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三十章 不给何撩
    林微问得轻声慢语,没有丝毫火气。

    趁着那白色的长毛毯子,整个人无害到了极点。

    唐慎喉结动了动,不动声色地往她身边靠了靠,这才把口袋里的一个小布包掏出来,慢吞吞地递到她面前,“在这里。”

    感情她对他态度不好,无视他,主要是为了玉葫芦啊?

    他还以为是他毫无道理地打了袁飞,又以为俩人有什么,她才不理他的!

    要是早知道——

    要是早知道,他也不敢见了面就把这事儿说出来。

    唐慎提起来的气儿又散开。

    当初她送他玉葫芦的时候,他保证的很好。

    可没做到,那就是没做到,这也算是不负责任的一种,没有铺垫,他实在开不了这个口。

    现在她似乎情绪和缓,说出来应该就没什么了吧?

    见林微不接,唐慎只好举着。

    盯着那个小布包好一会儿,林微才抱着毯子坐起来,下巴点了点毛毯,示意他放上面。

    “怎么不见你戴着?”

    唐慎把东西放下,声音里带着一点压抑和沮丧:“脏了。”

    当时看见这玉葫芦从梁芜茵脖子里面拽出来的时候,他内心暴怒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强大的自制力,早就一枪把她给崩了。

    用别人的错误毁了自己一生,是最愚蠢的做法!

    他唐慎从来不做伤敌一千自毁八百的事儿!

    如今是没时间收拾她,等他从未来岳父母家回来——

    唐慎冷笑一声,那就让她唱戏唱个够!

    不过在此之前,那份大礼希望她能接得住!

    “脏了?”林微瞥了那玉葫芦一眼,轻笑道,“洗洗不就成了?”

    洗洗?

    真要是洗洗就可以,他也不会放在口袋里了。只要他一安静下来,那个动作就来回回放,一想起来这个,他就觉得膈应,实在没勇气把这个玉葫芦再戴回去。

    反正早晚要说,唐慎便将自己喝完酒回家,想要洗了澡来看她讲起,一直到玉葫芦找回为止,详详细细,毫无遗漏地讲给林微听。

    讲完,看着她,一脸的诚恳。

    “事情就是这样,我认挨任罚。”

    他这样,她反而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了。只不过想到梁芜茵,林微还是冷笑一声,“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一件事儿。那天下午快天黑的时候梁芜茵过来找李东升,俩人在巷子口说话,正好被我遇见。梁芜茵脖子里,恰好就戴着我送你的玉葫芦。”

    大冬天的,哪个人不是想把脖子捂得结结实实的?

    可人家梁芜茵不啊,就那么露着脖子跟人说话。

    现在想想,人家什么意思,什么意图,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唐慎一听,脸都黑得滴出来墨汁了。

    “怎么?不信?”

    林微见状,找了舒服的姿势坐着,“说实话,我真的很想知道,她为什么对你那么执着?”

    这梁芜茵在唐家也生活了几年,俩人真要有什么,也早该修成正果了。

    当然,这里面说不定还有点别的事儿阻挠了两人,或者有什么意外,所以两人因爱生恨?

    唐慎观察能力一流,看林微那样子,虽然不知道她具体想的是什么,但也知道绝不是什么好事儿,不由皱眉道,“你别乱想!”

    那样子,似乎提一下梁芜茵都觉得膈应。

    早在看见唐慎用方巾包着玉葫芦的时候,林微就已经气消了一半。现在见他这样,脸上带了点笑,似真还假地说道:“这样好了,你把你的情史讲讲,省得以后我被人耀武扬威了还不知道。”

    “我的情史就你一个,怎么讲?!”唐慎瞪她,见她不为所动,俊脸满是无奈,“再说,这情史都是咱俩共同经历过的,你确定还要我讲?”

    真要是讲,能不能把之前的亲热给补全了?让他也主动主动,身体力行地讲讲?

    咳咳——

    见唐慎三两句话,眼神就黏在她的嘴唇上面,林微有些不自在。

    刚才之所以敢那样做,完全是被美色所惑。

    当时他就那么懒懒散散地靠着椅子坐着,眼神像是两把小钩子,修长有力的大长腿那么闲闲一伸,一手搭在椅子扶手上,一手搁在腿上,颇有些运筹帷幄蛰伏天下的气定神闲。

    一边是蛰伏的危险,一边是完全的无害,两种极端,让人忍不住蠢蠢欲动,深藏于内心的征服欲瞬间被勾了出来,一种想要毁掉他的从容,让他为自己所迷,所臣服的强烈冲动破土而出!

    于是,她脑子一热,就、就亲了上去。

    现在要是让她再来一遍,她还真没那么大的脸和勇气……

    “那就讲讲梁芜茵吧?”

    上辈子因为社会层次的不同,还有梁芜茵职业上的优势,她并没有太多的机会面对她。现在讲讲,她也能知道后面怎么破坏梁芜茵所在意的东西,让她尝尝什么叫后悔莫及,什么叫后悔招惹她。

    “她,我二叔继妻的女儿,跟唐耀同母异父。在唐家生活三年,后来因为劣迹斑斑,二叔另找了房子让她独自生活。最近几年,因为她表现良好,我二叔便允许她见唐耀,见唐家人。”

    “至于她对我如何,我之前并不在意。”唐慎轻笑,眼里满是星星点点的火气,“毕竟是她自己的事儿么,但现在,呵呵!”

    “这事儿你放心,我肯定会处理好!”

    他不相信梁芜茵和李东升站在巷子口说话是个巧合!

    人的眼睛很少能骗到人,就说李东升,他什么意思,事关林微,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而梁芜茵,他以前只是不把她当回事儿罢了。

    现在,她,梁芜茵,是知道这个玉葫芦是他的,也猜到他和林微的关系,所以才过来挑衅毋庸置疑。

    只是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这个玉葫芦是林微送的?

    不过,现在看来也不重要了。

    梁芜茵这个人,贪财贪权,慕富贵,不知道这些都没了,而且是一辈子都没了,她还能不能有勇气活下去。

    见林微还看着他,唐慎蓦地把脸凑过去,“你想亲我吗?”

    呸!

    不要脸!

    好好的坦白交流,怎么就扯到亲亲上了?

    再说,她有给他这个信号吗?!

    林微才往后退了一点,就被唐慎扣住脖子亲了上去。

    “唔——”

    唐慎是个好学生,林微之前的亲吻,完全给他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什么叫举一反三,什么叫开拓进取,什么叫学习能力超群,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

    当他叩开她的牙关,火舌勾缠她的时候,林微完全震惊了!

    她刚才只是亲吻了他的嘴唇好么?!

    不带这样的!

    犯规!

    赤果果的犯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