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五十四章 多大的脸
    回去的路上,林微还有点不敢置信。

    她一个活了两辈子的人,竟然被一个还不到三十岁的男人给轻轻松松逼供了!

    想到这里,她就怄死。

    唐慎问她寄钱地址要不要变,她随口就答了不用变。后面七扭八拐的问话她已经不想去想了,只记得最后自己说了不上大学的事儿……

    她这一句话一出口,唐慎那张脸变得比碳还黑,浑身散发的杀气如果有形,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那看死人一般的眼神,她实在受不了,哆哆嗦嗦地说出自己入学通知书上的地址,他浑身笼罩的寒气才散开。

    他最后说的几句话她实在不想回想,可脑子里却像是烙印上了那几句话,怎么都忘不了。

    他认真严肃地盯着她说,若是敢不去上学,除了不会再寄钱给她,而且会让她一辈子回不了旺山村,回不了家。

    前一句,她不怕。那个洞穴里面的东西,如果卖了,足以让他们家过上好日子。

    可后一句,她不敢去赌。

    权势,地位,这东西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可对每一个人来说,却是如影随形的东西。

    上辈子之所以不敢报复郑子成,屈服于的也不过是这四个字。

    所以,她不敢赌,也赌不起。

    唐慎,抓住了她的脉门。

    车摇摇晃晃地开着,林微出神地想着……

    “微微啊,你要是看上那人了,你就跟舅舅说,咱们把事儿搁明面上来。”一下了车,程亮抱着一包药,靠近林微,小声说道,“可不能背地里跟人处对象。要是被人知道了,成了倒没啥,要是不成,那可是要被人唾沫星子给淹死的。”

    外甥女还年轻,体会不到流言的威力。

    可他这个当长辈的却是经历了不少的流言蜚语。当年孩子舅妈死的时候,他因为太过伤心被那些三姑六婆不少笑话。后来缓过神儿了,只是不想结婚,就被人各种猜测,最狠毒的莫过于他家要断子绝孙。

    正因为他经历过,他才不想让外甥女经历。

    再不当回事儿的人,面对这些唾沫星子,也不会好受到哪里去。

    “舅舅,我跟他没啥的。”林微再次解释。

    这一路上,舅舅时不时瞄过来的眼神,实在让她的反驳从满腔热血到破罐子破摔,再到现在的垂死挣扎。

    “这人挺好的。长得好,说话好,还是个当兵的。你要是想跟他处对象,舅舅不反对的。”

    不反对?

    要是知道这是林明月退婚的人,舅舅还能不反对?

    无力地翻个白眼,林微再没有心力去反驳。

    她现在好累,尤其是知道母亲程曼手里的那封信是谁写的之后,她就更心累。

    前前后后的事情一串联,她就明白了为什么她明明没有报考,最后却收到了通知书。也知道了为什么母亲程曼那阵子对她的态度那么怪异。

    哥哥和母亲双簧唱得不错,她竟然没有发现他们在套她的话!

    还有通知书的事情,那天通知书寄到他们村子,就被母亲半道上截走了。

    不对,是母亲早就跟邮递员打好了招呼,根本就不会送到她手上。后来,那通知书让她看了一眼就被收了起来,无论她怎么找都找不到。

    母亲这招实在是强悍,釜底抽薪啊!

    “程亮,有你的啊!”刚下车走了没多远,就有一个男的上前给了程亮一拳头,暧昧兮兮地说道,“看着不声不响,原来也是个花花肠子。”

    啥玩意儿?

    程亮一头雾水。

    见人要走,忙一把揽住那人肩膀,“啥有意思啊?给哥们说清楚。”

    “不可说不可说!”那人看了林微一眼,打了个哈哈跑走了。

    这可有个大姑娘呢,他一个大男人可不好意思当着人面说的那么清楚。

    程亮站那想了想,还是不明白。抬头问林微,“你明白他说的啥意思吗?”

    “说你是个花花肠子。”

    “……”

    “舅舅没跟你说笑。”程亮挠了挠头,“我总感觉不是啥好事儿。”

    那哥们笑得贱兮兮的,好像他跟他是同道中人一样。那就是荤段子高手,他怎么可能跟他一路?

    林微仔细回味了一下,也发现了问题。

    那男的说话的时候一脸暧昧,舅舅让他解释一下的时候,他还看了她一眼,然后还卖关子似的说什么不可说。

    这样的事情,绝对是跟女人有关!

    “舅舅,”林微想了想,问道。“你有送人家姑娘家什么东西吗?”

    “除了我姐,也就是你妈。还有你姥姥,你们兄妹三个,舅舅还真没大放到送人东西。”他没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儿给大姑娘小媳妇送东西。这年头,搞不好,那是要游街批斗的。

    谁敢做这样的事儿?!

    不过——

    “之前不是有人给舅舅提了一桩媒事儿吗?”程亮突然想起来,“后来不成了,那送出去的东西舅舅就没要回来。”

    嗯,唯一的也就是这么一次了。

    难不成那王云母女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可不是当时都说清楚了么?

    “亮子,你赶紧回去吧!”走到村子口,有人看见程亮,顿时喊道,“你家出大事儿了!”

    东西不能搬的砸了,能搬的都要被人搬走了。要不是村子里有老人儿拦着,估计这程家得被人搬空了不可!

    “叔,啥事儿啊?!”程亮几步蹿到头发花白的男人身边,急急问道,“你跟我先说下。”

    “别问了,你回去就知道了。赶紧地!”

    这也不好说啊,出了这样的事儿,谁知道哪家有理哪家没理啊。

    程亮一扭头,对林微说了句,“也不知道家里发生啥事儿了!你胳膊伤着,慢慢往家走。舅舅先回去看看!”

    说完,一溜小跑,眨眼间就没了人影儿。

    林微本想问问这个老头,可人家直接一摆手,说了句,这不是小姑娘该打听的事儿,直接扛着锄头走人了。

    难道是那个寡妇?

    跟舅舅亲事没成的那个女人?

    呵,这是多大的脸才敢在程家撒野!

    林微一肚子的气瞬间找到了突破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