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舒服
    “这欢迎仪式也就我能招架得了了!”

    唐慎笑了一声,抓住她的手腕,眼神灼灼,又带了一点晦涩。

    那天晚上接到林叔的电话,他才知道这妮子去了那个城市,还是去追踪人贩子。得到她安全的消息本是件儿高兴的事儿,可想想又觉得好笑。他刚回来,她就去了那边,算是完美错过。

    正当他哭笑不得的时候,林叔却颇有些意味深长地提了李东升。

    当时他并没有在意,可等挂断电话,他才悚然而惊。

    抓耳挠腮地等了几天,大致算好她的回归日期,他就立即请假出来逮人。

    好在等了没多久,就见到了让自己抓心挠肝的小妮子。

    李东升看着唐慎的动作,忍了几忍,才勉强绷住自己。

    而唐慎余光瞄到李东升的表情,暗叫一声不妙,立即笑看着林微说道:“这才一段时间不见,我不是给你寄了——”

    “一段时间不见,我倒是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

    林微打断他的话,看着他的眼神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危险。

    是啊,是才一段时间不见,可她却有太多疑问想问问他,也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完美的回复!

    “你随便问,只要不是涉及部队里的事儿,我都一五一十地说给你听。”

    唐慎握着她的手腕,眼睛亮的惊人。

    嗯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如果能表现的再亲密一点,让李东升知难而退就更好了!

    甩开他的手,林微眯眼看了他一会儿,蓦地嫣然一笑。

    随即扭头朝李东升说道:“有人来接我了,咱们在此别过。”

    说完,两指捏住唐慎胳膊上的衣袖,拉着人就要往外走。

    只是她才一转身,就听见一道深情的呼唤。

    “唐慎!”

    梁芜茵看着唐慎的背影,有些激动地喊了一声,三步并作两步,迅速拦在两人面前,声音里带了点轻颤:“真的是你,你——”

    她原本是去采访他的,可到了地方才发现他不在。

    这么多年下来,她见他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虽然你没有我们家的血脉,但我二叔既然和你母亲成了家,那你就是他的女儿,长幼有序,你得喊我一声‘二哥’。”唐慎皱着眉毛,有些不耐,“这事儿跟你说过不止一次,怎么还是记不住?说点你不爱听的话,就你这记性,工作上怎么能保证不犯错?”

    他们老唐家在他父亲那一辈,也就两个人。他父亲是老大,还有弟弟,其他再也没有什么人了。二叔早年丧偶,只有一个女儿和大哥同岁,在二叔再娶之后,被二婶的娘家强行接走。

    二叔再娶的妻子叫梁英红,是带着一个女儿嫁过来的,也就是梁芜茵。

    那个时候大概因为母亲离世,堂姐显得分外内向,而他们这群男孩子就不怎么爱跟她玩。等她走后,来了一个活泼耐摔打的梁芜茵,于是院儿里的男孩子有什么都喜欢带着她。

    他和哥哥也不例外。

    后来,大概是十多岁吧,她看他的眼神,跟那些给他写小纸条的女生一般无二的时候,在看到她对内向到几乎自闭的堂姐做的事儿的时候,他心里简直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

    现如今,每次一听她喊他的名字,而不是死板板地称呼他为二哥,他就觉得胃里面翻涌得厉害,于是也没什么好脸子给她。

    梁芜茵傻眼,等回过神儿来,直接哭着跑开了。

    林微拧眉看着梁芜茵的背影,再想想唐慎刚才说的话,突然有种荒谬的感觉。

    唐家竟然跟梁芜茵有关系!

    梁芜茵上辈子的依仗竟然是唐家!

    不行,她得好好捋捋这里面的关系!

    这么一想,林微放开唐慎的衣袖,转身就走!

    唐慎本就时刻注意着林微,见她脸色明显不对,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莫名有些不祥的预感。

    可她要走,他也不敢拦着,只是亦步亦趋地跟着。

    李东升看着两人离开,轻笑一声,神色放松。

    他默默看了这么久,倒是看出来点什么。这俩人估计也就是互相有那么一点好感的阶段。这个好感,很明显不对等。换句说法,也就是说,唐慎对林微的感情更深一些,而林微远没有对唐慎那么动心。

    在车站的时候,他就发现,林微不喜欢梁芜茵。

    或者该说,林微讨厌梁芜茵,甚至达到了厌恶的程度。

    这是他在火车上,仔细琢磨出来的一个结论。

    如今得知唐慎跟梁芜茵有关系,她似乎触动很大。

    看了一会儿,李东升才转身离开。

    而林微看着亦步亦趋的唐慎,皱眉道:“找个地方谈谈吧。”

    “好。”唐慎心里有些忐忑,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你想我们去哪儿说话?”

    谈谈?

    这实在不是什么好词儿!

    “那边吧!”

    林微四下里望了望,指了指一边的绿化带说道。

    她本想自己去理清楚,可是看着亦步亦趋跟着她,脸上有些莫名委屈的唐慎,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迁怒了。

    上辈子,唐家并没有出面说过什么,做过什么。而梁芜茵有唐家的身份,完全可以狐假虎威,做一些借势而为的事情。

    这里面到底如何,她已经没办法考证。

    但唐振东和唐慎给他的感觉,却不像是会为了梁芜茵搞些小动作的人。

    仔细想想,当年梁芜茵和郑子成结婚,并没有什么新闻出来,也没有很隆重。后来她听人说,结婚当天,梁芜茵的娘家人一个都没有去。

    脑子里一页一页翻着跟梁芜茵有关,跟唐家有关的记忆,却没有发现二者的必然联系。

    可梁芜茵毕竟借势成功!

    也让她丢掉了当年的铁饭碗!

    当年的大学生,如果不犯什么大的错误,可以一直在体制内工作的!

    林微越想越不舒服,看都不看唐慎一眼,径直往绿化带走去。

    行!既然她不舒服,一而些事情到最后还是要找他求证,索性现在就好好聊聊。

    “你有什么要说的?”

    站定,林微看着唐慎,率先开了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