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犯恶心
    梁红英的态度,唐慎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老爷子说了那样一番话,给他一个地址,他早就奔过去了,还用在这边等着?

    卧室里。

    唐济看着梁红英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然后又慢吞吞地梳着头发,脸色沉了下来。

    起床披了一件外套,直接把唐耀弄醒,“把衣服穿好。”

    唐耀一个激灵,脑子还没清醒呢,就拽住毛衣往身上套,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穿得利利落落,还带了点迷糊地喊了一声:“爸爸?”

    “起来把鞋子穿好。”唐济拍拍他的脑袋,“十分钟把洗脸刷牙全部搞定。”

    唐耀应了一声,赶紧跑了出去。

    梁红英有点僵,看着唐济对着儿子发布命令,脸上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火辣辣地疼着。

    有那么一刻,她真想把手里的桃木梳子砸到镜子上。

    可是她不敢,即便是生了个儿子,她也不敢!

    早些年,她过得小心翼翼,生怕出了什么差错,被唐家人厌弃。后来出了自家女儿跟他前妻女儿的事儿,她因为生了儿子而好不容易挺直的腰杆,又弯了下去。

    这几年情况有所好转,唐家人似乎忘记了之前的事儿,慢慢地又对女儿态度和缓起来。女儿也争气,直接是军报的记者,过了年就要升职了。

    她原本想着等过年的时候跟唐济提提,把女儿接回来一阵子,出嫁之前先住在家里,等她找到婆家再搬出去……

    这一切明明都是朝好的方向走,结果每次唐慎回来就出事儿!

    现在出了这事儿,她之前的打算全部泡汤!

    梁红英想着,苦上心来,她这苦命的女儿,自小就乖巧懂事,宁愿饿肚子,也要她先吃了才吃,即便是优缺点,那优点呢?怎么就没有人看到?!

    “爸爸,我好了。”

    唐耀从洗手间出来,看都不敢看客厅里坐着的人,一溜烟地跑到唐济的身边,抬头说道。“还要做什么吗?”

    “不用。”唐济说着,看了一眼梁红英,“等着你妈妈梳洗完毕,跟着她去找你姐姐就成。记住,做过的事儿就是做过了,不能推卸责任。没做过的,也不用担心什么。爸爸希望你是一个诚实有担当的孩子。”

    梁红英一听,也不敢磨蹭了,头发束好,赶紧去洗漱。

    六点十分,比之前预定的早了二十分钟,三人出了门。

    梁芜茵因为工作的原因,住处是挨着单位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她并不用太早起来。

    三人到的时候,梁芜茵正准备去上班,刚锁上门,转过身,就看见三个人站在身后。

    母亲和弟弟来,她倒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唐慎也过来了……

    脑子转了个圈,心头有点不妙的感觉。

    突然想到什么,赶紧笑着对梁红英说道:“妈,你怎么来了?我还准备去找你呢。昨天耀耀把一块玉往我怀里一扔就跑了,说什么看你还敢不敢抢妈妈给我买的东西,我这次找个人教训你。”

    “当时我也没多想,还以为是耀耀送我的新年礼物呢,就收下了。”

    想着玉葫芦就在自己脖子里,又赶紧说道:“结果出门准备上班的时候越想越不对,就准备到跟单位请个假,然后去找你问问这玉葫芦是咋回事儿。”

    梁芜茵说着,把玉葫芦取下来,递到梁红英面前,“当时耀耀一扔给我就跑了,我现在还有点懵呢。妈,你也说说耀耀,我虽然不怎么了解玉石,也知道这个这个不便宜。咋能随便拿出去,还随随便便给别人。即便我是他姐,也不能这样做,万一是个长辈送的,知道这事儿,能高兴吗?”

    唐慎黑着脸站在一边,看着她自导自演。

    等见到玉葫芦,那手怎么都伸不出去。

    他膈应!

    犯恶心!

    唐耀听见梁芜茵这么说,不高兴了。

    他虽然是小孩子,也知道她这样说,是对他不好的。

    七八岁的年纪,也知道反驳了,“你说的不对,明明是你抢的我的!昨天我和小伙伴一起出去玩,跑得慢就落在了后面,是你一把拉住我,然后抢走了玉葫芦。你都忘记了么?爸爸说了,做人要有担当,你怎么能这样!”

    “耀耀,你——”

    梁芜茵颇为无奈,正要说什么,唐耀抢先一步开了口,“还有,我明明说过,这个玉是哥哥的了。你知道了还不还回去,肯定是想——”

    见儿子神色不对,梁红英皱眉喝道:“耀耀!”

    唐耀见梁红英面色难看,撇撇嘴,不再说话。

    哼,不说大家也知道。姐姐想嫁给哥哥,哥哥不搭理她,这事儿全大院的人都知道。

    就因为这个,大院里的人说他有个不知羞耻的姐姐,就不跟他玩!

    每次他一说这个,母亲脸色就很难看,有时候还教训人!

    偏心!

    梁红英见唐耀安静下来,又见唐慎不说话,把玉葫芦拿过来,弯腰看着唐耀问道:“耀耀,你最后确定一下,是不是这个玉葫芦?”

    唐耀昂着头,气哼哼的,不愿意搭理任何人。

    梁红英沉下声音,拖长调子,警告道:“耀耀——”

    “嗯。是啦是啦,就是这个玉葫芦!”唐耀点点头,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随即噘着嘴,委屈地说道,“妈妈你忘了么?姐姐总和我抢东西的!你总是不管……”

    梁红英没空管自己儿子的碎碎念,而是把玉葫芦递到唐慎面前,“你也看到了,这全是一场小孩子的恶作剧。现在玉葫芦找到了,又没有任何损坏,你拿回去吧。你要还是不解气,婶子在这里先给你陪个不是。毕竟是我和你叔叔教育无方,到时候我们俩一起带着耀耀给你负荆请罪!”

    这话大面上几乎没什么问题,可是配上她的表情和说话的腔调,讽刺意味十足。将唐济和“负荆请罪”这个词儿拖出来,那又是另外一番意思。

    都不是笨人,又怎么理解不了这其中的意思。

    “唐慎,真对不起,要是早知道这玉葫芦是你的,我肯定——”

    梁芜茵见双方都沉默下来,赶紧上前,焦急的说道,“都怪我,你们要是因为我有啥不开心,我会内疚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