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是我
    重点是这个吗?

    唐慎看着她仔细回忆细节的样子,突然感觉脑子有点懵。

    “怎么了?”林微见他良久不说话,有些疑惑,“难不成你觉得他们父子长得比较像?”

    这不可能吧?

    只要不是个瞎的,怎么可能会有人认为那俩人长得比较像?

    “哦哦,你说的对,他们父子是比较不一样。”唐慎赶紧出声,“长相不一样是对的,可脑子应对官场上的弯弯绕绕都是一样的厉害。”

    李东升的父亲就是李进,他虽然最近才放出来,可在监狱其实也没有受到什么虐待。至于他身体虚弱,跟他以前的身体底子和文人心结有很大的关系。当初要不是他太倔,又加上有人联手陷害,估计会好端端,啥事儿都没有。

    “在官场上的人,要是没点脑子,估计也长久不了。”

    唐慎:“……”

    算了算了,换个话题吧!

    “你的事情学校怎么说?”

    “这个要上面看过情况说明书才能知道,不过听老师说话的语气,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说到这里,林微又想起孙芳,她自己的事是好解决了,可孙芳这个退学可怎么办?

    她没退过学,上辈子也没见别人退过学,更没有见谁退学又复学的。真要帮她,她还得问问啥情况。

    唐慎点点头,微微侧头问道:“对了,这有一个多月了吧?我都把去医院的事儿安排好了,怎么不见你去?”

    他是写信给外公说的,结果过了两周,外公来信说根本就没见一个叫林微的过去。

    “休息时间每周只有一天,太忙了,就没去。再说,在学校里煎药影响不好,也不现实。我就想着等快放寒假的时候再去开药。”

    光那些布料做成衣服卖出去就花了好长时间,后面因为想着在学校里面不太方便,索性就不去了。

    “这怎么行?身体上的事儿不能拖!”唐慎略一想,直接道,“这周末去吧。我跟那边打好招呼,每天一到时间点就让人给你送来。”

    “你的意思是雇个人?”话一出口,林微自己先摇了摇头,“还是算了。这种入口的东西,我不想让别人经手。”

    熬药是个讲究的事儿,火候还好说,大了或是小了,最不济就是影响药效。可有些药是讲究先放还是后放的,这一点,里头学问很大,时间上万一不遵守,那药可能就变成对身体有害的东西。

    雇来的人,她不放心。

    如果真要用什么人,那也得是她自己信得过的。这样贸贸然请个人来煎药,能放得下心的,估计都是神经粗的人。

    唐慎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叹口气,顺着她的意思点点头。

    “行了,这事儿我会放在心上的。你呢,就不要再用这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我了。”林微轻笑一声,朝前指了指,“看到了没?就是那家面馆。”

    她的身体她也不会太大意。平时她就注意着,尽量不吃凉的东西,生冷辛辣的东西,每天晚上如果不是遇到什么太紧急的事儿,她都会用热水泡泡脚。

    虽然没吃药,可也算是调理身体的一种吧。

    到了面馆,林微给两个人点了不一样的面,唐慎的口味重一些,她的就相对清淡了很多。

    俩人没有那么多规矩,也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其乐融融地把面吃完。

    临分别时,唐慎嘱咐她去学校收发室拿信,林微点头答应,俩人这才分开。

    看着唐慎走远,林微才转身面对院子。

    院子里面的银杏叶几乎全部落光,只剩下零星地几片挂在枝头。因为夜色逐渐逼近,所以连那几片叶子都难以分辨了。

    “砰砰!”

    捶了两下门,见里面传出钥匙混杂的声音,林微有些无语凝噎。

    紧张之下,她竟忘记自己有钥匙了……

    掏出钥匙,轻易把门打开时,李启那张老且有味道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都过去了?”

    李启头一句话就是这四个字,里面所蕴含的意思颇有些意味深长。

    林微笑,“其实算是出去玩了,无所谓过去不过去。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我待会儿进了院子再跟你说,毕竟这事儿说起来不短。”

    一边进院子,一边又问道:“孙芳在这儿吗?”

    “在的。”李启点点头,“请了几天假了,说是心情不好,暂时不去上课了。”

    林微一听,紧走了几步,“我先去看看孙芳,等会儿再来跟您讲之前经历的事儿。”

    其实,在她出现在两个老师的办公室没多久,交谈之间,老师就把她的房东,也就是李启供了出来。

    这么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死要面子的人,竟然为了她的安危去联系以前的故交好友。她要是没有一点触动,那就真的是冷血无情了。

    而且这事儿是从老师嘴里出来,真实度不必去查,估计也有个百分之九十五。

    “行,你先忙你的。”

    李启摆摆手,去了里屋。

    林微看着她租住的那个小房间,一边感叹,一边不可思议。孙芳怎么就走上了退学这条路呢……

    “孙姐,开门!”

    林微直接敲门。

    那边反应似乎有点慢,这句话说完好一会儿了,也没见有谁出来。

    静下心又敲了一遍,里面才有声音传来。

    门缓缓在面前打开,林微看着孙芳,孙芳看着林难道你觉得他们父子长得比较像?微,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自己。

    “孙姐?”

    林微含笑喊了一声。

    “林微?”孙芳有点不敢置信,“你没事儿?真的是你?”

    “对,是我。”

    门缓缓在面前打开,林微看着孙芳,孙芳看着林难道你觉得他们父子长得比较像?微,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自己。

    “孙姐?”

    林微含笑喊了一声。

    “林微?”孙芳有点不敢置信,“你没事儿?真的是你?”

    “对,是我。”

    门缓缓在面前打开,林微看着孙芳,孙芳看着林难道你觉得他们父子长得比较像?微,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自己。

    “孙姐?”

    林微含笑喊了一声。

    “林微?”孙芳有点不敢置信,“你没事儿?真的是你?”

    “对,是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