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百五十章 麻烦事儿
    确定两人要租房子,老者从屋子里拿出两张信纸,一瓶墨水,一支毛笔,放在银杏树下的圆桌上,提起毛笔沾了沾墨水,速度极快地书写起来。

    字迹清晰,流转圆润,看起来竟有一种珠玉满盘的感觉。

    林微看着,眼睛从那字儿上移不开眼。她小的时候在学校里学过几天的毛笔字,不过所谓的学,也不过是描摹,没有人去讲什么技巧之类的。再大一些,也就是使用钢笔之类的东西。毛笔字,是再也没碰过了。

    她羡慕那些能挥毫泼墨的人,尤其是能写出肆意洒脱毛笔字的人。

    可限于经济条件和时间,终究还是将这一羡慕深埋在心底。

    阿珍看林微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家丈夫,眼里了然,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直到老者将两张签好字盖上印章的合约递给林微的时候,阿珍才指着林微,开口打趣道:“你一写字不当紧,这小姑娘都快把你当成古代书法大家来崇拜了。那么,大家可愿意将平时所作送给小姑娘两张以作临摹?”

    “夫人如此肯定我的作品,当然却之不恭。”

    说着,又进了屋子。

    林微拿着毛笔,看了看阿珍,又看了看老者的背影,怎么都下不了手去签自己的名字。

    她、她不敢啊!

    虽然临摹过几天毛笔字,但她用毛笔跟用钢笔的姿势一模一样,写出去的字儿也就是横平竖直了一些,那些所谓风骨之类的东西统统都没有。真要是写了自己的名字在上面,估计就好比一朵刚开的昙花里钻进去了一只黑头苍蝇一样……

    忍不住看了孙芳一眼,孙芳骇了一跳,连连摆手。

    看她也没用,她也不会的好么?

    “写吧,人总要从第一笔的不会写,才能到后面的流畅肆意。”阿珍看出林微的想法,摆摆手,笑道,“你就当是一个对比,如此才能知耻而后勇。”

    当年,她的字也不好看,若不是跟他做了对比,她还不想承认自己不如他。如今,她的字,也有了自己的风骨。只是,不管怎么看,都带了自家丈夫的点点痕迹。

    见老人这么说,林微咬咬牙,视死如归地下了笔。

    写完之后,她的心都颤抖了,这狗刨般的毛笔字儿竟然是出自她林微的手中!

    真、真是太难为情了!

    林微胀红了一张脸,死死盯着纸张的一角,恨不得把刚才自己写字儿的地方给瞪两个窟窿出来。

    孙芳伸头一看,赶紧离远了一些,装作参观银杏树,一副死活不愿意在那上面留下自己的笔迹的样子。

    林微写成这样儿,她自己也没强到哪里去,还是不一起丢人了。

    老者拿着大概十来张写满字儿的纸张出来,立即感觉的气氛的不对劲儿。看着自家夫人忍着笑给他使眼色,赶紧点点头。

    可一看见林微签完字的合约,直接喷了。

    抖着两张纸,一脸的震惊,这。这对比太明显了!

    “你、你写的?”

    老者看着林微,艰难问道。

    一看老者,阿珍还有什么不明白,他这是在字儿上吹毛求疵的老毛病又犯了!于是赶紧说道:“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写毛笔字的,你想想你自己,不也练习了经年之久么?”

    “这、这对比太明显了!”老者一脸纠结,“你能想象一下羊脂白玉上出现一个黑点吗?”

    肯定想抠一下吧?

    林微尴尬了一会儿,也就皮实了,被老者的这一比喻给逗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水光,点点头,“您老说的是,其实我也这样认为。哈哈哈!不过拿了您的摹本,我一定会好好练习的,争取今年能写春联!”

    写春联?

    阿珍感觉不妙,正要说话,却被自家丈夫抢了先。

    老者有些结巴,“还、还是我给你写好,你拿回家吧……”

    春联这东西,就是门面,那么多人看着呢!

    要是按照他的摹本练字,那别人笑话的就是他了吧……

    林微忍不住又笑,“行,等什么时候您觉得我可以了,那我再写春联!”

    跟他们又说了一会儿话,林微和孙芳告辞。

    等出了院子,林微掐着腰,笑得花枝乱颤,乐不可支。

    这对儿老人太有意思了!

    哈哈哈!

    “你还好意思笑,回去好好练练字儿吧!”孙芳抿着嘴,不敢笑得太过,“你生生毁了老人家的一手好字!”

    林微一边笑,一边瞥她一眼,“哼哼,刚才是谁连写都不敢写的?”

    孙芳望天。“我那不是觉得一个人签字就可以了么?”

    “你就自我安慰吧!要不要一起练字?”

    “不用了,不用了,我没你精力旺盛!你自己消受就好!”孙芳摇头拒绝。

    开什么玩笑?

    这丫头学习就跟玩似的,她在她辅导下,学习也没那么轻松!

    她哪里知道她这学习的艰难啊!

    说起这个,孙芳就是两眼泪,人家还有精力搞其他,她钻一门就不容易了!

    “咱们现在回学校?”孙芳问道,“还是去再裁剪几件衣服?”

    “既不裁剪衣服,也不回学校。”林微叹了口气,“咱们去把东西都搬过来,那边的屋子咱们不租了。”

    不租了?

    孙芳有点不好的预感,“怎么了?之前不是说——”

    “袁招娣要自己单干,而老太太也……”林微皱眉,不想再说她们,“我怕东西搁在那儿不安全。”

    单干?

    袁招娣哪儿来的钱?

    孙芳有些不可思议,“你收回来的东西不都自己放着,没准备卖出去吗?她也要放着?”

    真要是这样,以后吃喝拉撒怎么办?

    之前,她是连活儿都找不到的。

    “不管她了,我把利害关系都给她讲了一遍,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林微笑笑,讲了这个,最起码袁招娣会谨慎一些,不会那么快地出事儿。

    “嗯。”孙芳点点头,“那咱就赶紧去吧。”

    “唉,”林微捧着小脸,有气无力地哀嚎,“可是,现在咱们需要发愁的是,那些东西该怎么运回来?”

    如果抬着箱子大刺刺地上了公交车,万一售票员让打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