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卑鄙无耻
    这是咋啦?

    袁飞有些迷惑地把另一只眼睛也睁开。

    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就听见门吱呀一声打开,林微背着挎包从里面走出来。

    这是——

    袁飞霍地转头,死死盯着唐慎,心里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小人!

    他说呢,怎么这一脚没到自己身上,感情人家早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儿,在这儿装乖呢!

    卑鄙!

    无耻!

    不要脸!

    唐慎斜他一眼,眉毛微挑,挑衅意味十分强烈。

    想起自己隐隐作痛的嘴角和腹部,袁飞实在敢怒不敢言。这大爷武力值太高,他不能吃了亏不长记性!

    嗯,他忍!

    “袁哥,你这还能走吧?”

    林微出来,把门锁好,见袁飞一只手虚扶着腹部,紧走了两步,到了他面前,说道:“我这边也没有什么止痛药和治你这外伤的药,咱先去附近的诊所看看,要是不行,咱再去大医院。”

    说话的时候,竟是没有看一眼乖乖站在一边的唐慎。

    “不用不用!”袁飞赶紧摆摆手,“就是一些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用不着去大医院。我自己抹点红花油就成。”

    要不是知道唐慎没下死手,他肯定得坑他一把。

    “不行。”林微看着袁飞那张脸,实在没办法任他自己去处理伤势,“还是一起去诊所先看看,如果那边医生说没事儿,就不去医院。如果有事儿,你也别嫌麻烦,我跟你一起去医院。”

    唐慎那力气,分分钟把人打骨折。

    为避免以后袁飞出现什么后遗症,或者什么意外,还是去医院看看的好。

    不然,真的不安心。

    正说着,就见一只大手伸到了自己面前。

    林微抬眼看去,顿时一默。

    “我也受伤了。”唐慎恬不知耻地将手在林微眼前晃了晃,“还流血了。”

    林微挑眉,他那一点刮蹭,也叫受伤?

    至于流血的地方,恕她眼拙,看不出来!

    这、这是在撒娇?

    袁飞恶寒了一下,心头万只羊驼驼奔腾而过。

    林微哼笑了一声,一把挥开他的手,“没你事儿!边上呆着去!”

    说着,又要去劝说袁飞。

    她背对着唐慎,所以并不知道他在背后的小动作。但是袁飞看得见啊,也领悟的彻底。

    因此,死活不肯去诊所。

    “我真的就是皮外伤,只不过你看着严重罢了。”袁飞见林微坚持,唐慎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脑子一热,张口说道,“真的,我们小时候经常被唐哥打,都有经验的!”

    唐慎:“……”

    很好,他记住这个二愣子了!

    林微一时无语,看来某人还是个惯犯,都打出经验来了!

    只不过,袁飞这么说,是觉得这是什么光荣的事儿?

    看他还能站着,说话也没有太大的异常,想了想,还是说道:“你等着,我去给你买红花油。”

    说完,丢下俩人,径直往附近的诊所跑去。

    竟是没有提一句自行车的事儿,甚至看都没看一眼。

    唐慎抿着唇,看着她无视他,头也不回地走开,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直到林微不见了影子,唐慎才瞅着旁边碍眼的某人冷哼道:“你还不走?”

    杵在这儿当电线杆子呢?

    “我要是走了,等会儿嫂子回来,铁定会认为你把我赶走的。”袁飞抬头望望天,然后一脸诚恳地对他说道,“到时候你俩因为这个吵起来,那就不好了。”

    “哼,你还知道什么是不好?”唐慎横他一眼,因为那句嫂子带来的缓和立即消散,指着他,语气不善,“你要是知道什么叫不好,还能对你嫂子我对象有私心?”

    刚才他可没听错,这厮是承认了对林微有私心的!

    “唐哥!大爷!祖宗!你以为所有的私心都是你想的那样儿,就没有别的了啊!”说起这个,袁飞就愤愤不平,“我也就见嫂子三次,第一次是她托我留意房子,第二次带她来看房子,第三次就是今天!”

    而且这一次还不是单独来的,某人,就在他旁边呢……

    本想着今天是林微的乔迁之喜,他来恭贺,顺便当当苦力,帮她把新家收拾收拾。

    结果门还没进去呢,就被胖揍一顿!

    “房子留意了,买了,还有什么需要你上门的?!”

    他还委屈了?银货两讫的道理都不懂?

    唐慎丝毫不后悔自己动了手。

    “那是我觉得嫂子是个能耐人,以后有大出息,就想着、就想着——”袁飞咬咬牙,干脆把自己的小九九说了出来,“就想着从她还没发达的时候混个脸熟,等以后她一飞冲天了,也能看在脸熟的份上,提携提携我……”

    果然他没看错,林微真是个有能耐的,还没发达呢,就驯服了这么一个彪悍的对象!

    唐慎上下打量着他,“你今儿这是——”

    “我是来帮嫂子打扫卫生,当苦力的。”说到这个,袁飞底气足了一些,“嫂子今儿刚搬进新家,我想着她一个姑娘家搬不动重物,就想来帮帮忙。”

    这可都是再真不过的大实话了。

    今儿才搬家?

    “我看这院子不错,怎么没见你留给我?”唐慎回想了一下院子的大小,再看看大门,阴森森地道,“说来说去,你还是想挖我墙角!”

    不过,媳妇看房子的眼光不错!

    袁飞心里跟吃了黄连似的,“唐哥,这事儿我跟你提过的。你忘记了么?那天我问你有古物没,你说没有的。”

    说了记忆力好呢?

    那天的事儿难道都忘记了?

    万般心酸之下,袁飞只得将那天的事儿帮唐慎回忆了一遍,才又继续说道:“其实吧,这也算是次要的。最主要的就是,那老头卖房找买家,就跟选媳妇似的挑剔的很。”

    想到什么,袁飞也斜他:“唐哥你懂画吗?你有古董吗?你能让人家把那些上了年份的家具留给你吗?你会哄老人家开心吗?”

    哈哈哈哈哈!

    都不懂吧?!

    见唐慎沉默不语,袁飞高兴坏了。

    这人不是能耐吗?这些方面看他还怎么能耐?

    “我觉得,你皮子痒了。”唐慎一边说,一边往他身边走。“我可以免费帮你松松,千万别客气。”

    他过来,袁飞也不躲,肿着张脸笑嘻嘻地看着他。

    唐慎脚步一顿,暗叫一声不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