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庆幸
    林微这话一说,几个人赶紧上前,各拿了一牙带皮的苹果啃着,只不过那表情味同嚼蜡,甚至可以说是在吃毒药。

    有几个甚至红了眼,一副受了莫大侮辱的样子。

    可碍于林微的注视,还有她拨弄着刀子的手,一个个都噤了声。

    侮辱么?

    呵呵,要的就是这样!

    都说男人爱面子,女人其实也不例外。有时因为感情上特有的细腻,这种爱面子甚至可以更胜一筹。

    打她们?

    对她影响不太好,而且出事儿了,估计还要她来承担。

    骂她们?

    太费嘴皮子。

    这两样,都不行。如果打她们,那么伤痕就是她们攻击她的强大证据。骂她们,骂什么?骂了,她们有痛有痒吗?不过是给了她们另一种谈资罢了。

    这样安安静静的解决,才是最好的办法。

    屈辱吗?

    屈辱了才不会到处说出去,屈辱了才长记性。

    多好!

    又省了她的力气!

    “行了,别给我看你们委屈的嘴脸!”林微摆摆手,哼笑道,“真要是觉得委屈,之前闭紧嘴巴多好!现在,都给我去洗漱!”

    这几个人里面其实有两个已经洗漱过,可林微大发淫威,她们也不敢开口说什么,端起脸盆并洗漱用品,乖乖地出去洗漱了。

    等她们一走,林微迅速关上门,反身扑到桌子边,使出吃奶的劲儿去拔桌子上的匕首!

    大爷的!

    刚才太用力,这匕首插得太深,她竟然拔不出来了!

    要不是刚才拨弄了几下匕首,观察了一下情况,刚才她们在的时候她生拔,别说什么震慑不震慑了,能不出丑就算好的了!

    是的。

    刚才她本想一下拔出匕首,然后在这些人面前晃一圈的。可是后来感觉不对劲儿,就没敢去尝试拔匕首。

    现在看来——

    刚才的做法真是太明智!

    尝试拔了几下,没把匕首拔下来的某人,心里暗自庆幸着。

    观察了一下,林微双膝抵住桌子,手上用劲儿,想要把匕首拔出来。结果桌子都移位了,那匕首还是纹丝不动!

    咋办?

    咋办!

    顶多五分钟,那群人就该回来!

    瞪着匕首一会儿,咬咬牙,林微双手握住匕首,像是碾药一样,前后来回不断晃动着。

    如此这么一二十下,匕首才有了点松动的迹象。一看这样,林微立即运足了劲儿,双手握住匕首,使劲儿拔了一下。

    因为用力过猛,匕首拔出来的同时,她也往后连退了几步才站稳身子。

    这边匕首刚拔出来,那边就听见有人敲门。林微轻轻呼出一口气,把刀子往自己床上一扔,给候在外面的几个人开了门。

    她没正眼看她们,余光也能看到她们红红的眼睛。

    竟然还觉得委屈?

    真要是管住她们的那张嘴,何至于感觉委屈至斯?!

    转身,从床底下扒拉出自己的脸盆,端着自己的洗漱用品优哉游哉地往外走。

    见林微走出去,王红霞又探头往外面看了一眼,这才转过身,死死盯着王园园。

    “王园园,不是你和郑甜甜说她被人贩子拐走的么?”王红霞红着一双眼睛,气愤道,“不是你们说,我们怎么会相信?”

    她们说的有鼻子有眼,还隐约说了公安局有人什么的。要不是,她也不会那么相信?

    “现在,人家不仅没被人贩子拐走,还得了大荣誉!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她被人贩子抓走了?我们猜测别的原因,你还嗤之以鼻,一口咬定是人贩子!”

    “对啊,该不会你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才咬死了这样说吧?”站在王红霞身边的一个,咬牙切齿地看着王园园,“我还一直觉着好奇,你怎么会搬来我们宿舍,把姓杨的挤走!还跟郑甜甜搭上了!”

    几人都盯着王园园,见她神色微变,有些不自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惊呼道:“不会是真的吧?”

    “果真是这样!你被人贩子拐走过?”

    “你才被人贩子拐走过!”王园园想起郑甜甜说过的话,底气顿时足了一些,“你要是这样说,是不是也要怀疑郑甜甜被人贩子拐走了?”

    郑甜甜家里有人当官这件事儿,宿舍里谁人不知?

    再一想到她平时吃的用的,还有之前来看她的那几个亲戚,宿舍里的人顿时闭嘴不言。

    王园园“哼”了一声,“她的荣誉证书怎么来的,你们也不用脑子想想!即便是没被人贩子拐走,那也是做了跟人贩子有关的事情。”

    林微不在,再加上笃定这几个人不敢跟林微说话,王园园胆子大了不止那么一星半点。

    可一想到林微快要回来,她也不敢多说,扔下那么一句话,就钻进了被窝。

    其他人恨恨地瞪了蒙着头的王园园,也开始上床休息。

    林微回来的时候,见宿舍里安安静静,满意地笑了笑。

    平时,这群人熄灯之前都会躺在床上说话,你一言我一语,像是开茶话会一样。现在这种安静,在以往没熄灯之前,是绝对不会有的。

    脱了衣服,钻进被窝,温暖顿时袭来。

    这被子的里子不凉,而且很容易暖起来,说起来,她还是占了小舅舅的便宜。

    这个时候,很少有人用被罩。不是不习惯,而是布料难得。有些讲究一些的人家,会把棉花用线密密匝匝地网起来,被里被面缝成一个罩子,用的时候一套,方便,而且脏了也好清洗。

    像她现在盖的被子,一旦脏了,那就需要全部拆了清洗,然后再缝起来,才能继续用。

    她还记得历年夏天,母亲程曼拆被子清洗的时候。

    一到拆被子的时候,都会把被子往绳子上一搭,然后找出线头,一点一点把线抽出来,生怕断了,不敢使用一点蛮力。之所以这么小心翼翼,不过是想要把这缝被子的线再次利用罢了。当然,也是因为穷,没有浪费挥霍的权利。

    还有一个多月,就能回家了。

    到时候该买一些什么东西带回去呢?

    爸妈和妹妹会不会喜欢?

    林微想着想着,回家的心情越发急切。我不白说第二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