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加量
    “别转移话题。”

    林微视线都没偏移一下,看着她认真说道:“咱们现在在说你的事儿,不把你的事儿捋清了,我也没啥心思看别的东西,做别的什么事儿。”

    “这不是很清晰明了了么?”孙芳笑眯眯地说道,“我不想上学了,然后准备找个裁缝学做衣服。你也别拐弯抹角地劝我了,我知道我自己想要什么。”

    “这学习外语,说实话真心难。我每天花在这上面的心思经历,几乎占据了我全部的时间,想要操刀裁剪,只能等周末。就是有时候,那周末时间也得被学习占用。想要有一半时间,哪怕是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这上面也是难于上青天。”

    孙芳说着,自己忍不住笑了,眼神坚定。“我要是退了学,以后能把百分之七十的精力用在这上面,其他的时间我也可以继续学习。”

    孙芳说的有一定道理,显然也是经过一番慎重考虑。

    但——

    “户籍呢?”见实在没办法扭转她的意思,林微只好问道,“户籍你想留在哪儿?”

    她的出生地和下乡当知青的所在的地方,她是肯定不会想去的。

    如果想留在首都,难度虽大,她也是可以找找人帮忙的。如果想去她们旺山村,就更好办了。

    “我想跟你在一个城市。”孙芳说道,“可能不太现实,但我心里却是这么想的。”

    “那行,这事儿我来帮你跑。”林微拍板,“你放心等结果吧。”

    这事儿她得想想,找谁比较合适。她的户籍现在在学校这边,孙芳想跟她一个城市,那就只能是首都了。

    孙芳的事儿她不能做太多干涉,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谁也不能为谁的人生负责,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上学和退学的好坏一一摆在孙芳的面前,让她自行抉择。

    “那我就等着啦!”

    见到林微,户籍上的事儿又有了着落,孙芳的紧绷的神经骤然放松,人就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走吧,出去见见李老先生。”林微说着,先走了出去。“我听老师说过,李老先生为我的事儿奔波忙碌了好几天。”

    即便是没为她做下这样的事儿,她按情况也得好好说一下的。李启夫妇俩,教会她的不仅仅是技能,还有那种从里而外气定神闲的气度。

    这些,如同再造。

    “你去吧,我就不去了。”见林微提议,孙芳赶紧摇头,“这几天我都不敢到他们两位的面前,生怕他们问我。我对着他们,可不敢说谎。”

    如果她学习外语不吃力,那么坚持下去或许会有点成绩。可现在,她都被外语折磨成这样了,又为亲近不得心中所喜欢的东西受着煎熬,经此一事儿,索性就此放飞自我了。

    她现在还只是说请假,真要是说退学,她都不知道那两位会如何看她。

    “那行。你把你的衣服收拾一下,咱们等会儿去洗澡。”

    “洗澡?”孙芳重复了一遍,觉得这聊天的跨度有点大。见她头也不回的摆摆手,才知道她是真心想带她去洗澡。“行,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俩人说好,林微赶紧去了李启夫妇那里。

    “李先生好,王先生好。”林微到了俩人的房间,率先出声。

    “先生”这个词在这个年代是对有学问的人的一种尊称。不管男女,只要你有本事,只要你在哪一方面取得了成就,就可以被人尊称一句“先生”。

    “直接喊我阿姨就好。”王阿珍依旧笑的温温和和。“不用这么喊。”

    “你是当得的。”林微还没说什么,李启先开了口。“你的才华,不说能不能高过我,但已经超越了很多人。我都能当一声先生的称呼,你为什么不可以?”

    林微含笑听着这两人说话,并不插嘴。等他们意见统一,这才将之前的事儿大致讲了一遍。

    “这个送给你们。”

    说完,林微从大挎包里取出一个木盒子,递给王阿珍,又取出一个造型特别,外面雕刻有寥寥几笔花纹的笔筒递给李启。

    李启一看到她带了礼物,脸就不好看了。“你一个学生,怎么——”

    “谢谢,我很喜欢。”王阿珍打断李启的话,打开木盒子,顿时笑了,“你有心了。只是你——”

    林微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意思,见状赶紧解释道:“这东西并没有花我什么钱。你们看,那个木质的小盒子,就是普通木头制成的,也就是心思巧了点。那笔筒是竹子制的,上面的花纹虽说很应景,但是笔法并不像大师的作品。所以,你们就安心收下吧。”

    这东西相对于她现在的财力来说,真心不算贵重。但在一般人眼里,那价格可能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但这两样东西,实在是太符合她的心意了。

    李启书法不错,硬笔也是一样。这样一个笔筒即便是不放笔,搁在书桌一角,也蔚然成趣。

    那个木质小盒子里面是一个十五公分高的小巧花草架,里面有小酒盅大小的盆栽,错落地放在雕花架上,只要是对美有点小想法的人,一定不会错过这些。王阿珍终日坐在轮椅上,这个小景观架算是一个不错的消遣。

    比起送所谓的健康用品,这两样可能才入得了这两位的眼。

    “嗯,这次就收下了。以后不要再破费了。”李启一看妻子打开的木头盒子,再看妻子喜爱的眼神儿,爱不释手的动作,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本来就没破费。”林微才说完,见李启瞪她,赶紧点头,“我记住了!”

    “嗯。记得你欠下的字,下周一并交给我。”李启说完,沉吟了一下才又说道,“我看你都闲得能抓人贩子了,不如从下周开始学习工笔画吧。”

    跟她老师接触了几次,听说她学习方面根本不吃力,轻松的很。

    “哦,之前的临摹书法的事儿,每周再加五张。”

    林微听他这么说,脑子把时间迅速一算,见还有闲暇做些别的事儿,便立即点头称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