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那谁的情话
    测验结果?

    林微看着她,沉吟了一会儿,才慢慢开了口:“周一下午六点,到时候公示结果。”

    下周的后半周是学校的考试周,她本来是想着在考试之后公布结果的。但看这女生的神色,再结合上辈子考完试自己迫切想要知道结果的心情,到了嘴边的话,又改了说法。

    “真的?太谢谢你了!”

    女生满脸惊喜地道完谢,轻快地转身走了。

    倒是唐慎,看着那么不算薄的一叠子试卷,皱了皱眉,“这些试卷都要你一个人来批阅?”

    今晚加上明天,能改出来多少?

    那么密密麻麻的字母,看得人憋气!

    “嗯。”

    林微笑着,示意他跟上来,走到孙城固的面前。

    “辛苦了!辛苦了!”

    孙城固见她过来,挥挥手打发掉那个男生,带了点歉意和感谢地说道,“让你遇见这么窝火的事儿,也是我考虑不周。”

    如果他在一开始考试的时候就在场,应该也就没这档子事儿了。

    “这事儿怎么能怪您?该来的总会来,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林微笑着,“今儿处理掉了,总比明天成绩出来再找事儿强得多!再说了,这场考试要不是您给与支持,也没那么顺利的办下来。”

    孙城固被林微这么一安慰,心里倒是好受了一些。

    “孙老师,您帮我请一天的假吧。这次的测验成绩,我想要明天下午六点公布。若是上课,这些试卷就批阅不完了!”

    林微说着,举了举手里的那叠子试卷。

    “咱下周就是考试周了,你这样,能不能行?”虽然知道林微专业知识扎实,可孙城固还是有些担心,“万一因为这几天错过了一些知识点,本来满分的成绩变成……”

    不等孙城固说完,林微自信道:“您放心,不出意外,我们专业第一名还是我。也请陈老师放心,这次考试绝对不会给他脸上抹黑。”

    林微本就经常请假,成绩也没见下滑或是怎样,所以平时请假也就是说一声罢了。

    见她这样,孙城固也不再劝说什么,点点头,“你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三人一起走出教学楼,一起到了停放自行车的地方。

    孙城固颇为知情识趣,动作麻溜地找到自己的自行车,打开车锁,骑上车子一溜烟儿没了影子。

    林微把试卷递给唐慎,“拿着。”

    见唐慎接过去,才从自己挎包里掏出自行车钥匙,打开车锁,把自行车推出来,才又把试卷要回来。

    “你的车子停在哪儿了?”

    “我光顾着来找你,没有骑车子……”唐慎看了一眼林微手里扶着的自行车,又看了看她,笑得憨厚道,“你这一阵风都能刮跑的,就是再加上一个我,这车子也能经得起咱们俩。”

    林微斜他一眼,笑意盈盈,“我一阵风能刮走?”

    她这辈子的个子都要比上辈子高一些,再加上吃得好,心态好,身材不说秾纤有度,那也是该有肉的地方都有肉!

    风吹跑?

    埋汰谁呢?

    唐慎见林微杏眼微眯,形成一道极为漂亮的眼线,脑子一热,一只手就把人给抱了起来。

    林微没防备他会这样,尖叫一声,条件反射性地攀附在他的身上。

    脑子还没转过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而唐慎原本只是想证明她确实比较瘦,被她这么一搂,整个人血液上涌,脑子立时就有些晕乎乎的。

    “唐慎!你还不给我放手!”林微有些羞恼,心虚地四处瞄瞄,拍打着他的肩膀,“快点放手啊!”

    祖宗诶,这可是人来人往的周末!

    即便这个地方自行车不多,那也不代表没人过来!

    “哦哦哦!”

    唐慎连连应几声,小心翼翼地把她放下,极力绷着脸,尽可能严肃地说道:“我刚才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确实很瘦。”

    瘦?

    瘦你大爷!

    林微红着脸,正要怼唐慎几句,缓解自己的害臊,不经意瞄见迅速往这边来的几个人,也顾不得害羞不害羞了,拍了一下他的胳膊,扶着自行车急道:“快上车!工纠队来了!”

    即便是男女朋友,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也是被教育的!

    真要是被抓住教育,她这张老脸也不用要了!

    走!

    得赶紧走!

    不能让他们看见脸!

    唐慎顺着她的视线一看,想也不想,把试卷往她怀里一放,一只手扶着车子,一只手抓起她的腰往前面横杠上一放,说了声:“抓紧了!”蹬起车子,瞬间驶出去老远。

    唐慎车子踩的卖力,怀里抱着林微,鼻翼若有似无地萦绕她身上干净的味道,整个人似乎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可以带着她走遍祖国的每一个角落。

    林微的心“砰砰”乱跳,不知道是为刚才惊险刺激的狂奔,还是别的什么,白嫩的耳根悄悄染上了那么一抹粉色。

    这一丝微妙,让她有些恍惚,一时间也没注意他们两个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直到出了学校大门,到了一个马路的拐弯处,唐慎这才依依不舍地把人放下。

    林微站着,看着唐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害羞?

    时隔那么多年,她第一次那么清晰地感受到这种情绪!

    别别扭扭了一会儿,林微牙一咬,干脆走到他跟前,抓着他胸前的衣服,笑眯眯地盯着他。

    哼!

    今儿赚她便宜,她是不是要赚回来?

    唐慎被她看得心“砰砰”乱跳,虽然有些心虚,可还是眼睛不错地跟她对视着,咧着嘴,笑得有些傻。

    这笑容,简直闪花人眼!

    林微眨眨眼,放开他胸口的衣服,使劲儿拍了拍,“看来你黑成这样,也是有道理的!”

    莫不是又去什么地方训练了?

    才会黑成这样!

    衣领就是一个分界线,之下还能见点白色,之上……

    唐慎不自觉地揉了揉她拍过的地方,似乎这样就能揉掉那一丝酥麻,笑得明朗:“我是黑夜,你是白天,正好组成圆满的一天!”

    这话一出,林微浑身激灵了一下,看着他,活像见了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