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九章 含情脉脉啊
    “哦,对了。刚才你问林广连是有什么事儿吗?”林微脑子猛然忆起两人见面后的细节,于是问道,“是来找人吗?”

    如果这人跟唐老爷子有关系,那么分期付款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在他们这个镇子里想找一个买得起人参的人不多,况且这人还说了给利息。

    再者,要是两人有关系,那么混个脸熟,以后就好办事儿了!

    这叫什么?

    一举多得!

    “你认识林广连?”唐慎不答反问。

    “认识!怎么能不认识?”林微利落答道,“都是一个村子的人,你要是找人,我闭着眼睛都能给你带过去。”

    再说了,那可是她爷爷。

    两家就住在一个院子里,还能不知道路怎么走?

    “我要找的人就在他家里。”

    这事儿没什么好隐瞒,一个村子,消息传递是极为迅速的。隐瞒,没什么意义,也没有必要。且爷爷过来的时候是开了车过来的,这事儿怕是早就传开了。

    她们家今天就来了一个唐老爷子和那个警卫员。看这男人派头,不像是找警卫员的。

    “你是唐老爷子的孙子?”林微试探着问道。

    唐慎看着她,不否认,也没有承认。

    哟!

    也就是说,眼前这人就是她那无缘的小姑父?让小姑姑未来肠子都悔青的人?

    林微睁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唐慎,像是在看什么稀罕物。

    啧啧!

    怪不得小姑姑会后悔,要是她,她肯定也会后悔。先不说别的,就这长相,搁在哪个时代那也是人群中的佼佼者。鼻梁高挺,唇形完美,就连那眉毛也是修长舒朗的。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的身材,一双看似波澜不惊的黑眸也似乎暗暗蕴藏着锐利和强势。这男人像是休憩中的豹子,慵懒中透着难以言说的危险。

    可也正因为危险,才有着蛊惑人心的诱惑。

    对于拥有劣根性的人类,这种诱惑最是难以抵挡。

    林微小声嘟囔了几句,默默为姑姑点了根蜡烛。

    不知等会儿回去,两人见了面会是一副怎么让人喜乐见闻的场面!

    林微低下头,嘴角微微勾起,一边收拾着手里的人参,一边说道:“我答应你了。你每个月把钱寄到镇子上,固定个时间,到时候我去取。”

    要是每个月都寄到村子,估计出不了两个月,流言就得满天飞。

    她倒是无所谓别人说什么,可是现在这个年代还真得注意影响。家里还有妹妹,她可不想以后别人因为这个攻击那么小的孩子。

    而且,她现在隐隐有个念头,只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找个理由出去,自然是方便的多。

    “可以。”唐慎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慢慢收回视线,“就定在每个月的十五号。”

    林微点点头,没有任何异议。收好人参,起身,带着唐慎往山下走。

    林微走得很快,唐慎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她。

    “你刚才说什么小姑父?”

    走着走着,唐慎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林微正想着事情,心理防线很低,闻言,脱口而出,“你和我小姑姑不是有婚约吗?”

    话一出口,顿时一愣。

    她刚刚说什么来着?

    “你小姑姑?”唐慎皱眉,他什么时候有的婚约?

    见唐慎板着脸,似乎不知情的样子,林微笑嘻嘻地摆摆手,“我可不知道具体情况,你还是问你爷爷的好。”

    她要是现在说透,万一有什么偏颇,这爷孙俩闹起来了咋办?

    所以,人呐,一定要慎言。

    “你是谁?”

    “我啊?”林微笑着转过身,指指自己的鼻子,“我是林广连的孙女。”

    这人真不知情?

    林微有些嘀咕,否则他脸怎么那么臭?

    唐慎看了她一眼,突然扯住她的胳膊,“快点下山。”

    幸灾乐祸?

    那就一起不爽好了!

    唐慎技巧性地拽着林微,脚下步子极大地往山下走,全然不顾林微的挣扎和抗议。到了山脚下,林微只剩下了喘气儿的劲儿。

    她本来就是属于缺乏锻炼的人,不然也不会因为喝了井水,洗了井水澡,泡了井水脚落得一个宫寒的下场,造成例假几近于无。今天已经走了那么长时间的路,从家到地头,从地头到山上,又从山上到山下,这些运动量几乎可以抵得上她之前大半年的强度。

    “你发什么疯!”

    这男人太小肚鸡肠了!

    不就是幸灾乐祸了一下下嘛?至于这么报复她吗?

    她简直要累残废了!

    “我不知道。”唐慎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脱口而出。

    说完,立即觉得有些不自在。他跟她又没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向她解释?真是奇了怪了!

    林微翻了个白眼给他,脚下沉重地往家走。

    她已经可以预见,明天她将会是怎样的浑身酸痛……

    “你怎么才回来!看没看见几点了?”

    林微一只脚刚跨进大门,林明月就冲她吼了一句。

    “没有!”林微眨眨眼,冷笑着回了一句。

    敢咒她爸,就别想她给她好脸色!

    “我不管你有没有,快把这些蒜给剥了!”林明月霍地站起身,一脸阴沉厌烦。丢下一句话,就赶紧头也不回地去洗手,好像再停留一分钟,她就会晕倒一样。

    蒜?

    林微瞅了一下地上数量可观的大蒜,默默地同情了小姑姑一把。怪不得她火气那么大,原来是让她碰了人生中最讨厌的东西啊……

    厨房里,奶奶刘英正在切菜,妹妹林果在在烧火,哥哥在打下手。林微想了想,还是乖乖坐在小凳子上,慢条斯理地剥起蒜来。一边剥蒜,一边指了指堂屋的位置,“你爷爷估计在和我爷爷说话,你直接进去就好。”

    唐慎跟刘英打了声招呼,沉稳地往堂屋走。

    只是刚到堂屋边上,就听见“哐当”一声响。

    林微猛地抬头,乐呵呵地朝声源处看去。

    林明月满脸通红,手上的洗脸盆早就掉在地上,泼了一地的水。那水顺着流了出去,将她最喜欢的鞋子给弄得*的。她却像是没感觉到一样,看着唐慎的眼睛简直要滴出水来。

    原来这就叫含情脉脉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