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血腥味
    林微被笑得头皮一阵一阵地发麻,见她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咬牙道:“孙姐,你千万别有什么笑柄落在我手里!”

    真要是有那机会,她绝对要笑她一辈子。

    林微这个表情取悦了孙芳,她擦了擦眼泪,“落在你手里怎么样?笑我一整年?”

    哎哟喂,笑死她了。

    照她说,唐慎这被子买的,要么是故意,要么是无心。

    无心就是不知道这龙凤被代表什么意思,见都是被子,作用一样,见喜庆随便买来的。

    要是故意的,那就好玩了!

    这是万分急切想把人娶回家给出的暗示啊!

    “孙姐,你不要趁着这回家的时间好好看看服装设计书吗?”林微见没办法止住她的笑,只好生硬地转移话题,“一寸光阴一寸金呢。”

    一寸光阴一寸金,春宵一刻值千金……

    噗哈哈哈!

    林微内心简直比日了狗了还无语,她这又是哪儿戳到了孙姐的笑点啊……

    俩人所处的位置,虽然靠近车头,但因为冬天寒风呼啸,再加上车速,车头里的两人倒是没办法听清只字片语。

    如果唐慎听见林微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孙芳又笑成那个样子,估计会秒懂也不一定。

    “行了行了,不笑你了。咱都休息一回儿,今儿起得太早了。”孙芳说着,打了个呵欠,裹了裹被子,只露出一个鼻子,眼睛困倦的眨了眨,似是下一秒就能睡去。

    林微见状,看了看时间,也钻进了被子里。

    车子一路行驶,到了饭点,碰上饭店就去吃,碰不上就喝热水瓶和保温杯里的水,外加一些果脯干粮。

    这一路,速度竟然不慢,很快就靠近了林微所在的省份。

    正睡着觉,突然一声枪响,车子立即停了下来。

    林微心头一突,见孙芳吓得就要尖叫出声,赶紧捂住她的嘴,盯着她,轻轻摇了摇头。

    哥哥和唐慎!

    看清林微眼里的意思,孙芳眨眨眼,抖着手自己捂上自己的嘴巴。

    林微心脏砰砰乱跳,那声音声声入耳,竟让她在没有听诊器的情况下,听了个清清楚楚。

    也正是这一声声心跳,让林微稍乱的脑子清醒起来。

    “布料三匹,钱三百,交出来,不伤人命!”

    正想该怎么看唐慎和哥哥的情况,就听见一道阴沉沉的,毫无生气的年轻男音传入耳中。

    难道是三个人?

    林微脑子一转,跟孙芳做了一个手势,小心翼翼地穿上鞋,展开被子,便蹲守在箱子后面。

    那些人想要布料,必然要靠近车厢。

    被子蒙上他们,制造一时的混乱,应该能给唐慎和哥哥一些缓冲的机会。

    这个时候的林微,压根没去想劫匪为什么只要三匹布料,三百块钱。只是想着人性的贪婪,想着报道上的杀人越货。

    正屏息静气等着劫匪的靠近,却听见车门“砰”一声巨响,接着响起唐慎一声极为威严的怒喝。

    “彭兵!”

    这句话一出,林微就听之前说话的那人喊了声“撤”,随即就想起了凌乱的脚步声。

    林微傻眼。

    这是个什么情况?

    就这俩字一出,劫匪就自动撤退了?

    正想着,就听见唐慎又两个字儿出了口,“站住!”

    只不过这一声的威慑力没那么大,那些脚步声顿了一下,随即渐行渐远。

    难不成碰见熟人了?‘

    也就是说,唐慎第一次说的两个字是个人名?

    林微探出头去。

    却见唐慎拖着一个蒙着脸的人往车子这边走,手里还拿着一把猎枪。

    到了车前,把人脸上罩着的东西一拽,一枪把子挥了过去。一声闷响,林微背上的肉都忍不住跳了一下,结果被打的人却一声不吭。

    “能耐了啊?部队教你的东西就是让你用来抢劫的?!”唐慎显然怒极,说着又一枪把子砸到了男人背上。“你以为用东西罩着脸,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见男人不吭声,唐慎这一下极重,直砸的男人晃了两下,闷哼了一声。

    “说!”唐慎把枪上膛,瞄准男人,“是否自愿?”

    唐慎气势全开,眼神冷冽,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

    林微腿软了一下,使劲儿呼吸了几下,从车上爬下来。

    唐慎的角度看不清男人的面部表情,林微却是看了个七七八八。

    这男人竟然没有一点求生欲望,他给她的感觉,仿佛唐慎开枪打死他,反而是给了他解脱。

    林微才踩到地面,就听见男人死气沉沉说了句,“是自愿,没人强迫!”

    即便是死气沉沉,那里面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愤懑,还有希望解脱的期盼。

    话音刚落,唐慎一脚把人踹翻在地,看那架势,竟有些把人往死里打的趋势。

    林微赶紧叫了一声,“唐慎。”

    她这一叫,算是让唐慎冷静了那么一瞬,也让林泽从震惊中回过神儿。

    林泽赶紧从车里出来,先林微一步到了唐慎身边,“你这是要惹上人命吗?”

    直接把人移交当地武装部,或者乡镇处,这才是最明智的做法。他就不想想,他要是惹上了人命,自家妹子以后咋办?

    唐慎不吭声,任谁也不让靠近男人,似乎只要他们转身,他就会继续之前的动作。

    男人被踹翻在地之后,就一直仰面躺着,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

    林微看着,倒是觉察出不对来。

    这男人面部蜡黄,眼窝深陷,眼睛通红,没有一丝神采,里面满是红血丝,显然憔悴到了极点。如果不是熬了几天几夜没睡觉,就是遭逢巨大打击伤心到极致的原因。

    想到什么,林微去看男人的穿着,上身全部黑色,胳膊上并没有任何白色的东西。

    再往腰部看去,一样没有任何祭奠某人可能出现的东西。

    正松了一口气,却猛然瞧见男人鞋头上缝着已经辨不出颜色的纱布!

    这是——

    “我就是想抢劫,日子太难,抢劫有什么不对?”男人见唐慎停下动作,又听见林微的抽气声,哈哈一笑,“这年头不能做生意,抢劫是个迅速发家致富的路子。我这也算是劫别人的富,济自己的贫,也不算啥错!你不也知道吗?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