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想的那样
    从来首都第一天到现在,她认识的人不少,但大多也是一面两面之缘,泛泛而交。真正相处下来比较认可,相处时间也比较久的,也就么几个人而已。

    孙姐对比她,认识的人也就更有限了。除了她们共同认识的,也就是裁缝店的那些人了。

    但孙姐既然让她猜,想必是她们俩都认识的人了。

    林微想了一会儿,摇摇头,“孙姐您就直说了吧,我是实在想不出你说的是谁?”

    “刘翠霞!”

    刘翠霞?

    林微皱眉思索了一下,愣是没从记忆里找出这么一个人。

    见林微没反应过来,孙芳只好提醒道:“梁爱国!梁爱国你还记得吧?就是卖给咱们瑕疵布的那个人!”

    哦哦!

    林微这才反应过来。那刘翠霞就是刘婶,梁爱国他媳妇儿的姐姐!

    “碰见她咋啦?她说什么了?”

    “嗯,她跟我说了几句话。”孙芳说着,眼神里有些显而易见的疑虑,“当时人来人往的,她统共也没有跟我说多少话,看起来没啥事儿,但现在回想回想,却好像又有事儿。”

    当时人多,比较忙,她又被师傅使唤的团团转,压根没去多想。

    现在跟林微说了,却突然发现,刘婶最后那句话,并不只是一句客套话……

    林微听她说话,并不插嘴。

    “当时她走的时候,似乎跟我眨了眨眼?”孙芳迟疑着开了口,“我不确定那是不是给我使眼色,还是眼睛里进东西了……”

    见林微点头,孙芳继续说道,“刘婶儿是来做衣服的。然后量完尺寸看见我,似乎很高兴,就拉着我聊了两句。最后说了句让咱们姐妹俩去她那里说说话,连说了三遍……”

    嗯,刘婶说完之后,似乎冲她眨眼了吧?

    去她那里坐?

    林微听完,心下一动,开口问道:“你好好跟我说说,她遇见你的时候表情变化。”

    孙芳看林微神色,知道她有些想法了,就仔仔细细回想了当时的场景,从她跟刘翠霞对视的第一眼开始,讲到俩人分开。里面虽然很多不记得了,但大概的感觉还在,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林微最后拍板,“你只管去裁缝店做你的事儿,刘翠霞那边我去看看,你不用操心。”

    如果所料不错,应该是来生意了!

    真要是这样,那可是件儿大喜事儿!

    林微这么一笑,孙芳突然福至心灵,瞪大眼睛,牢牢看着她,有些不敢置信,“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话里是怀疑,语气已经是惊喜了。

    “如果不是咱俩想多,八成就是这样了。”林微说着,端起刷牙得搪瓷缸子就往外面走,“我先去洗漱,等会儿还要孙姐你帮我个忙。”

    这事儿宜早不宜迟,既然有了这么一个猜测,早一点去,总是吃不了亏的。

    等会儿睡觉前,得把这些试卷的成绩誊抄出来,然后把录取的人名勾红。她还想着今儿睡个早觉,明天睡醒之后再干这些活儿的。现在看来,还是早一点干完为妙。

    孙芳来了精神,干脆也不看那些服装设计的书了,下床将桌子上的试卷全部挪到床上,才哆哆嗦嗦地钻进被窝里。才拿出纸和笔,想要誊抄成绩呢,却发现那些试卷改是改过了,但却没有计算分数。

    “林微!”孙芳看了一下,扬声朝外面喊道,“这试卷总分多少分啊?”

    正说着呢,突然发现旁边有一个标准答案,上面把总分已经写出来了,于是赶紧喊了一嗓子,“不用说了,我知道了!你赶紧洗漱吧!”

    说着,低头刷刷地开始计算起分数来。

    等林微刷牙洗脸回来,孙芳已经计算了几十张试卷。连她进屋,都没抬起头。

    笑一声,林微将雪花膏的盖子打开,从里面挖了一点儿出来,抹了手脸,这才脱了衣服钻进被窝。

    因为怕冻着,俩人肩并肩坐在一块儿,都披着棉袄。

    林微找了一张白纸,把分数从高往低写了一行,这才拿起红笔开始跟着孙芳一起计算分数。俩人都不是笨的,这试卷也没用多长时间,就把分数全部计算完毕。

    “孙姐,你来念分数和名字,我来登记。”林微从床头拿下一个硬皮的笔记本垫在下面,又将刚才做好的大致表格铺在上面,才对孙芳说道,“咱俩分工,这样应该更快一些。”

    孙芳应了一声,见她示意她开始,才不紧不慢地从第一章开始报数报名字。

    也就是一个小时多点的功夫,俩人将此次的测验结果全部整理了出来。

    “咋没见杜磊?”统计完,看着上面标红的名字,孙芳有点疑惑,“他不可能分数还够不上第一页纸吧?”

    正要去翻看第二页,就听林微说道,“他提前考了试,难度要比这次的测验大多了,但也考得很不错。”

    “那你的意思是他早已在录取名单之内了?”

    “不不,他是超出录取名单的人。”林微笑笑,将这些试卷抱在怀里下了床,“比这些更好!”

    将试卷放在桌子上,林微取下手里的表,条件反射性地去摸脖子的时候,才想起来那个玉葫芦已经送给了某人。

    好笑地摇摇头,这才熄灯睡下。

    而唐慎,从林微这儿离开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屁颠屁颠地去了冯老爷子那儿。到了地儿,向冯老爷子炫耀了一下他的“定情信物”玉葫芦,这才颠颠地去了他惯常住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天还不怎么亮的时候,林微就醒了。

    心里装着事儿,怎么也不可能睡到日上三竿。蹑手蹑脚下了床,拿起桌子上的手表看了看,发现已经是六点十五分了,便动作麻利地去穿衣服。

    孙芳这些天累得厉害,加上林微动作轻,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洗漱完,已经是六点三十三分,将孙芳摇醒,这才说道:“我出门了,现在已经是六点三十几分了,你也好准备准备去裁缝店了。”

    孙芳迷糊中,一咕噜爬起来,摸索着去穿衣服。

    林微笑一声,将军大衣穿上,这才出了屋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