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十四章 半真半假
    老太太一进厨房就横了林微一眼。

    林微有些莫名其妙。不让她出去拿东西她就不去拿东西,让她烧火她就烧火,这样乖顺的样子,就是她自己都没见过,老太太更是想都不要想。

    可现在倒好,老太太还和她横上了!

    林微哼笑,真是不惜福!

    她冷冰冰的时候,谁敢这么对她?

    人啊,果真是不能太善良了……

    在农村,尤其是这个缺衣少食的年代。一旦家里来客人,小孩和女人是不上桌的。怕小孩子没规矩,看见好吃的就胡吃海塞。怕女人上不了台面丢人。但真正来说,还是怕客人吃不饱,家里人吃相太难看,最后难堪。

    知道自家不会上桌,林微也懒得看她那张脸,转身回自家厨房拿了一个盆子,各样菜扒拉了一些,拿了几个馒头就走。

    老太太本来想说些什么,但看见她做事儿有分寸,并没有扒拉走很多饭菜,其他什么也没拿,也就没说什么了。

    林微端着饭菜往自家的小堂屋走,经过林明月的时候,看都不看她。

    这俩人是瞅着她今儿脾气好,搁着劲儿欺负她找存在感是吧?

    眼角余光看见小姑姑林明月红肿愤怒的眼睛,林微感慨万分。

    “哥,果儿,你们把饭菜摆一下。”放下饭菜,林微朝里间喊了两人一声,“我去外面看看咱妈回有没有来。”

    林微她们家和林老爷子虽然是在一个院子,但是中间却还是隔了大半堵墙,就像是一个“口”字里面加了半竖,那空白出来的地方算是一个出入口。平时进出还是同一个大门,她们也没另外开一个出口。算是一个大院分成了两个小院子。

    林微还没走出自家小院,程曼就走了进来。

    林微赶紧接过她手里的水壶,“妈,水已经倒好了,你赶紧去洗洗,一会儿就能吃饭了。”

    “还发烧不发烧?不舒服就躺着,等我回来再做饭。”程曼把锄头放在墙根,粗糙的手掌立时搁在她额头上。仔细感受了一下,脸上终于出来一个笑花,“烧退下去了!”

    这个时候的程曼年轻漂亮,虽然皮肤黑一些黄一些,但整体来说是个美人。即便不说长相,最起码她的气质要比村里极大多数的妇女要强上不止一个档次。毕竟是读过书的,心里比一般人要清明,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比起后面失去儿子,丈夫不良于行,女儿远走高飞的样子,程曼俨然是变了一个人。

    林微不敢看程曼,她心虚到愧疚。

    这个时候的母亲有多么优秀,就证明那个时候的她有多么混蛋。

    “怎么了?”程曼见她低着头,有些担心,眉头蹙起来,显得两眉之间的竖纹越发明显。“是不是哪里还不舒服?你一会儿吃过饭再睡一会儿,也别瞎想,咱就是砸铁卖锅也供你们上学。”

    林微咬着腮帮子肉,努力克制住自己,硬是笑着扬起了头。“妈,对不起!”

    这句话她欠了两辈子。

    “傻瓜,有啥对不起的。只要你们好好的,没病没灾,那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了。”程曼拍拍她的胳膊,“别的,妈啥也不求。”

    说完自去洗手。

    林微亦步亦趋地跟着她,讲了父亲林志远,讲了唐老爷子,讲了药膏,讲了哥哥。程曼手上不停,但却听得认真。

    洗了手,程曼正要去喂林志远吃饭,却被林微拦住。“我给爸喂饭。”

    程曼点点头,端着一碗饭坐在旁边看着。

    林志远边吃边仔细打量着林微,像是才认识她一样。

    “爸,你是不是觉得我变了啊?”

    林微笑笑问道。

    她知道父亲在想什么,也没打算什么都不说。毕竟是亲人,一个那么跋扈的人突然就变得懂事自立,不奇怪才怪。尤其是农村,那么多的鬼怪传说,看见这样突然举止大变样的人,心里不发毛才不正常。

    林广连点点头。从回来到现在,闺女突然懂事儿了那么多,要不是没说什么奇怪的话,也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儿,他都要找孩子妈去村东头请人来驱邪了。

    “我发烧的时候做了个梦,梦见我把哥哥害死了。”想着前世,林微眼里的闪过真切的害怕,“哥哥浑身流着血,找到我说,如果我再那样下去,就把我弄死。”

    程曼咬馒头的动作顿了一下。

    “在梦里,你们都不理我。说是我太坏,以后再也不要我了。学校也不要我了……”

    林微话里真真假假,但流露出的感情却是真实的。

    林志远笑了一声,“一个梦就把你吓成这样?”

    “我从来不做梦的,可一做梦就梦见这个了。”林微抿唇,佯装有些生气,嘟囔道,“您别不信。那肯定是老天爷提醒我呢!”

    见闺女生气,林志远打圆场,“好好好,咱们以后都要变好,省得再做噩梦。”

    这闺女不是个胆儿小的啊?

    除了软塌塌的活物,她怕过什么!怎么就一个梦吓成这样?

    林志远虽然不理解,但对闺女的变化还是欣然接受。

    喂完饭,林微走到堂屋坐下,三下五除二吃完了饭。朝外头看了一眼,小声对几个人说道,“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你们千万别叫啊。”

    “什么东西?”程曼正准备收拾碗筷,闻言停下,看着她,“不许吓唬人。”

    “我吓唬谁了?”林微撇撇嘴。

    “我!”林果瞪她。

    “还不知道谁吓唬谁呢。”

    她除了揍林果,就没干过吓唬她的事儿。一来妹妹胆子大,不怕那些虫子什么的东西,就连蛇都敢抓的人还有什么能吓唬得了她?妹妹不拿东西吓唬她就够好的了!

    “你老打我。”林果控诉。

    “你别做些欠揍的事儿,我会打你?”林微挑眉看她。

    是谁在她睡懒觉的时候把毛毛虫丢她头发上的?又是谁大冬天掀她被子的?更是谁把苍耳扔她衣服上的?

    欠揍的熊孩子!

    当然她不否认有时候打的确实重了一些。可谁让她撞枪口上了呢?

    “要看什么?”林泽瞧了两人一眼,沉声说道,“下午还得上工,你说完让咱妈赶紧睡会儿。”

    林微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笑着放在桌子中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