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信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

    西边的天空划上了几道昏黄和青灰,像是最为苍凉的水墨画,悲壮中透着几分说不清的禅意。

    林微和孙城固跟大家道别之后,才骑上自行车慢悠悠地往学校去。

    林微嘴角带笑,稍稍落后孙城固半个车头,和他并立而行。

    孙城固看见,忍不住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儿那么高兴?”

    “家里来信了。”

    林微透亮的眸子里全是星星点点的幸福,见孙城固问,便略有些矜持地点头说道。那种快乐遮都遮不住。

    她家里的信是周三下午寄到的。通知她过去领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唐慎的信,结果却是家人的人。

    刚走出收发室,她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信封。让人意外的是,信封里竟然用一张白纸隔开了两封信。

    有些好笑,又有些好奇,想了想,便先打开了最薄的那封。

    最薄的一封是林果写的。

    打开的时候里面掉出来了三块钱。

    她捏着那三张纸币,有些不可思议。当时还有小金库的时候,她给了妹妹五块钱,时隔这么久,她竟然还回寄了三块?

    妹妹林果是个十分喜欢吃食的人,尤其是甜的和辣的。以她对她的了解,这钱多半已经被她花掉了。

    谁知道,竟然还有三块寄过来!

    一时间,林微来了好奇心,一目十行地看起林果的信来。

    妹妹林果讲了她的学习,讲了家里的每一个人,还讲了家里的秋收,甚至连家里养的鸡和鸭都说了一遍。

    林微边看边笑,信的倒数第二段,林果还特意描黑了一遍,说是想要几本书,还想要一些奶糖。而这钱,就是她买东西的总额。

    当时林微笑着笑着,就有些笑不出来了。

    信的末尾,林果清清楚楚地写到,希望姐姐不要节省,好好吃饭,好好长个子,她会做好多好多活儿……

    林微一边哭,一边笑,将妹妹林果的嘱咐深深记在心里。

    平复心情之后,林微才打开第二封。第二封信是父亲的字迹,口吻却是母亲程曼的。从他们走后,赵翠的遭遇开始讲起,一直讲到了收到她的钱为止。

    赵翠毕竟是准大学生,才在派出所呆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有学校里的人出面,将她保了出去,而且在镇上当了小学老师。

    如此过了两个月,赵翠就和孙大国的儿子孙黄满搭上了线,两家下了礼,就等着腊月结婚。那个寡妇很不幸,前几天据说受了刺激,一个激动摔了一跤,孩子没保住,流掉了。

    木匠老头退还了孙大国所有东西,和孙黄满彻底解除了师徒关系。只是孙家心有不忿,时不时搞点糟心的事儿出来。

    最典型的就是在院子里弹棉花,还是乱弹的那种,弄的院子周边都是棉花絮,木匠老头的老伴儿因此很是发病了一回。

    当时要不是舅舅程亮在木匠老头家附近不远处的地方理发,这事儿会怎么样就难办了。

    因为这,舅舅程亮直接堵到了孙大国面前,很是说了一通。

    自那以后,孙家再没弄出什么幺蛾子。

    奇怪的是,从那以后舅舅程亮便三五不时地被召唤去木匠老头家。问他做什么,还神神秘秘地不说。

    父亲林志远的身体已经大好,只是不愿意再闲下去,就拿家里的高粱穗子来扎扫帚。甭说,扎的还挺是那么回事儿,于是村子里还有人出钱买。

    受此启发,父亲林志远就每隔三个集就去镇上卖这个玩意,顺带一些家里采摘来的干木耳和干笋丝。

    因为价钱不高,且人人都需要,所以也没有什么人去做什么举报的事情,算是小赚了一笔。

    家里占大头的钱已经还了个差不多,拿的是参钱,把大头的全给还掉了,还剩零星的一点,也被卖扫帚的钱给补了个差不多。

    这次她寄回去的钱,刚好算是把最后一点全部清掉。

    林微看着,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父母不愿欠别人的心情她理解,可是作为子女,对家里的财政不说一清二楚,也摸到了七八分。

    钱全部还完这一点,让林微有些莫名的压迫感,他们这样说,她不难判断出一点,那就是家里真的没有什么钱了,估计连日常开销也成问题。

    算了算了,实在不行,她就再做出来两套衣服,到时候走一趟首都饭店,把这衣服出手,赚点钱给爸妈寄回去。

    十块钱,对于农村来说,支撑一个月绝对绰绰有余。所以,她也不求多,只要寄回去十五块钱或者十块钱就成,先给家里应应急。

    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特意提到了大伯林志正。

    林微起初有些奇怪,随即想到离开村子去首都的前一段时间,她跟他说的话。

    不免有些激动。

    难不成,竟然成真了?

    接着去看信,却见里面隐晦说了句大伯林志正可能年后在镇子上任职的事情。

    历史的大方向还在继续前进,像她想的,如果家人发生了好的变化,管它历史前进不前进呢,她又何必惶恐不安。

    就连大伯母,也喊林志正向她问好。要不是父母死活推拒着,大伯母估计会直接给钱。

    林微脸上的笑越发灿烂,家里都向着好的方向走,可不是就开心吗?

    再看下去,笔迹有些微乱,似乎有些别扭。定睛看去,原来是说爷奶一家人的情况的。

    对无关紧要的人,林微向来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所以他说的这个人,她已经没什么印象了。

    只是让她好奇的是,说这句话的人是谁?是母亲程曼,还是父亲自己?

    只不过到了最后,还是没分析出来。

    “信?”

    听林微说话,孙城固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前几天回校的时候,看门老大爷自认看得出来谁是谁的老师,所以就把一个信给了他,让他帮忙传递一下。

    可是为了做好这次医院交代的事情,他就把这封信给遗忘在脑后。要不是林微提起家信,他估计都要忘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