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十八章 腿软吗
    “你这是不承认了?”

    孙大国媳妇脸一沉,富态的脸上更显横肉四溢。

    “承认你娘的屁!你给我滚!”程曼扫帚被孙黄满夺走,气得脏话都出来了,一指门口,“就你们那癞蛤蟆样儿,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儿,还巴巴地跑到人家门上喊冤!

    “满满,去找她家户口本!”

    孙大国媳妇瞥了程曼一眼,拦着她,对着孙黄满说道:“找到了带林微去登记!”

    现在城市里都说,没有结婚证,那就不算结婚。只要上了结婚证,谁也不能不承认林微是她儿媳妇了!

    孙大国媳妇长得壮实,力气也大。程曼被她拦着,根本就突破不了防线,一听见她这么说话,一时间目眦欲裂。正要喊叫邻居,却被孙大国媳妇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

    此时此刻,程曼满心绝望,可又不甘心这样,狠命地挣扎着。

    “带我去登记?”

    林微看着孙黄满,动了动紧紧贴在他脖子上的镰刀,笑开了,“你有那个命带我去登记吗?”

    是的,早在程曼跟孙大国媳妇对峙的时候,林微就把窗户上放着的镰刀偷偷拿到了手里,背在了身后。听到她们说要找户口本,她更是不动声色地往堂屋门口挪了几步。

    孙黄满离自己太远,不能确定一招制敌的时候,她是不会动的。见孙黄满满脸喜色地靠近自己,到了自己预计好的距离,她才快速出手,一下用镰刀勾住了他的脖子。

    怕他逃脱,林微手上用了劲儿,就看见孙黄满脖子上迅速渗出血来。

    孙大国媳妇一见,顿时魂飞魄散,“嗷”一嗓子,那么粗壮的人就软倒在了地上。

    孙黄满两条腿直打颤,不多时裤裆就滴滴答答的液体落在地上。

    “给我站直喽!”林微冷笑了一声,“这镰刀可是前几天才磨过的,你要是腿一软,这镰刀可是直接就能割破你的喉咙的……”

    就这出息,还想跟她斗?

    如果不是右胳膊还不能动,今儿她要是不把孙黄满打得满地找牙,他妈都认不出来,她都能跟他姓。

    可惜现在没有人在取证,也没有人见证,否则孙黄满绝对不是站在她们家院子里。

    送他进监狱,她真的是乐意之至。

    可惜了!

    不过,像孙黄满和他娘那样的,不打怕了他们,估计以后还有的折腾。

    这样想着,手下的镰刀又嵌进皮肉里几分。

    孙黄满这下也哭了,怕那镰刀割破喉咙,还不敢大哭,一个大男人呜呜咽咽,哭得像个娇滴滴的小媳妇儿似的。

    孙大国媳妇腿软着,脑子却先一步反应过来,扯着嗓子就喊开了。

    “杀人啦!快来人啊!林微杀人了!老林家杀人啦!”

    林微朝孙大国媳妇露齿一笑,温温柔柔地开了口,语气还颇为苦恼:“杀人啊?可是你儿子还没死呢,怎么能算杀人呢?”

    说着,看了孙黄满一眼,似乎在寻找什么角度,“唔,这样下去会死的比较快吧?”

    “不、不行,”摇摇头,林微一脸认真,“这样是会死得快,可是血会溅到我身上。嗯,得再看看……”

    别说孙大国媳妇了,就连程曼都目瞪口呆,心跳加速,明明嗓子干的像是要着火,可是唾沫咽了几回都没咽下去。

    这样子,就跟鬼上身一样,神神叨叨,可有吓人的很!

    孙黄满这下哭声都发不出来了,可眼泪鼻涕却像是坏了的开关,没有止住的时候。

    所以旺山村的人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孙大国媳妇委顿在地,程曼目光发直,孙黄满眼泪鼻涕肆虐,还尿了裤子流着血,林微淡定无比的一幕……

    很多年以后,人们还能记得林微此时的霸气侧漏。

    “妈,你过来我身后。”林微余光漫不经心地扫过人群,突然从人缝里看到几个人往这边走,眼睛一眯,迅速开了口。“快点!”

    这样血腥暴力的场景,说实话程曼真没见过。还没回过神儿,就见闺女喊自己,于是迷迷糊糊地走了过去。

    果真,程曼刚在林微身后站定,孙大国就领着一帮子人过来了。

    见果真是他们,林微抿唇一笑,今儿就一起把他们收拾了!

    “你给我放开满满!”

    孙大国就这么一个儿子,一看儿子满脖子都是血,心跳差点都停了,说着就要上前。

    “站住!再过来一下,我可不保证血会不会喷出来!”

    说着,手上的镰刀动了动,似乎就要再往里面递进一分。

    孙黄满感觉最直观,他不敢低头,感觉身上似乎全是黏腻腻的血。一时间魂儿都要没了,直着嗓子,带着哭音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喊道:“爹,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呜呜,他不想死!

    旺山村的人谁也不敢上前,或者说都忘了怎么上前。只是直愣愣地看着,没有一个人敢大喘气儿。

    “你来说说看,你今儿是过来做什么的?”

    林微朝着孙黄满笑了笑,这笑听在孙黄满的耳朵里,那简直比地府催命符还可怕。想着快点远离林微,于是一五一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个清楚。

    孙大国几次想要打断孙黄满,但看着林微活动着手腕,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硬是没敢开口。

    “你儿子说得对不对啊?”见孙黄满说完,林微一样笑着问孙大国媳妇。“嗯~孙婶子?”

    “对对对!是我们迷了心窍!”

    只要儿子没事儿,让她说什么都可以。

    “哪个人去镇子上的派出所请个人来?”林微笑呵呵地看着人群,一眼看到林书浩,“书浩,你去帮姐姐找人好不好?”

    大伯林志正自从实行家庭责任承包制之后,天天被人围着,要么请教种庄稼,要么就是一些水肥问题,经常看不到人影儿。

    现在看热闹的大多就是些老人,还有一些半大孩子。

    要是说她打人了,估计还有人相信。要是说她杀人,估计没一个人相信。

    所以,到了现在还没看见一个青壮年过来。

    这请派出所的人过来,还真是一时找不到好人选。(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