋栈权位,一到我能够亲政的时候,就二话不说放手的好太后。

    我和拾娘离开宫里以后,执手并肩,游遍了大夙朝的大好河山。

    慈幼院也在大夙朝的每一个角落生根发芽。

    虽然我并不知道我们这样做,能够得到多少的功德,但是不得不承认,我们确实从中收获了很多乐趣和满足。

    岁月如梭,转眼,我们又白发苍苍,垂垂老矣。

    因为有拾娘陪着的缘故,我并不害怕死亡,我只期望来世。

    我希望来世我能够争气一点,我希望来世我能够记住我的拾娘,能够像她保护我一样的把她护在掌心里,让她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过上一辈子。

    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一切就如拾娘所说,我的灵魂太过孱弱,像现在这样亦步亦趋地紧跟着她都已是勉强,又怎么可能如同拾娘一样的,保留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世记忆?

    我很失落,但心里却并不绝望。

    因为我知道,终有一日,我也会变得像我的拾娘一样强大。

    我只是希望,那一天能够来到早一点、再早一点。

    在离开人世的时候,我终于尽数接收了那些梦寐以求的记忆。

    那些记忆确实如同那耳报神所说的一样,酸甜苦辣尽皆有之,那些记忆确实如同那耳报神所说的一样,不深入则以,一深入就肝肠寸断。

    我静静地看着我的拾娘,看着我白发苍颜的拾娘,看着这个为我掏心挖肺,为我不惜生命,为我付出所有的傻瓜。

    她总是一口一个的叫着我傻小子,总是说我傻得可爱,可是她却不知道,她才是那个真正的傻子!那个不求回报,一心为我的傻子!

    在彻底脱离那具腐朽的肉身以后,我才想起了一切,我才想起了我与拾娘的初见。

    那时候的我,只是小千世界里的一抹孱弱灵识,甚至连灵魂都称不上。

    那时候的我,只是身为女帝的她身边的一个小起居注官。

    那时候的我,活在一个女尊男卑的世界里。

    在她没有出生以前,那个世界的男人只能作为女人的依附存在,任打任骂,苦不堪言。

    直到她出生,直到她的登基,才改变一切。

    那时候的我,只是一个芝麻小官的儿子,可是我在第一眼瞧见她的时候,我就被她那一双凌厉又冷漠的仿佛激不起半点涟漪的凤眸彻底的迷住了所有心魂!

    我仰望着她,我渴慕着她,她就像是天山上的白雪一样,晶莹剔透又冰寒蚀骨。

    我想要靠近她,尽我所能的靠近她。

    我放弃了像其他的男儿一样嫁人生子,我点灯熬油一样的埋首于书本之中,为的就是能够成为一个当时让无数人诟病的男儿官!

    我要当官!

    因为只有这样,我这个地位卑微血统不纯的人才能够靠近她!

    靠近当时让所有男儿心向往之又求而不得的她。

    我做了她的起居注官。

    整日整日的陪伴在她的身边。

    虽然她从没一次正眼瞧过我一回,但是对于当时的我而言,能够陪在她的身边,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看着她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的把一个摇摇欲坠的皇朝又重新来回到正常的轨道上。

    我看着她做了别人口中的千古一帝,却从里到外的都散发着一种孤寂的寥落气息。

    她是孤独的。

    也是寂寥的。

    我从没有一刻清楚的认知到这一点。

    可是,即便我懂得了她的孤独,我却没办法,也没有资格去走近她。

    因为她太耀眼了,她不是我这样的人能够匹配得上的。

    只是即便如此,我依然想着她,我的梦里是她,我的眼里是她,我的心里还是她!

    我慕她如疯,爱她如狂,但我却不敢告诉她,因为我不配。

    因为当时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连稍微走近她都会止不住心跳如擂鼓的小起居注官。

    她是个冷清又透彻的人,似乎天生就是为了她的任务所生一样。

    任务一完成,她就会毫不犹豫的了断自己,去往下一个世界。

    我刚认识她的时候,什么都不懂,真的就如她现在所说的那样,是个稀里糊涂的傻小子。

    她走的时候,我完全猝不及防。

    我至今都还清楚的记得,那是冬天一个罕有的暖阳,我怀着又要再见到她的雀跃,尽我所能的板着一张脸出现在她的寝宫外,等着她的出来。

    可是我没能等到她,我等到的是乱成一团的宫人,我等到的是神情凝重的宗人府宗令,我等到的是脸色铁青如丧考妣的文武百官。

    我整个人都懵掉了。

    我完全没办法反应过来。

    我只知道呆若木鸡一般的听着他们用惊恐的声音大声嚷嚷着“凤帝崩卒!”“凤帝崩卒!”

    我心如刀绞!

    我当场就呕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

    直到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是那般、那般的可笑!

    如果早知道她会就这样离开,我、我哪怕被她瞧不起,哪怕被她骂做是不知廉耻,我也要告诉她,我对她的喜欢!

    我不求她的垂青,也不求她的回应,我只是想告诉她……

    告诉那个在十五中秋月圆夜,背对着我孤零零的站在湖心亭里一边执壶仰头往嘴里倒酒,一边抬目眺望天空一轮圆月的女子……

    我倾慕她……

    打从心底的盼望着她好……

    我只想告诉她……

    如果她不嫌弃我粗鄙的话……

    我很乐意陪伴在她的身边……

    不论她让我做什么……

    我都心甘情愿……

    可是没了!

    可是没了!

    什么都没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我看着四处如同无头苍蝇一样乱窜的宫人,头一次丢掉了我的谨小慎微,头一次丢掉了我的唯唯诺诺,我发疯也似的冲进了她的寝宫!

    我要去看她!

    我要去看她!

    可是他们怎么会让我去看她呢?

    我没资格啊!

    我没资格啊!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可怜的被人瞧不起的男儿官啊!

    我被两个手劲很大的粗壮宫人用力压在了冰冷彻骨的金砖之上!

    所有人都说我疯了!

    我也觉得我自己疯了!

    地位卑微又发了疯的我,是没有资格送她走的。

    地位卑微又发了疯的我,是没有资格给她扶灵的!

    我只能蜷缩在人们临时关押我的一间冰冷偏殿里,默默听着外面嘈杂无比的声音。

    我听着,听着,心里就涌现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我要殉她!

    我要生殉她!

    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放着她孤零零的走了!

    我是她的起居注官,生时是,死时也是!

    哪怕我没资格葬在她的身边,哪怕我死后只会被拖去化人场,我也甘愿,我心甘情愿!

    对于一个一心求死的人而言,死亡的方式有无数种。

    我选了最快也是最利落的一种。

    我把曾经从她那里偷来的一把玉梳子一点一点地磨开了自己的颈动脉。

    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因为这一刻,更痛的是我的心!

    是我那颗因为她的薨逝,几乎要碎成齑粉的心!

    我死了。

    我轻飘飘地化作一点小的可怜的光点飘出了我的躯壳。

    我不去在乎那具瘦小又其貌不扬的肉身,而是急匆匆地循着外面的声音去找她!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得到她,可是我还是要找,我一定要找,我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她!

    然后我找到了。

    她依然穿着一身凤帝的金凤冕服,背负着双手,步履沉稳而从容地朝着天空一步一步地走去。

    在那遥远的高空之中,赫然有一本类似于书本状的东西在不停的散发着耀目的金光。

    我看着她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也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即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依然一鼓作气地紧跟着她扑了进去!

    对那时候的我来说,只要是能够跟在她的身边,刀山也好,火海也罢,我都无怨无悔!

    谁知道,那里却并非我曾经以为的鬼门关入口,也对,鬼门关的入口怎么会是一本紫檀木雕琢而成的,金光闪闪的书呢?

    我来到了一个十分神奇的地方。

    这里是一座三层的木质建筑。

    她似乎很熟悉这里,在这里,她就和在自己的家一样自在。

    她的眉宇间少了在下面的冷肃和薄凉,多了几分淡淡的安适和写意。

    我很喜欢这样的她。

    我每天都这么看着她。

    虽然她看不到我,也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依然觉得心满意足。

    我甚至觉得,以后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要理,就这样过下去。

    可是我很快就知道,这是我的奢望。

    因为在我们呆了没多久,这间木质小楼就有人过来拜访了。

    这些人都有着各种各样的苦难和辛酸,她们是来求助的。

    她们是来找她拾遗补阙的。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跟着她一起轮回了一个又一个世界。

    有的时候,我很幸运,能够保留从前的记忆,这样我就能加快速度的找到她,陪伴在她的身边,有的时候,我很倒霉,把她忘了个一干二净,不过哪怕我把她忘记了,冥冥之中也会有一股牵引让我找到她,让我再次对她动心动情,再次如同前面的好多世一样,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又心满意足的陪伴着她。

    一世又一世,一世又一世。

    我开始有些追不上她了。

    我能够感觉到我的那点少得可怜的灵识在一点点的减弱,在一点点的消亡。

    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懵懵懂懂的傻瓜了,在跟着她轮回了这么多世,我也明了了自己目前的处境到底是什么,我也知道要怎样才能够改善。

    只要我放弃跟着她一起去下面的世界,只要我老老实实的呆在那座三层小楼里就好。

    因为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她从下面带来的灵魂本源和功德之力总是会或多或少的落在我身上,让我也能够在她吃肉的时候,跟着她喝上一口热汤。

    可是我怎么甘心呢?我怎么甘心孤零零的一个人呆在小楼里呢,就算我知道她会回来,就算我知道以她的强大,下界绝对没有人能够伤害到她,可是我依然舍不得啊!我依然想要陪在她身边啊,哪怕她不知道这世上有个我,哪怕她不知道有个微不足道的小可怜一直都陪伴在她的身边也一样。

    我必须跟着她。

    哪怕是魂飞魄散也在所不惜!

    可是我怎么都没想到!

    我怎么都没想到!

    做了她那么多年管家、仆从、小厮、同窗、同僚、亲戚、路人的我!

    居然会在即将消亡的那一世,成为了她的丈夫!成为了她的丈夫!

    那一世的我,又遗忘了所有,可是即便遗忘了所有,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也知道,我在自己的心坎里藏了一个人,这个人是白天的耀阳夜晚的皎月,是我永生永世都没资格靠近的存在,可是我依然喜欢她!偷偷的喜欢她!

    我和她度过了非常快活、非常幸福的一辈子!

    等我如同往常一样从那具孱弱不堪的躯壳里飘出来的时候,我听到她在抱着我的尸体温柔地唱歌,她在唱: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闻树缠藤……

    我痴痴地听着她唱,我反反复复地咀嚼着我们这一世的诸多往事。

    我几乎不可置信。

    我欢喜的几乎要整个人都疯掉!

    那个时候的我告诉自己,哪怕是就是立时魂飞魄散了,我也值得了!我也值得了!

    老天爷啊!你对我何其宽宥又何其仁慈,居然让我能够让我和她能够缔结一世白首之盟!

    我带着随时都可能烟消云散的灵识轻飘飘地跟着她,跟着我的……我的拾娘……一起回到了我们的家!

    我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很长时间了,可是我一直都不敢在心里把这个念头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因为别说是说,就是想,我都觉得这是对她的亵渎!

    不过现在没关系了!

    和她在一起的那一世,让我莫名的有了底气!

    特别是在我看到她居然给我画起了小像时,我简直喜大普奔的要像个孩子一样在那间充满着香气的屋子里打起滚来!

    我认识她,不,是我的拾娘,我认识拾娘也有这么长时间了,我知道她的习惯。

    只有真真入了她的心,进了她的眼的人,她才会给他们画一幅小像,藏在这座三层木质小楼里。

    因为她怕她轮回的世界太多,会遗忘掉那些能够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人。

    可是我从没有想过,我自己竟然也会有这样的殊荣!

    可是我从没有想过,在被我的拾娘无视了这么多世以后,她居然……她居然会画我!居然也会画我!

    我飘飘然的跟着我的拾娘再一次跳进了那本由紫檀精心雕琢而成的书本之中。

    虽然我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可是我一点都不害怕,我只想要在最后陪我的拾娘一程!

    只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的拾娘……我那从我认识她以来,就从不曾发现过我的拾娘,居然在这一世!在我已经做足了充分准备与她单方面告别的这一世,发现了我的存在!

    她不止发现了我,还在我濒临死亡的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毫不吝惜的把她积攒的灵魂本源和功德之力灌入了我的灵魂之中!

    我那飘飘渺渺、苟延残喘的灵识因为她而再次有了焕然新生的可能。

    当我再次从那具帝王的躯壳里钻出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从灵识变成了灵魂。

    一个真真正正的灵魂!

    虽然我还是一个光点,但是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因为,在回到我们的家里时,我发现我的拾娘她能够看到我了!

    她看我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柔,是那样的欢喜,就好像……就好像我是她最珍贵的宝物一样。

    我开心极了,虽然我们还没有办法沟通,但是,我真的横向要告诉她,很想要告诉她,拾娘,你放心,以后你不会在孤单了,因为我会一直、一直的陪着你,一直、一直的陪着你走下去。

    从冗长却半点都不觉得繁琐的记忆中回过神来,我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

    那时候的我,是多么的天真啊!

    天真的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帮到拾娘,天真的以为自己以后真的可以和拾娘过上幸福的生活。

    结果呢……

    结果呢……

    想到那些在拾娘终于发现我以后,我所做的蠢事和拾娘为了保护我所作出的种种付出……

    处于魂魄状态的我,险些没有因此而当场落下泪来。

    我几乎是失魂落魄地回到了那座三层小楼里。

    我没办法再像以前一样,没心没肺的在拾娘面前转悠,而是老老实实地蜷进那个装了诸多拾娘给我画的小像的盒子里去养精蓄锐!

    我要想方设法的在下一世保住自己的记忆!

    我发誓,只要我能够记住一切,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的,加倍的对我的拾娘好!我一定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