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对策
    天已经黑透,没有月亮,只有零星的几颗星子闪着寒光。

    孙芳和陈士林不敢休息,一路奔到租处。等下了自行车,孙芳腰僵直的难受,只是陈士林在,也不敢有太大动作,只好把手偷偷背到后面,轻轻捶了两下。

    陈士林停下自行车的那一刻,差点腿一软倒在地上,硬生生用手撑着自行车把,这才稳住自己。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喘着粗气儿朝孙芳道:“是这家吧?快喊人!”

    不等陈士林话落地,孙芳已经大力而急促地拍打着大门。“先生!先生!您快开开门,我是孙芳!有急事儿找您!”

    话音一落地,院子里就有了些光亮。少顷,就听到一个拖鞋趿拉着地的声音传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孙芳和陈士林不由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他们比较醒睡!万一是睡的比较死的人,这门就有得敲了!

    李启穿着稍厚的外衣,趿拉着夏天穿的拖鞋,平时一丝不苟的头发也翘起了几撮,迅速扫了两人一眼,让开一点距离,朝着孙芳和陈士林说道:“进来再说!”

    看这两人的神情,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儿。毕竟隔墙有耳,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李启是这样想,可是孙芳和陈士林却没有这个心思进门。他们只想确定一下林微在不在,如果在,那么再进去也不迟。

    可要是不在呢?

    那进去不就耽误时间了?

    在门口说话,一旦确定林微不在,他们能迅速掉头去另外一个地方,节省更多时间。

    “先生,林微在不在?”

    孙芳见李启出来,急忙问道。“您今天有没有见到她?”

    “她不在,而且今天一天没见到她。”李启见她问得急,也不说废话,迅速回答了她的问题。

    只是——

    “发生了什么事儿?目前什么情况?”

    陈士林一听林微不在,迅速掉转车头。孙芳也急急往外走,“先生,事情比较着急,我以后再跟您说!”

    “慢着!”

    李启皱眉喝道。

    这俩人有些方寸大乱,就是有解决的办法,估计一时半刻也想不到。

    “啊?”

    孙芳着急想走,可是李启素来严肃,尤其是这一声厉喝,简直让人心头发颤。于是,脚步不由自主慢了下来。

    可毕竟还惦记着林微失踪的事儿,赶紧朝李启解释道:“先生,我们现在真的——”

    “说!”李启摆出气势,“捡重点说!”

    孙芳被李启这个样子吓到,一时间脑子空白,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倒是陈士林,他经历的多,见识的也多。一看李启这种同类气场,立即明白对方不简单,也不掉转车头,侧着身子朝李启说道:“今天下午一点左右,林微独自去了她的堂妹和姑姑所在的学校,至今没有回来。按照现在的规矩,学校是不留宿的。再加上三人关系并不是太好,所以她没可能留宿。”

    没留宿,也没回来,这才是事情的根源。

    李启是个通透的人,一听陈士林这么说,立即明白过来。

    “她常去的几处找过没有?这里还有没有她什么亲人?她常去的几处有哪些?”

    李启迅速发问。

    若是常去的地方比较多,加上他也就三个人。三个人,两辆自行车,效率太慢!

    “常去的地方也就您这里,还有就是学校了,别的地方她没可能去,都这个点了,人家也该关门了。”孙芳脑子迅速转动,“要说亲人,我并没有听她说过有什么亲人在首都。就是她堂姐和姑姑在首都上大学,我也是这次才听说的。”

    “她堂姐和姑姑的学校是哪里?”

    “不知道。”孙芳有些惭愧,当时她她只是听了这件事儿,并没有问这些,早知道应该多嘴问一句的。“她没说,我也没问……”

    李启:“……”

    不说李启,就连陈士林听到这些也有点束手无策了。当时骑着自行车,为了节省体力,他也就问了最初的那些问题,就闷头骑着自行车往这边赶,后面再没有问过这些。

    “你好好想想,还有什么遗漏的没有。”

    李启朝孙芳说完,又对着陈士林问道:“这位先生,目前来看,只有出动人力普遍查找才是效率最高的方法了。我这边有个公安局的朋友可以帮忙。不知您那边有没有什么朋友可以帮的上忙?”

    公安局?

    陈士林豁然开朗,“我这边也有个公安局的朋友,我这就去找他。”

    陈士林说着就要走,却被李启拦下。“这世上重名重姓的人多如牛毛,你有画像或者照片吗?”

    “没有……”

    “你稍等!”

    李启说完,迅速回了屋子,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分钟的时间,就拿着一张白纸出来了。“这个给你,事情会比较好办。”

    陈士林接过白纸,迅速扫了一眼,心中立即起了钦佩之感。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竟然把林微的样子画了下来,就像是照片一样,没有一点失真。

    “谢谢!”陈士林一边收起画像,一边说道,“有您这幅画像,事情就好办多了!”

    “劳烦先生也拜托一下您的那位朋友,帮忙找一下。”说着,招呼了一下孙芳,“咱们赶紧走。”

    “诶。”孙芳应了一声,迅速坐到后座上。“我坐好了,老师您可以走了。”

    李启看着陈士林,着实有些无语,“您的这位朋友叫什么名字?在哪一个公安局?”

    首都那么大,公安局也不止一个。说都不说一下人名,万一相同,岂不是做了无用功?

    磨刀不误砍柴工,这句话不明白吗?

    “啊?啊!”

    陈士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迅速报了名字和工作地给李启。

    李启这才点点头,“并不相同,你可以去了。”

    说完,不等陈士林回应,立即快步走进院子里。

    刚才只是画了一幅画像,现在他得为自己再准备一副,然后去朋友那里一趟。

    李启这番动静下来,王阿珍也醒了过来,只是她腿脚不便,并不能亲自过去看个究竟。见李启皱着眉头回来,再次提起画笔,心知他有事,便停下要问的话。我不白说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