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未回
    难道要遇上什么不好的事情?

    林微心里有点犯嘀咕。

    可天才黑不多久,按照这个时间点,正是工人下工,甚或者大家吃完饭可以出来遛遛的时间,这人来人往的,能有什么事儿?

    现在不像后世,关于碰瓷啥的大家还没那个防备心。真要是众目睽睽之下出事儿,还是有点难度的。

    想是这样想,可心里还是发慌。

    仔细盘算了一下,林微索性停下车子,四处看了看,在校门口找了个死角,把挎包里的的钱全掏了出来,一张一张叠放在一起。

    她身上能被人图的,估计也就是这些钱了。以防万一,她还是把钱给转移一个安全的地方吧。

    等会儿往回走的时候,再捡人多的地方走,应该问题不大。

    这样想着,就要把手里那整理好的一叠子钱往裤腰横口袋里塞。只是才塞了一个角,又赶紧掏了出来。

    不成不成,今儿是周末,真要是挎包里不放一分钱,那也有点太说不过去。

    想着,赶紧抽出几块钱放在挎包,才把其他的钱塞进裤腰的横口袋里。

    这个时候不像后世,很多交通通讯设备不发达,有些事情就显得难办。就拿存取钱来说,因为还没有所谓的联网概念,异地取钱就显得尤为麻烦。你要是想异地花钱,又觉得携带不方便,电汇是最方便的。

    可这电汇,也还是有风险的。

    财帛动人心,这句话搁在哪儿都是个真理,万一对面的这个人捐款跑了,真是哭都没地方哭。

    此时正是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初期,一应的法律社会治安配套不齐全,再加上交通落后,信息流通慢,真要是卷款跑了,能找回的几率太小了。

    她曾经看过一个法制节目,说的有点类似,就那案子还是过了几十年才破的。几十年啊,钱早就贬值的不像话了。

    八十年代初,有些人去外地办公,需要携带大量现金的,通常就是一个负责人,带着两个手下护着钱,再带一个会计。钱少一些的,就在衣服里缝上几个内口袋,把钱塞进去,以此来异地转移。

    就是一般人,也是喜欢把钱放到隐蔽的地方。最常见的,就是在内裤上缝个口袋,钱就放在那儿。后来似乎还出现过这样款式的内裤来着。

    这算是九十年代以前,最常见的外出办事儿方式了。

    取钱呢,也是有规矩的。小额的,就不用填取款单,到柜台出示证件就成。大额的就要填单子,甚至要提前说好。

    说不麻烦,也是麻烦的。现在的大额跟后来的大额真是差距太明显了。

    摇摇头,林微感慨不已。几乎是一眨眼,国家的发展就跟上来了,快的令人猝不及防。

    可就是发展,也危机重重,几乎一不小心就会踩到线。赚钱,说难也就难了。

    她之前存了三千一百块钱,存折放在出租屋里。后来的一些现金,外汇券也是一样放在那边。

    现在手头上的也就是今天的本钱,外加赚的利润,两者加在一起有个两三百的样子。真要是被人截胡了,她得肉疼死!

    好在她所有裤子的腰带部分都被她缝了两个暗袋,塞了钱,如果不去特意捏这个地方,凭肉眼一般是看不出来的。当然,这也是在钱少的基础上。真要是塞的钱多了,还是能看出来的。

    因为怕麻烦,后面分钱,她都把散一些给杜磊,比较整的给自己。这样一来,塞这么些钱到暗袋里,看起来也没啥异常。

    她刚才拿出来的几块钱,是今天身上所有钱的零头,毕竟是周末,不带点钱出来,也不合理。塞回挎包,权当是个幌子。

    把钱塞进暗袋,然后拍了拍自己的挎包和衣服,让一切都显得正常,这才骑着自行车往学校赶。

    不管怎么样,她算是把能想到的都想到了,要是还有什么,只能见机行事了。

    只是刚拍挎包的时候,她才发现,以前跟着袁招娣下乡收废品的时候弄的水果刀没带。这防身就有点难了。

    嗯,她一会儿得瞅瞅,哪儿有板砖木棍啥的,捡点当防身武器。

    林微这边往学校赶,那边孙芳见林微久久没回来,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这都快要熄灯睡觉了,咋还没回来?可别是路上出了什么事儿吧?

    越想越觉得心慌,最后忍不住了,穿上鞋,就准备出去。

    “哎,这快熄灯关门睡觉了,你再出去,等会儿回来又得影响大家休息!”见郑甜甜皱眉,王园园赶紧说道。“能不能注意一点?讲点素质?”

    孙芳抬眼看了王园园一下,轻嗤一声没说话,动作却不停。

    不过是今儿刚搬进来的,不夹着尾巴谦虚点做人,还敢大呼小叫,真当谁都要让着她?

    是的,王园园顶走了杨茵茵,今儿算是她的上下铺了。

    对此,她也只是惊讶了一下,就不再关注。王园园家里情况如何,她大致有了个了解。按照她的背景能力,那是肯定不能随便调换宿舍的。

    郑甜甜就不一样了,有钱有背景,真要是调换个宿舍,还是没问题的。

    王园园最近跟郑甜甜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十有*,她能搬进来,托的就是郑甜甜的福。

    “孙芳,说你呢!”

    王园园父母是教师,自觉就是书香门第了。对着结过婚,爹不疼娘不爱,全学校尽知她家那档子事儿的孙芳,不由就有点高高在上的味道。

    说话的语气,就算不上一点客气。

    “我想做什么,是我个人的自由。”孙芳揉揉耳朵,“离休息还有一段时间,没人规定这个时间就必须睡觉吧?”

    属什么的,管那么宽!

    “是没人规定。”宿舍长说了话,“可也快到查宿的时候了。你跟林微平时比较要好,倒是说说,她能不能在熄灯前赶回来?”

    “……”

    见孙芳不说话,又问道,“她是不是又请假了?”

    上次请假一周的热度刚退下去,现在就再来一次?

    该不会真像大家猜测的那样,林微扒上什么有钱人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