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聘礼太嚣张
    唐慎是谁?

    那可是部队里刀刃一般的人物!

    只要不是情情爱爱的东西,那观察能力,反应能力可以甩别人多少条街都不止了!

    感觉到林微肢体动作,想都没想,直接把她那条细长腿儿给夹住了。

    哼哼,就这练都没练过的身手,想在他面前蹦跶,除非他自愿,否则她就别想碰到他。

    正要说些什么,突然感觉不对劲儿。

    低头一看,愣住了!

    林微那细长腿曲起的膝盖恰好顶在、顶在、顶在他家老二下面……

    唐慎咽了口唾沫,眼睛发直,脑子轰轰作响,看着她那腿儿,完全不记得、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啥了。

    林微个子不低,那腿细长细长的,因为穿的不是时下厚重的棉袄棉裤,而是特意买来的轻软的羊毛衣羊毛裤,所以整个人就没有了所谓的臃肿,越发显得窈窕有致。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显得更为尴尬!

    林微一股热血直冲脑门,然后又从脑门直冲脚下,整个人简直要被烤焦。

    那张俏脸红的不成样子,仿佛是夏日黄昏烧了半边天的晚霞,任谁都无法忽视那片灿色!

    “还、还不松开!”

    林微嚷了一声,不敢大声,腿也不敢动弹。

    太尴尬了!

    真是太尴尬了!

    再也没有比现在更让她尴尬的事儿了!

    她似乎,她似乎都能感觉出他家老二的重量了……

    啊啊啊!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不不!

    非礼勿想!非礼勿想!

    唐慎被她这宛如猫叫般的声音拉回现实,赶紧松开她,不好意思地后退了一步。

    林微转身,将自己冰凉的手捂在脸上,缓解那滚烫得不成样子的俏脸。

    唐慎咳了一声,想要伸手去碰她,结果却被林微躲开。

    “那啥!”唐慎清了清嗓子,将那点哑意给赶走,“咳咳,你误会我了!”

    不用照镜子,林微都能知道自己脸红成什么样儿,还哪里敢转身说话。

    见林微不说话,唐慎只好继续说道:“我说的聘礼,是你盖过戳的聘礼!”

    什么盖过戳不盖过戳?

    林微反应迟钝,有些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

    见状,唐慎大步一迈,直接到了她面前,大手将她发丝稍有些凌乱的脑袋给固定了一个位置,然后后退一步,指着自己说道:“我是不是聘礼?我是不是盖过戳的聘礼?”

    啊!

    林微蓦地瞪大眼睛,她竟然把这个会走的聘礼的给忘记了!

    唐慎多精啊,见林微恍然大悟的样子,就知道她忘记了这事儿。本着有便宜不占是傻子的心态,直接捧着人俏脸,在额头、脸颊、鼻子、下巴上各啾了几口。

    又想着这里是私人宅院,没人看见,骨子里的肆意突突地冒了出来,二话不说,趁林微没反应过来,照着嘴巴给啃了一口。

    “照着我刚才的,再盖一次戳!”

    唐慎双腿微屈,将俊脸凑到她面前,严肃到无以加复地郑重说道,“不行就两次!加深印象,以后不忘!”

    林微回过神儿,一把将他的俊脸推开,板着脸冷哼道:“唐慎,你这耍流氓的手段挺高明啊!”

    “没有媳妇儿你高明!”

    唐慎抓住她的手,狠狠在上面啃了一口,见有印子了,才一边揉着,一边说道,“都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媳妇儿你都要退聘礼了,那还不是耍流氓?”

    林微:“……”

    “所以我说的就没错!”见林微想要抽回手,唐慎怕惹恼了她,赶紧松手,嘴上却不依不饶地说道,“跟你耍流氓,我都没赢过!”

    说着,看了林微那骨肉匀称的长腿一眼。

    林微被他这一眼看的羞愤欲死,踹了他一脚,指着门外:“你给我出去!”

    “你在哪儿,聘礼就得在哪儿。这叫恪守本分。”

    唐慎笑嘻嘻地说完,帮她把门从里面杠上,这才转身又说道,“再说,我找你来是真的有事儿。”

    想着自己之前怒发冲冠,要来抓奸的样子,唐慎有些心虚,只好找别的事情来补救。

    “有事儿?”林微睨着他,慢吞吞,一字一句地说道,“你难道不是来抓奸的吗?”

    是谁说的被人挖墙脚来着?

    她还没老年痴呆,这刚说过的话怎么会忘记?

    “怎么会!你肯定听错了!”唐慎一身正气地辩驳,“如果真要是来抓奸的,你回来的时候,那袁飞都不带喘气儿的!”

    嘿嘿,那袁飞别看现在能跑能跳的,明天绝对得躺床上,没有一周能下地,他名字倒过来写!

    嗯,袁飞这事儿,坚决不能跟她说实话。

    他下得是黑手,他心里承认就行了,没必要大家都知道……

    林微想了想,倒也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不过还是问了一句:“那袁飞真的没什么事儿?”

    “没事儿!”

    见林微被他拉离主题,唐慎笑得像是一头老狐狸。“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我明儿去看看他。”

    嗯,是得看看。

    顺便,封口。

    林微被唐慎这胡搅蛮缠地说了一通,心下甚是无力。

    什么叫她要是过意不去?

    这人是她打的吗?

    不过,仔细想想,袁飞似乎是因为她才挨的打……

    “说吧,你什么事儿?说完赶紧走。”

    林微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说着就往正房客厅走。

    到了现在,他还没有说那玉葫芦的事儿。以他唐慎的聪明,她之前扒他衣领,他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装傻罢了!

    唐慎哪里是装傻,不过是想着先说点有用的、让她开心的事儿,再坦白从宽罢了。

    所以,听见林微说那句话,全当没听见。

    等会儿他邀邀功,她还能忍心让他走?别说他不信,就是信了也得弄成不信!

    今儿,新家乔迁,他就是蹲在房顶上,也不走!

    他可没忘记,他被这房子主人亲口承认是最喜欢的聘礼!

    既然最喜欢,哪儿能让房主人独守空房。

    唐慎给自己找着各种借口,想到孙芳说的今儿林微很晚回家,或者不回家的话,心头一片火热。

    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地说道:“是这样的,我买了一辆卡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