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服其劳
    回到学校,林微并没有去自习室,而是回了宿舍。

    趁着宿舍里没人,林微将门从里面别上,这才把挎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在床上。

    她想把这几天的钱和粮票,还有之前的侨汇券再分门别类地整理一下。

    只是一看见倒出来的东西里面有七毛钱,还有一张小额粮票,顿时就一愣。

    她的挎包是经过自己改良的。外面跟别的挎包没什么两样,但是里面却跟现在不太一样。那挎包里被她用一块布给隔开了,前面的那个空间最靠外的地方,被她从里面缝了两个口袋,一个装小额粮票,一个被她装几分几毛的零钱。贴身的这一边空间,也被她缝了两个口袋,原本是想着一个装钱,一个装重要资料的,后来却分别装了大额的票子和侨汇券。

    书本按照大小,分别装在被布隔开的两个空间里。

    所以,这些东西出现的地方不对。

    稍微一想,林微轻笑出声,这个程青林,竟然把吃面的钱和粮票又还给她了!

    摇摇头,林微收拾好东西,拿起自习要用的东西就往自习室走去。

    刚坐定,就被班长告知,陈士林要她去办公室一趟。

    “老师,您找我?”

    门没关,林微礼貌性地敲了敲门,就直接走了进去

    陈士林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见林微在自己面前坐定,陈士林才开口说道:“是这样的。现在每个工厂及机关单位都设有情报站,我想请你帮个忙。”

    情报站?

    林微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老师您说。”

    这个时候的情报站并不是后世大家理解的那种情报站。而是国家考虑到技术的落后,从几个主要国家购买杂志期刊报纸之类的东西,由外文翻译成中文,并从中提取出有用的东西,以供国家参考研究,而设置的一个翻译及分析组织。

    此时国外已经有了所谓的专利权,所以有一些专家的论文会被刊登在杂志和报纸上面,当然,关键性的东西还是会一笔带过,但是有理念也已经很不错了。还有一些技术因为比较普遍,所以也会在报纸杂志上面刊登。

    时下,国人创新能力虽然不够,但是逆推思维比较厉害,往往能从只字片语或者是一个完整的理念里面悟出所需的东西。但这些,还是要建立在国人最熟悉的汉字身上。

    毕竟,能认识外语的人不多,精通的更是凤毛麟角。

    所以,就设置了所谓的情报站来进行这个翻译筛选的工作。

    “我看你英文和法文都不错,所以就推荐你去那边帮忙。你外语水平要高于一般人,所以拿到的工资不用从学徒工开始,而是按照一级工起步,每月二十四块钱外加一些补助,你看怎么样?”

    当然好了,这可是能光明正大赚钱的机会!

    只不过——

    “老师,这个工作从什么时候开始?平时怎么做?”

    周末她要去袁招娣说的那个村子收东西,在此之前还要兑换一下外币,另外就是还要再找个房子,时间上太紧张。

    而且万良虽然被人扭送了,但是她不确定这人是被教育一下,还是关进局子,要是关进局子,又能关多久。万老太太看着不待见万良,可她也没想着让老唐家绝后,所以这万良即便是关进局子,也关不了多久吧。

    不管关还是不关,她是一定要再租个房子的,不住的话,放个东西也比较方便。现在收上来的比较值钱的东西都放在租的万老太太的那间房里,而房间是袁招娣住着的。

    这个时候,民风是淳朴,但是私心这东西,谁都会有。她怕就那么放着,有一天会出意外。

    这次去那个村子收东西,她有预感不会空手而回。

    假请了一天,可在首都饭店耽误了不短的时间,就没有机会去找房子。

    所以东西放在哪儿,就是个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你就是周末去去,平时节假日再酌量去一下就成。”陈士林笑笑,“从本周开始你看怎么样?”

    这周?

    那是肯定不行的。

    再说,她周末的时间都已经安排满了。

    要是去情报站工作,她平时安排的事情又该怎么进行?

    “老师,那些资料可以拿回来翻译吗?”

    陈士林摇摇头,“咱们每周休息一天,你要是拿回来翻译,那翻译好的东西就要延迟一周才能交到他们手里,这样就拖慢了进度。如果让别人过来拿,也是耽误工作时间。”

    这个时候交通并不发达,别说出租车了,就连自行车也不是人人都有的。关于传递东西,很是个麻烦事儿。

    所以,拿资料回来翻译的事情是行不通的。

    林微沉默,原本以为这个工作可以拿回来趁着课间休息或者自习课的时候来做,现在看来却是不行了。

    “老师,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学习好,但是家庭又比较贫困的其他师兄师姐吧。”林微说道,“而且我在学习主课的同时,我还在学习其他东西,时间上可能顾不太来。”

    陈士林接受了她的建议,但是又对她所说的学习其他东西感兴趣,就问了一句。

    林微后来英语上手之后,就对其他语言产生了兴趣,于是就跟着俄语专业的学生学起了俄语。法语是最后几年学的,说是精通,并不算准确,因为对于法国的文化以及习俗之类的东西,她并没有深入研究。

    这辈子学习法语比较轻松上手,所以,她还学起了日语。

    陈士林听完,肃然起敬。“我得向你学习,学无止境这句话,你算是又给我深刻地解释了一遍。”

    这个时候专业课是单独上的,但是大课都是在一起上。坐在一起的同学,通常都是你教我一句英语,我教你一句法语,你教我一句法语,我教你一句日语,热闹闹,但都是属于玩闹性质的。真正去学别的专业的语言的,只有极少数。

    “老师育人子弟,桃李满天下,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林微眨眨眼,俏皮道,“其他的,学生服其劳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