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百二十章 自行车
    她做农活做惯了,即便是再怎么看着弱,那手上的力气还是不小。林微被她拽住,有些无奈地停下来,“这都中午了,该吃饭了啊。再说,不吃饱你怎么去做事儿?”

    “大妹子,你先说吧。你先说说这活儿,我好心里有个底,要是我做不了,那真不能浪费你这顿饭。”袁招娣不退让,“你都已经给过我钱了,不能再让你白花钱。”

    被袁招娣拽着,林微只好大致跟她说了一遍。

    等林微说完,袁招娣咂摸了一下,有些似懂非懂,“也就是说去旁边的村子镇子收一些废旧的老物件?”

    “嗯,比如说老旧的书,一些银元,还有就是一些老家具,瓶瓶罐罐之类的。”

    林微对于收藏其实是一窍不通的,让她跟袁招娣说,那也只能似是而非地讲讲。只不过,按她的意思,那就是把看着越老越旧的,还能用的东西收回来就成。至于鉴定,到时候找孙城固或者陈士林帮帮忙,找人帮忙鉴定一下就成。

    这件事儿怎么说呢,运气占很大一半。

    但不管怎么样,她就是想要尝试一下。

    “这事儿我能做。”袁招娣说着,腰杆都直了一些,“我家是在城市边上,也是经常上山啥的,腿脚利索着呢。去下面的村子收东西,你放心好了。”

    就这样,俩人勉强算是理解了各自的意思。

    林微也不说吃饭的事情了,趁着中午这段时间,直接带着她去万老太太的家。

    老太太比较好说话,听了袁招娣的事儿,一阵唏嘘,也没二话,直接让人住在了林微租住的屋子。

    走的时候,林微只是嘱咐她,先去下边的村镇扫扫点,到时候再一起过去。

    若说现在就给钱,让袁招娣去收废品,那林微只会认为自己脑子坏掉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她又不是傻子,自然做事儿要留点心眼。

    有老太太这么个人看着,袁招娣品行什么的,她也能侧面问问。

    一路小跑回去的时候,林微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儿,一定要赚钱,一定要买车!

    当然,这个时候也只能是自行车!

    1978年时候,需要拿着自行车票,通过当地供销社购买,时价大概是153元。黑市价格甚至达到200左右。

    在这个时候人均日工资也才几毛钱,自行车的价值可想而知。有些有自行车的,保养相当仔细。一年都要两三次黄油涂层,这样一来,电镀件基本没有锈迹,整车大架除了自然磨损外没有任何变形、磕碰和硬伤。

    当然,并不是说你有钱有票买了自行车就可以上路了。

    你买了车,还需要给自行车弄车牌、年审铝牌和行驶证这些。

    自行车这个时候也有自行车的管理制度,最初期是市管所开始登记管理,后来移交公安局治安科管理。在基层派出所设自行车管理办公室,在车把部分和大架中轴部分根据车辆悬挂铝牌的编号砸上相符数字的钢印。

    各基层管理办公室雇佣2-3人在集贸市场日主要街道路口查验自行车的登记挂牌情况,俗称:“查车子”。对这个年代来说,自行车算是中高级交通工具,管理当然会上心一些。

    但不管后世觉得给自行车上牌子有多么可笑,这样的做法对自行车非法买卖、盗窃起到了很好的控制和预防效果。

    自行车挂牌、砸钢印管理时代历时二十多年之后,才解禁。

    看起来是有些麻烦,但要是真有那么一辆自行车,可就不仅仅是时髦了,还是财力的象征。

    林微倒是想麻烦,可惜没有钱,买不了车子,所以只能倒腾着两条腿往学校跑。

    哼哼,等她有钱了,她一定要买个小金鹿。

    金鹿自行车是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的响当当的名牌产品。一种是载重型金鹿自行车,俗称“大金鹿”;另一种是轻便型金鹿自行车,俗称“小金鹿”。

    她这个个子对于载重型的大金鹿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

    小金鹿正好。

    买自行车是她想了很久的事情。

    有了自行车,她去哪里都方便。不管是去秀水街摆地摊也好,或者去乡下收废品也好,都比较方便。

    首都饭店也是她要去的地方之一,那里外国人比较多,到时候即便是不卖什么东西,做个导游赚个外快也是不错的。骑个自行车,带着这群人购物,她也省劲儿。

    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她记得八十年代有一股出国热潮,许多有想法的年轻人就天天守在首都饭店的大堂,以期有个慧眼识金的外国人,能把他们带出国门。

    林微有时候想想都想笑,谁也不能否认,这个时候的人脑子也并不全是报效祖国,服务社会的。对于那些想走捷径,但本身又没太多能耐的人,这何尝不是一条路子。

    林微不管别人如何,但她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她有能力,也有脑子,更有时间给予的记忆,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如果还想用那样的方法飞黄腾达,她就白活这一世了。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她是缺钱的,是需要努力的。

    毕竟,现在的她是穷苦人民。

    还是身上不足一百块,家里有金银锭子也不归她管的可怜人。

    这几天帮孙城固忙,她原本想着可以得到一些外快,结果孙城固愣是没有提给钱的事儿。

    想也知道,必然是不会给了。

    不过,不给也有不给的好处。到时候让他帮忙找人给鉴定宝贝,或者让他给弄张自行车票,他总不会拒绝的那么迅速吧?

    嘿嘿,要是孙城固能给她搞个内部价就更好了。

    一九六五年的时候,国防牌自行车改成了金鹿牌自行车,但是价格还是按照国防牌自行车的价格来执行。她似乎听人说过,说是一九六六年的时候,自行车的出厂价由一百二十多降到了一百一十多,作为出厂价。

    孙城固真要是有这个门路,那她就可以省掉三四十块钱!

    想想,都觉得心飞扬。(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