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近水楼台
    盯着那空荡荡的床铺沉思了一会儿,林微弯下腰,去看床底下孙姐的物品。

    没有!

    竟然连孙姐的洗漱用品也不见了!

    她应该不会换宿舍的吧?

    这样想着,锁上门,迅速往宿管那里跑。敲了好几声门,宿管才慢慢走出来,一看林微,皱眉道:“你这小姑娘,好几天都没回宿舍了吧?如果有啥事儿,怎么也不知道让你室友跟我说一声!”

    “阿姨,我前几天有急事儿走得匆忙,没来得及让室友跟您说。”林微解释了几句,赶紧问道,“我们宿舍的孙芳,她的个人物品全不见了,阿姨知道她换到哪个宿舍了么?”

    宿管撇撇嘴,“哪里是换宿舍了哟!这孩子的父母又来闹了,怎么都轰不走,好不容易把人赶出校园了,他们就在校园门口闹,要么就是趁着学生来来往往的时候混进来。这姑娘想不开,直接退学了,谁劝都劝不住!你说说,能考上大学多不容易啊,咋能说退学就退学呢!”

    真是孩子,咋就那么冲动呢?这一退学,轻易可就回不来了!

    “什么?退学?”

    林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宿管阿姨,满是怀疑。“阿姨,您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啊?”

    “开什么玩笑!这事儿能开玩笑吗?”

    见宿管阿姨不像是说笑,林微楞了一下,才问道:“阿姨,您知道她去哪儿了么?她又没有什么口信儿或者别的东西让您交给我?”

    宿舍里,她和孙芳算是一个小团体,平时跟她们几乎没什么交流。外宿舍的人,虽然平时多热情,可是要托付个事情,也不太现实,尤其是孙芳的父母来闹腾过之后,能跟孙芳相处的好的,几乎没有。

    这种情况下,有什么事情交代宿管阿姨才是她可能会做的事情。

    “没有。”

    见宿管说的毫不犹豫,林微也不再迟疑,直接往教师办公楼跑。孙姐的事情,估计孙城固是了解最清楚的。

    她过去的时候孙城固并不在意,倒是陈士林,还在教室里低头写着什么。

    林微上前一步,“陈老师,您知道孙芳的事情吗?”

    “孙芳?”陈士林点点头,“知道啊,不就是孙老师的学生吗?前几天刚退了学!谁都劝不住,说急了她,直接打包了自己的东西出去了。她到是不像你,走之前还给我们留了纸条。”

    陈士林有些唏嘘。这姑娘是个好的,可惜父母兄嫂全是混不吝的,拖累了好好的一个姑娘。

    “那老师您知道她去了哪里吗?她有没有什么要给我的话?”

    “这个还真没有。只是说她要走了,不用来找她,她会好好生活之类的。”陈士林看着林微有些奇怪,“你怎么问起她了?”

    他之所以知道这些,还是因为孙城固当时恨铁不成钢的叨叨个没完。

    “什么都没给我留?”

    林微喃喃道:“不可能啊,不该这样的。”

    想了一会儿,拔腿就往宿舍跑。

    如果孙姐没有让宿管阿姨和两位老师捎话,会不会她把要给她的东西都放好了?

    一头冲进宿舍,先是把床铺仔细翻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又把自己床底下的鞋子之类的东西翻找了一遍。

    竟然还是没有!

    林微咬着手指,眼睛四下看着。

    还有什么地方是她没想到?

    柜子!

    对对!还有柜子没看!

    虽然柜子几乎没什么缝隙,可是想要塞一张薄纸进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急急忙忙打开挎包,从里面找出柜子上的钥匙,深吸一口气,才把钥匙插上去。

    老天保佑!

    这辈子能有个亦师亦友的知交不容易,千万别把她能说话的人给弄得无影无踪。

    国家那么大,信息流通又慢,一旦一个人不见,真要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闭了一下眼,猛地拉开柜门,一张轻飘飘的纸因为她过猛的动作给带了出来,撞在她身上,最后落在了她的脚边。

    林微弯腰去捡。

    上面的字跃入眼中,不甚清秀,但却有力坚定。

    林微逐字逐句地看完,才松了一口气。

    原来,她退学是真,说要好好活着也是真。

    从柜子里拿出一身儿贴身衣物,换了一个比较大的挎包把东西放进去,又把之前的洗漱用品放好,这才脚步轻快地往校外走。

    唐慎等在校园外面,一会儿觉得时间过得漫长,一会儿又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巴巴望着校园许久,才看见林微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赶紧推着自行车往她那边走了几步,挥挥手,“我在这儿。”

    林微点点头,紧走了几步。

    “咱们去吃面吧。”林微坐上自行车后座,轻轻晃着两条腿,一边指路,一边说道,“我知道有个地方做的面很好吃,这次带你去尝尝。”

    唐慎对于林微的决定自然无异议,她指哪儿,他就往哪个地方骑。

    只是骑着骑着,就觉得路熟悉起来。

    “你这是去——”

    “你现在才想起来啊?”林微笑道,“我还以为到了地方你还觉得陌生呢。”

    这个方向,正是去李启家的路。

    那面馆,就在李启家不过六七百米的地方。

    之前她从老太太那边搬过来的时候,唐慎也是出过力的。

    “对了,我记得你帮我们搬东西的那次,不是接了一位李先生回来么?看样子你们很熟悉。怎么?难道你们仅仅是点头之交?”不然怎么会反应那么迟钝,那么一段路才认出方向?

    听林微这一提醒,唐慎心里跟吃了黄连一样。

    李东升可不就是那位的儿子么?

    那位住在林微租住的房子附近,不就代表着李东升也住在她的附近吗?

    这近水楼台的……

    “哦,不是点头之交,而算是至交!”

    唐慎着重咬了“至交”两个字,这才继续说下去。“我那次不还让你喊他李叔吗?你还记得不?”

    见林微点头,又说道:“李叔和我父亲是至交好友,俩人以前是一起长大的,后来才分开。对了,那个李东升就是李叔的儿子,现在在政府部门工作,脑子非常好使,官场上几乎没有他搞不定的事儿。”

    林微有点不敢置信,“他和李先生一点都不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