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洗脚啊
    林微往车里看了一眼,并没看清赵全亮的样子,收回视线的同时,心里也已经确定这就是唐慎说的战友兼未来司机赵全亮了。

    装车除了人力,必然还有一些简单的工具辅助。

    赵全亮,唐慎,梁爱国直接上阵,林微自然也不会干看着,想都没想,把军大衣一脱,也开始搬货。

    起初还有些冷,等到了最后浑身都有些冒汗,自然的,腿也像是灌了铅一样,抬都不想抬。

    装完一车,唐慎和赵全亮便立即开车走人,留下林微和梁爱国在厂子里面。

    怕一热一冷感冒,林微一停下来便穿上了军大衣,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梁爱国见状,也赶紧把自己的棉袄穿上。

    等到最后一趟装完货,林微便和梁爱国告辞,跟着唐慎他们回四合院。

    此时已经是深夜,车子开过的声音尤为明显。好在现在的人吃都成问题,养狗的人并不太多,所以也没有一片接着一片的犬吠。

    第一车货已经被放进东厢,该弄得都已经弄好。

    最后这车货过两天就准备拉走,所以也没准备再卸下来,直接开进院子里,找了块塑料布盖着,省得下雨淋湿。

    赵全亮跟唐慎将布料盖好,便直接告辞走人。

    唐慎将人送到门口,说了一会儿话,便又折返回来。

    林微以为他是忘了什么,正想问一句,结果人家径直走向西边耳室,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搪瓷缸子,一把牙刷……

    “……”

    见林微还愣着,唐慎挑眉,“怎么不去洗漱?”

    语气满是不解。

    他这是要留下了?

    “你不觉得——”

    话刚说一半,林微又咽了回去。

    如果她要问,你不觉得你在这儿不合适吗?

    估计某人又会拿聘礼说事儿吧……

    瞄了一眼他手里明显就是新买来的搪瓷缸子和牙刷,林微觉得自己刚才想要说的话,纯粹就是废话。

    他要是会觉得不合适,怎么会连这些日常洗漱用品也弄好了?

    这人,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

    二话不说,就这么硬生生地在她的地盘占据一席之地,还不带半点不自在的。

    “嫌水凉吗?”

    见林微没动,唐慎看看缸子里的水,三两下结束了洗漱,“你等着,我给你烧点热水。”

    刚才他进厨房,发现厨房里有柴火,也有煤火炉子。只不过煤火炉子没有燃着煤块,所以得用土灶烧热水。但总归是三两把火的事儿,没啥难度,也没啥麻烦的。

    “正好等会儿咱俩洗洗脚,热水洗洗脚,晚上睡觉脚不冷。”

    唐慎说着,就要去烧水。

    林微没办法,只好提醒道:“这里,没有多余的被褥。”

    西边耳室虽然是木地板,但踩上去跟院子里的青砖地面没啥差别,都是一样的冷。那两条长毛地毯虽然厚度还可以,但是想躺一夜不受寒,估计得一条折起来当做褥子,另一条铺一半盖一半,再把那条薄毯压在上面,才能晚上睡个舒服觉……

    可唐慎要是留下——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买了两床被子。”

    唐慎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好像林微担心的事儿就不叫事儿。“你赶紧回屋里呆着去,外边儿太冷。”

    林微:“……”

    感情某人之前迟到是去买被子了?

    还有,这叫什么事儿啊!

    硬着头皮去了西边耳室,打开门的一刹那,林微差点被自己呛死。

    那两条长毛地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叠加在一起,上面有两条大红的龙凤呈祥棉被并列在一起,白色和红色,对比异常鲜明。就连那枕头,都带着毫不掩饰的喜感,同样是大红色……

    书桌上面有个热水瓶,热水瓶旁边放着两个印有花开富贵图样喝水用的搪瓷缸子,而书桌底下则是两个摞在一起的洗脸盆,那盆底还有两条红鲤鱼交映生辉!

    林微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切,脑子轰轰乱响。

    这是要干啥?

    唐慎这是要做什么?

    是不是再弄个彩色的拉花,贴个红火的“喜”字儿、弄几个红气球,这里就可以当婚房了?

    站在耳室门口,林微突然有些挪不动脚。

    那满目的红,就像是龇牙咧嘴的猛兽,带着一种守株待兔的笃定。

    “怎么不进去?”

    唐慎烧好水,过来拎热水瓶,见她站在门边,奇怪问道。

    然后不等她回答,一手拎着热水瓶,一手拿着那俩摞在一起的洗脸盆出来了,“你先进去坐着,我等会儿就过来。”

    林微不想再看,三两步跟了上去。

    “我来帮忙。”

    与其看那满目的红,她还不如在外边吹吹风,冷静一下。

    趁唐慎清洗脸盆的时候,林微赶紧到了灶台后面,见他烧了满满一锅水,有些不解,“怎么烧那么多水?”

    虽有一新一旧两个热水瓶,但也装不了那么多热水。洗脸洗脚就更用不了那么多了,用不完,纯粹就浪费了。

    嘴上说着,手下动作不停,用水瓢舀了热水灌进新的热水壶,直到满了才盖上盖子。这一水瓶热水主要是烫烫瓶胆,算是一个最基本的杀菌消毒,是不喝的。

    “热水多了总比少了好。”

    唐慎抬起头,拿着清洗好的两个脸盆过来,扬了扬手:“左手上这个有鲤鱼的用来洗脸,右手上这个有牡丹花的用来洗脚。”

    说完,把洗脸盆先递了过去,示意她舀点热水倒里面。

    热水倒进去,唐慎端出去兑了点冷水,摸摸水温觉得还可以,便把脸盆放在脸盆架子上,招招手,让她过来,“你去洗脸,后面我来弄。”

    说着,直接到了灶台边,从她手里拿走水瓢。将旧的热水瓶里灌满水,提到耳室里。然后又把洗脚盆里的水兑到稍热一些的温度端进屋子里。

    洗着脸,林微也没注意唐慎在做什么,只知道他一趟一趟跑着。

    等洗好脸回到耳室的时候,唐慎已经盘腿坐在地毯上,见她回来,指了指水盆,“来洗脚。”

    竟是连洗脚水都弄好了!

    林微一阵错愕。

    他这是——

    她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