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阴谋阳谋
    林微进了校园,径直往宿舍方向过去。

    而袁招娣拐过一个路口,见看不到林微,才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脸,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前夫因为作风问题失了工作,在那个家中再也没了底气,他那个后娶的老婆就开始明目张胆地打她的孩子。

    她自从离了前夫,再加上孩子那个样子,就没准备再见他们。就是一次收废品的时候偶然路过,才看到自己孩子瘦到皮包骨,可怜巴巴地蹲在一个拐角处抹眼泪。

    她震惊之下,急忙上前,才发现这孩子发着高烧,嘴里还啃着一个黑硬的窝窝头。

    接下来就是送医,一番检查之后,医生说这孩子得了严重的肺炎,需要住院治疗。

    她起初还能凭借之前积攒的钱维持孩子的治疗费用,到了后来,手头上的现金都用完了,孩子还是不能出院。

    实在没办法,她着急之下去找前夫,想要他掏点钱,最终一番辱骂推搡之后,无功而返。

    她想要把收来的东西变现,可又不能明目张胆地去进行买卖,就偷偷问了几个买家。结果,竟然还压价压到离谱。

    起初她是不愿意卖的,后来被迫便宜卖出去了一些,支撑了一段时间。卖到后来,她恍然,这样卖下去,以后连立足的资本都没了,才没继续做傻事。

    思来想去,就想到了林微。

    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她来这边找她。谁知道等了一天之后,竟然得到这么一个结果!

    袁招娣捶着地,哭的压抑而又委屈。

    “你认识林微?”

    袁招娣闻言,猛地抬头,抿紧唇,不发一语。

    “我问几个问题,你每说一句实话,我就给你一块钱。”来人笑的柔和,仿佛打了一层光晕,透着点那么慈眉善目。

    袁招娣一愣,一喜之下,防备心也生出。

    这人要问什么?

    收废品的生意是绝对不能说的!

    如果只有林微做了这个生意,那还好说。现在她也在做这个生意,真要是搞黄了,她以后连吃饭都成问题,更别提留不留在首都了……

    “你不用紧张,只是最寻常的几句话。先说说你的难处吧,我应该是有能力帮助你的。”

    来人拍了拍挎包,柔声安抚着袁招娣,让袁招娣有些恍惚,似乎来人最重要的不是要问的问题的答案,而是袁招娣个人的问题是否能解决。

    “你问吧!”

    袁招娣一咬牙,点点头,“我跟林微确实认识,还挺熟悉。”

    只要不涉及做生意,她可以告诉她任何她想知道的。

    只要给她钱给儿子治病,她愿意做任何事情。

    这个时候的袁招娣,完全忘记了在林微面前的怂样儿,更忘记了林微那笑颜如花下的一抹似是而非的认真。

    来人见袁招娣软化,笑了一笑,俯身扶起她,“咱们找个地方,你再好好跟我说说。速战速决,你才好去办你的事儿。”

    “好!”

    袁招娣点头,直接跟着来人走。

    林微进了校园,走近宿舍楼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人拿着一面锦旗,笔直地站在宿舍楼门口,似乎在等什么人。

    或者,并没有等什么人,只是她眼花出现的幻觉?

    抱着那一包晾好的衣服,林微皱眉看着锦旗上的字儿,脚步怎么都迈不开。

    “大叔,那个就是林微!”宿舍楼经过的人看见林微,赶紧跟这个站了很长时间的中年男人指了指,“你快去吧!”

    林微见状,转身想走,可却被那人惊天动地的一跪一喊给止住了步子。

    瞳孔骤然紧缩,林微也不转身,听着那人磕头的声音,心脏一下下缩着。

    她救人的事情,除了林峰、李东升、公安局的同志,是没人知道的。公安局的同志已经被嘱咐过,不然也不会在她返校之后,偷偷摸摸给她送荣誉证书了。

    而那荣誉证书,班级里只知道是荣誉证书,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宿舍里的那几个人即便是知道,也不会传出去。毕竟,这些流言源头是她们,如果说了,她们在这个学校、班级,怎么立足?

    再说,拿她们的档案和前途说事儿,谁敢以身试法?

    而且,她们知道她救了谁吗?她们知道她见义勇为的内容吗?

    可这个男人竟然知道她,还找到了学校,找到了宿舍,找到了她本人!

    如果说没人告诉他,他能找到这儿,除非有特异功能!

    梁芜茵?

    李东升会告诉她吗?

    或者,林峰会告诉她吗?

    再或者,她猜到了事情始末?

    唐家的名头,毕竟太好用了……

    “林微同学,太感谢你了!”男人一脸感激,“如果不是你,我家孩子被人拐走,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回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靠近林微。

    林微转身,惊讶道:“大叔,你家孩子被拐了?什么时候的事儿?要不要紧?”

    啊?

    林微这么一问,男人有些傻眼。“你不是林微吗?”

    “我是叫林微,可是你能确定是我吗?这世上叫林微的多了去了,而且是男是女也不一定,你说是吧?”

    “可是有人告诉我,你就是救了我家孩子的姑娘啊。”男人疑惑不解,“他没说救了我家孩子的是个男同学哪!”

    “谁告诉你啊?”林微问了一句,似乎感觉好笑,忍不住笑了起来,“可别是糊弄你了!”

    林微这么一说,男人有些不确定了。可是一想刚才听到的,又有点底气足了,“肯定不是糊弄。你之前不是好多天没在学校吗?”

    “大叔,我之前接了点翻译的活儿,所以没在学校。你可不能因为这个就断定是我,平白便宜了我。”

    林微一边笑,一边晃了晃手里的几页纸,“你看,我是学翻译的。这不,又有工作进来了。”

    男人惊疑不定。

    林微追问道:“大叔,当时跟您说话的人是男是女,咱找到他,说不定可以让他们给你把锦旗的钱给退了!”

    “谁家赚钱都不容易,有这个钱,还不如给孩子买点好玩的东西压压惊呢!你说是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