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二十五章 戒备啊
    “头上有伤不知道啊?你这一擦又得出血。还想不想好了?万一留疤了,看你一个姑娘家咋办!”

    见母亲程曼满眼不赞同,林微干笑两声,悻悻地把手放下去。

    她这不是忘了么?

    “大叔,我们先慢慢往前走,你把门给锁好再跟上来。”高壮男人对着木匠老头说了一声,推着车就往前走。

    林微和程曼一左一右护着老太太,没说话。倒是高壮男人笑了一声,朝着林微问道:“丫头,见了叔咋不说话啊?这成了大学生,还腼腆起来了。前阵子你说让叔在市里给你捎带东西,到底要带啥,你还没跟叔说呢。明儿我要去市里一趟,你现在说说,我好记下来。”

    带东西?

    她啥时候说的?

    林微怔了一下,随后笑笑,“谢谢叔,我现在还没想好,这次就先不买了。”

    现在除了必须买的东西,手里的钱她是不愿意动一分一厘的。父亲林志远的身体最起码得休养三个多月,毕竟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不是?这期间要想恢复的好,营养得跟得上。

    而这营养,是跟钱挂钩的。

    再说了,这次搭上木匠老头,虽然没费什么力气脑子,可怎么也得在父亲休养期间把这人情走起来。不然,等父亲好了以后,情分淡了,还怎么让他收了父亲当徒弟?

    而且还有拜师礼这一件事儿。

    木匠老头虽然古怪,但手艺真不错,会雕能做,那小物件看起来就跟艺术品似的。就凭这一点,那拜师礼都不能差了!

    凄惨的是,目前她想的发财致富的法子全部夭折了!

    “行,你有啥要捎带的,想到了再跟叔说。”

    之后几人也没怎么说话,到了镇卫生院,林微也不去看额头,执意陪着将老太太送到了医生那里,才掉头去看额头上的伤。倒不是说她有多心地善良,而是她好不容易能让老头欠她一个天大的人情,都到这一步了,咋地也不愿意让别人给分走功劳!

    说她卑鄙就卑鄙好了,能成功啥都好说。

    再说,她也没做什么损人利己的事儿不是?

    “额头没什么大碍,今儿上了药,别碰水,痒了也不要挠。”仔细问询查看了一番,医生交代道,“辛辣的东西要忌食,其他也没什么好交代的了。多休息。”

    “诶,多谢大夫。”程曼听没有大碍,顿时松了一口气。

    林果站在一边,见母亲和姐姐都没问留疤的事儿,眨巴眨巴眼,脆生生地开了口:“那我姐的额头会留疤吗?”

    “其实就是擦了点皮,长长就看不见疤了。”伤口结了痂,脱落之后皮肤颜色总是有些不一样的。但小姑娘年纪轻,恢复能力也好,要留疤也不太容易。

    程曼付完钱,带着闺女去找木匠老头。是她们把人拉过来的,总要把人再送回去才算安心。

    刚走出医院,就有一个妇女迎了上来。笑着说了两句话,就把程曼拉到一边,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给了程曼一封信。

    程曼有些疑惑,随手就把信打开了。一看见信上面写了什么,顿时火冒三丈。抿着唇,咬着牙,喘着气把信读完,脸上的神色变得复杂而怔忪。

    那妇女林微不认识,但母亲程曼脸上的表情变化她倒是没有错过一丝一毫。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妇女,林微有些担心她,就往前两步,想要问问出了什么事儿。结果,她刚往前走了两步,母亲就猛地后退了一大步,一脸戒备地把信塞进口袋里。

    林微傻眼了,这是啥情况?

    “妈?”

    程曼复杂地看了一眼林微,声音有些干涩,“没什么事儿。天快黑了,咱赶紧把人送回去,再回家。”

    “哦。”

    见程曼不想说,林微心里有些微妙,但最终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现在不想说,总有一天会说吧?即便不说,以后随便**只言片语,她也能推测推测看看。

    只是她实在好奇的很,到底是谁给母亲写的信。镇子上识字的人不多,加之笔和纸都看得比较贵重,谁家想传个话,那都是直接到别人家去说的,既快又迅速。以后即便有啥事儿,那也是空口无凭,谁也不能咋地谁。

    再说,她好像记得母亲也没有啥亲戚在外边,能用得着写信?

    一切弄好,天都已经黑了。

    虽然没有路灯,月亮也是弯弯的一牙。但今儿晴得比较好,漫天星子遍布夜空,只是看着,就让人打心底觉得轻松。

    要是没有今天的那封信,林微或许会感慨,会开心。毕竟,上辈子她后来在城市里几乎没见过什么星星。这辈子不仅看见了,还能天天看这满天的星星。

    程曼一路上不说话,林微也没开口。

    林果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又看看旁边高高的杂草丛,浑身哆嗦了一下。等一会儿,会不会出现鬼啥的啊?她可是听村前的王奶奶说了,小孩子不能走夜路,不然就会被鬼抓走,再也回不了家了。

    “妈,我害怕。”

    林果哆哆嗦嗦地走了两分钟,带着哭腔,贴着程曼的身子,闭着眼睛小声说道。

    “怕啥?这路咱走多少次了,再说不是还有我和你姐的吗?”程曼无语,她这小闺女看着胆大,其实是个胆儿小的。你要说她胆儿小吧,偏偏又爱听村前边的王大娘说鬼怪之类的故事。听完就吓得不敢夜里上厕所,非要人陪着。

    “你又听人家讲鬼故事了。”林微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找虐吗?

    一听这个“鬼”字儿,林果哇地嚎了一嗓子,随即抱紧了程曼的腰,把脸埋在程曼的腹部,哆嗦着,再也不敢抬起头来。

    “瞅你那胆子!以后不许听鬼故事。”林微笑得直不起腰,“以后你撒欢听鬼故事的时间正好用来跟我学习,多好。”

    上大学之前,得把她这个妹妹的学习进度赶上去。再不济也得跳个两级,省的毕业之后都成老姑娘了。

    “你都要上大学了,还让我跟你学?难道你不准备去了?”

    她才不信呢!为了上学她这个姐姐都把自己折腾病了。现在有钱了,更不可能呆在村子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