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二十六章 知道了
    林微挥挥手,正要干脆利落地回一句“不上了”。却突然想起中午做饭时奶奶说的那番话,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林果年纪小,不知道有些事情的严重性,万一说漏嘴就不好了。看奶奶中午那意思,如果她不去上大学,这老太太就可能把她给顶替了。

    拍拍林果的脑袋,林微模棱两可地回了她一句话。“不管去不去上大学,你还是要学习的,咱家总不能出一个小文盲吧?”

    不去上大学这事儿,她得找个机会跟爸妈交交底。

    夜色下,林微并没有注意到母亲程曼复杂的神色。

    “妈说了,考上了就上。”程曼语气坚定,“吃公家的饭,总比一直种地要强。一辈子都窝在村子里有什么大出息?钱不够了咱借,总之咱得去上学。”

    看那些有能耐的,哪一个不是有大学问的人?

    程曼跟林志远一样,断断续续上了那么多年的学,懂得的自然比一般人多,知道学问对一个人来说有多重要。如今国家需要读书人,那读了书的,以后肯定是错不了的。

    “上大学不是不要钱吗?”林果突然疑惑地问了一句。

    今儿中午她可是听唐家大哥说了,上大学不要钱。就是来回车费,洗脸盆暖水壶啥的要自己掏钱。

    妈难道不知道吗?

    程曼闻言,心脏一跳,霍地蹲下来,扒着林果的肩膀,急声问道。“你听谁说的?”

    闺女这句话虽然是问句,可语气却肯定的很。

    只是,上大学怎么可能不要钱?

    古时候没有束脩就没办法入学,到现在小学依然是要收学费的。大学是什么?那可是最高学府!

    不可能!不可能的!

    程曼连连摇头,心里不相信,可又想相信。

    只是,这大学是国家鼓励上的,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可能不收费?

    “我听唐爷爷的孙子说的。”林果点点头,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他有车,还是解放军,肯定不是骗人的。他还给我姐钱了呢!咋能是骗人的?”

    话刚落地,林果脸色就是一变。

    糟了!说漏嘴了!

    她的新衣服!她的糖!

    “他说的?”程曼仔细琢磨了一会儿,才又问道,“他真跟你这么说了?”

    “……嗯。”

    林果一边忐忑不安地回答着,一边暗自嘀咕。

    妈咋不问钱的事儿?

    林微提起来的心也放回去了大半。估计母亲程曼认为这钱是卖参的钱,所以才没多问。

    不行!

    今晚上得好好教育一下妹子,再敢说漏嘴绝对要挨打!

    因为如果母亲真的开口要,她估计也没法拒绝。

    可这小金库是她准备做事儿的本钱,真要没了,想要前进一步的困难不会小。

    不怪程曼不知道,下乡的知青早就返城了,她们能得到的消息就更少了。这些事儿也就没听人说过。

    听到林果肯定的回复,程曼大大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向亲戚朋友借钱,心里难受的真是想哭都不知道怎么哭。这下好了,上大学不收费,三个孩子上学也就没啥问题了,孩子爸也能好好养伤了。

    “这事儿我得好好问问。明儿我就去问问你孙叔,他经常去市里,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就是不知道,这次去市里也能帮我们打听打听。”程曼脸上不由自主地带上了笑意。

    今儿的一封信看得她难受的想找个地方嚎啕大哭,如今好了,谁的脸子都不用看了,也不用顾忌谁了。

    谁敢打两个孩子上学的主意,她就跟谁翻脸。

    林微之所以没跟哥哥说上学收费的事情,就是想着自己留下来。现在母亲程曼知道了这件事儿,估计想要不去上学很难了。母亲性子看似绵软不争,但真计较起来,还真不好说服。除非她还跟以前一样,不顾二老的心情,我行我素。

    程曼心里高兴,走路也虎虎生风。她得赶紧回去把这事儿跟孩子爸说说,让他也放心放心。

    林微和林果跟着程曼,竟然还要小跑。

    几人离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看见一个黑影子在大门口走来走去,不时往远处望望。

    “哥,我们回来了!”

    林果远远喊了一声,丢下程曼和林微,飞一般的跑了过去。

    那黑影子就是林泽,他看妹妹和母亲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着急的不行,可还要照顾着父亲,于是只能隔段时间就跑门口看看。

    “妈,你们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是帮了李大伯一个忙,这才回来晚了。”程曼喜气洋洋的样子让林泽有些疑惑,知道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也没有多问。

    一进院子,林明月正好从屋子里出来,见了几个人也没好脸子,哼一声扭头又回了自己屋子,门“砰”地一声给甩上了。这不满撒气的做派,任谁都没办法忽视。

    程曼脸色都没变一下,该怎么着怎么着。林泽倒是看了一眼,只是也没说什么。

    林果撇撇嘴,“什么东西!”

    林微嘴角抽了一下,她妹子又是从哪里学的这句话?拍了拍林果的头,林微笑了笑,“以后不能这样说话,知道了没?谁想让你生气,你就越不生气,到最后想让你生气的那个人自己就得气死。”

    “好。”林果想了想,受教地点点头。

    小姑姑这个人最见不得别人比她好,上辈子她就深有感触。以后她家会越来越好,估计小姑姑心不平的时候还多着呢。现在,何必跟她计较太多。

    一进屋,程曼直奔林志远跟前,语速极快地把自己知道的和推测事情的讲了一遍。

    “这事儿得好好打听一下。”林志远半信半疑,见媳妇儿满脸希冀,也没把话说死。“万一不是咋办?可别因为这没影儿的事儿耽误了俩孩子!”

    “我知道,这还用你说嘛?今儿太晚了,明儿一大早我就去孙大哥家说说去。”

    说完,看了林泽和林微一眼,“你俩上了大学想学什么?”

    林泽不说话,看着林微,示意她先说。

    “哥,你想学什么?”林微笑眯眯地问道。

    她知道哥哥想学跟军队相关的专业,但是这个面太广,而且她也不了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