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三百四十二章 难以启齿
    笑声未落,唐慎一脚又踹了上了,林泽想上去阻拦,却被他用枪托挡着,根本靠不近身。

    林微见喊话唐慎不听,气道:“我就不信我靠近你,你能连我都打!”

    一边说,一边靠近唐慎。

    “你——”

    唐慎见林微冲上来抱住自己的腰往外拖,停下动作,无奈道:“不过是不相干的人,伤到你了怎么办?”

    不相干?

    林微哼一声,见把他拖出去了一点距离,才松开他。

    按他的性格,真要是不相干的人,他会那么怒火冲天?会那么愤怒?

    骗傻子呢!

    “怎么下来了?”

    唐慎叹口气,问道。

    怎么下来了?

    她再不下来,估计眼前这人得被打昏过去吧?

    林微没说话,只是指了指男人的鞋,示意唐慎看过去。

    男人蜷缩着身子,抵抗一波又一波的疼痛,并没有看见林微的动作。

    顺着林微的手指看过去,唐慎瞳孔一缩。

    怕他不明白,林微又踮起脚,在他耳边说了一下自己的猜测。

    这么一会儿,林泽也知道唐慎和彭兵两人是认识的了,索性静观其变。

    谁知道一个没注意,自家妹子竟然抱了唐慎的腰……

    “林微,过来!”

    见俩人这么亲密,林泽也不管什么人命不人命了,黑着脸喊人。

    他感觉好心累,维护自己妹子的清白怎么就那么难……

    就一个眨眼而已!

    见林泽喊林微过去,唐慎条件反射性地一把抓住林微的胳膊。

    脑子里一时间全是抗议。

    一路上,自己这大舅子防的结实,俩人别说靠近了,就是个眼神交流都没有!

    “哥!”

    林微一阵无语,这俩人能不能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重点是什么!

    林泽见林微俏脸上没有一点笑意,嘴张了张,最终什么也没说,闭上嘴巴站在一边。他是一时着急才忘了那男人的存在。

    生活在农村,即便是那男人鞋上的纱布再怎么辨不清颜色,他也知道那代表什么意思。

    唐慎小腿上挨了林微一脚,潜意识里冒出来的东西又缩了回去,在彭兵身边蹲下,看了他一会儿才问道:“出了什么事儿?”

    “……”

    见他非要求个答案,彭兵咧嘴笑了笑,“没出什么事儿!”

    “没出什么事儿你抢劫!”说起这个,唐慎不能释怀。“真要是缺钱缺东西,你找哪一个战友,谁会不帮忙?再不济你给我来封信!”

    彭兵没说话。

    比起进了部队两三年的义务兵,他好歹还是转业并且拿了一笔钱的。只不过这钱还了医院和村子里的人,已经不剩几分了。农村孩子多,能过好自己的日子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不想因为他让这些战友过着紧巴巴的日子。

    “再问一遍,出了什么事儿?”

    “没什么事儿。”

    不管唐慎怎么问,彭兵咬死了答案,一时间,两人竟然僵持起来。

    林微叹了口气,踢了踢唐慎,示意他闪一边去。

    唐慎也问得不耐烦了,见林微踢他,服服帖帖地闪一边去了,恰好就站在林泽的身边。

    林微看着彭兵,只说了四个字。

    “该下葬了。”

    彭兵闻言,霍地看向她。

    林微指了指他的鞋子,“我也是农村的,该知道的,不比你知道的少。鞋子上面缝白色布条所代表的的意思,咱们都知道。你既然有心想送家人好好走一程,就不该这样。”

    彭兵要布料要钱,估计是要送家人下葬。而这边按照地理环境,附近应该是乡镇,所以才这样入题。

    林微音调平平,并没有太大的起伏,彭兵却红了眼眶,一米七几的汉子蓦地用手臂挡住眼睛,就那么无声无息,又压抑地哭着。

    唐慎见彭兵哭,垂在裤缝处的手指蜷缩起来,变掌为拳,控制自己的呼吸频率。

    林微有些尴尬,也有些震撼。

    说实话,她就没见男人哭过,也没想到这么几句话会让彭兵哭起来,更不知道男人哭起来竟然如此让人酸楚。

    求救地看向唐慎,却见唐慎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这是,要她继续?

    再去看哥哥林泽,他也朝她点点头。

    这——

    平时的话,哄男人笑,她还可以试试。可现在情况不一样,怎么让这人停下来不哭,她没经验啊……

    看着彭兵,林微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却见他用袖子挡住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我杀了人。”

    ……

    杀人?

    林泽心跳了一下,脚步微动,想要把林微拉离彭兵的身边,却被唐慎阻止。

    “怎么回事儿?”

    唐慎走到他面前,沉声问道。

    “……”彭兵闻言,笑了一声,声音里有些快意,“我杀了镇长的儿子。”

    “谁先动的手?那人犯了什么事儿?”

    唐慎又问。

    “犯了该死的事儿!”彭兵霍地挪开衣袖,双眼爆出,面部表情扭曲,“我只恨自己能力不够,不能让他生不如死的活着!”

    唐慎沉默,彭兵刚转业到地方不足两个月。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才会让他变得如此愤恨?

    “谁主动的?!你不说,那我们就直接去问!”

    唐慎说着,站起身,却被彭兵一把扯住裤腿,“唐队,这事儿算是我主动的,哎,也说不清,当时太混乱了!”

    他都说不清当时是怎么动的手!

    可不管怎样,他不想让唐队知道发生在他家里的事儿,也不想让任何人同情他,更不想让唐队行使特权。

    唐慎:“……”

    “我把家人安葬之后,立即去自首!”彭兵斩钉截铁的说完,看了一眼车厢,“只求唐队给我一匹布,让我家人穿着体面的走。”

    见唐慎看她,林微叹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张大团结递了过去,“买棺材,买寿衣,剩余的自便。”

    这人刚才要三百,她的包在车上,身上也只有两百多。

    生意人,对于一些东西还是忌讳的。

    在她有钱的情况下,她宁愿给他钱,让他去置办东西,也不愿意给他布匹。

    这些钱,足够她风风光光的让人下葬,还有不少剩余。

    唐慎见林微这样,也赶紧去掏口袋,却发现钱包留在了车上,正准备去拿,却见彭兵接过林微递过去的钱,郑重地鞠了一躬,这才捂着腹部迅速离开。

    角度上的不同,林泽并有看见林微给钱,也没有看见彭兵有过的动作,见他蹒跚离开,倒是一阵沉默。

    能让一条汉子做出这样的事儿,除非是深仇大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